几十年后还让人喷饭:关于朝鲜战场上的三大笑话!

-

一、司令殿下和中将营长

话说进入50年底之后,联军的各路诸侯陆续入援韩国,其中一路来自佛国(泰国)的人马,兵虽只一营,领导层却颇为充实,其总部人气旺盛,部门齐全,配有军法官、军医官、财务主任、总副官处、总军需处,外加红十字和福利事物对口官员,林林总总各色人等加起来,有三百人之多;其司令长官则更是了得,是一货真价实的王子殿下,挂少将军衔,真正是将军威仪、王家气派。

二、志愿兵

联军开始组建后,加拿大决定派出一个旅的地面部队,苦于无力派出一个常规建制旅,加军方着手组建一支新部队,并开始招收志愿人员。

招募开始后,报名出乎意料的踊跃,各招兵站人满为患,工作人员应接不暇,以至政府不得不要求军方便宜处置,以加快适度。

当然,快有快的代价,事后查明,招收进来的人员中,有一个只有一条腿,还有一个七十岁的老翁。

招完了兵自然就是报到了,这天,在多伦多一个兵营里,当天应该报到的新兵都已按时到达(实际上,有一个前出租车司机晚到了几分钟,翻篱笆进了兵营,没引起注意)。负责军官领着新兵向国王宣誓,行礼如仪。

然后,该军官开始向坐在地上的大约五十名新兵训话:

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二战时就当过兵;有些人报名前正在找工作;还有些人甚至和司法机关打过交道。生活是很艰难的,没关系,你们现在来到一个新家庭,这个新家会关照你们。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有多少人跟司法机关有些交道,请进过监狱的站起来吧。

于是,地上坐着的新兵只剩一人,就是那个迟到几分钟的出租车司机。

见大家全都站了起来,他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终于,也站了起来!

三、爱之礼物

话说加拿大旅的先遣营,坐船向韩国挺进。一路上的辛苦寂廖,不提自明。这一天,总算到了日本的YOKOHAMA,可惜军情如火,不能久泊。

带队的营长看看时间无多,原不想让部下上岸,可挡不住大伙儿群起求情,众口一词,要上岸给家人买纪念品,营长想一想倒也是,人都有心上人,没心上人也有爹妈,这好不容易沾着联合国的光上日本来泊一回,虽说是万里赴戎机吧,可讲军情也不能不讲个人情不是,纪念品总还是要让人买的。

于是营长便将申请购买礼物的大兵们分成小队,委派了带队军官,规定了返船时间后,将一干人等放下船去,只见各队人马,军官打头,大兵紧随,端的是盔甲鲜明,精神抖擞,美中不足的是脚下都有些飘忽,这也难怪,你坐那么长时间船试试?

不过这营长虽说是做了好人,心里还是在打鼓的,生怕到时收不回人,那就麻烦了。

好容易熬到了预定时间,码头上一下热闹起来,各路人马齐齐杀回,仍旧是军官带队,大兵紧随,但见众官兵丢盔卸甲,脚步轻飘,加之仙气袭人,虽说是不过几小时的强化训练,已颇得太白真髓。

营长到底是久经战阵,一看大事不好,赶紧请出军医训话。

只听军医说道:弟兄们,我们不远万里去朝鲜掐架,全靠团队精神。这战场上一个弟兄受了伤,要两个以上的弟兄去抬;你们上岸去,若是染上了那个劳什子,也要影响团队。所以,谁要是刚才掐过架了,不用害羞,出列来打一针青霉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