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版鸟虫情未了之虫子的遗书

龙吟枫月 收藏 4 609
导读:[B]“飞在高高天上,天是这样的蓝,下面还有一片广褒的草原,小小的蒙古包跟火柴盒一样,他们都在我下面,我比他们还要高”,小鸟得意的想着,就在早上他还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小鸟。 。。。。。。。,似乎从出生到现在他就一直呆在这个笼子里面,每天吃着主人为他精心准备的面包糠,这是她最喜欢的食物,“唉!如果能让我出去,我愿意拿最美味的面包糠来换,我不应该是被约束的。。。。。。。”面前小碗里的面包糠今天却没办法勾起小鸟的食欲,看着蓝天,却对着冰冷的铁丝无可奈何,小鸟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就在今天早上,那个粗心的主

“飞在高高天上,天是这样的蓝,下面还有一片广褒的草原,小小的蒙古包跟火柴盒一样,他们都在我下面,我比他们还要高”,小鸟得意的想着,就在早上他还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小鸟。


。。。。。。。,似乎从出生到现在他就一直呆在这个笼子里面,每天吃着主人为他精心准备的面包糠,这是她最喜欢的食物,“唉!如果能让我出去,我愿意拿最美味的面包糠来换,我不应该是被约束的。。。。。。。”面前小碗里的面包糠今天却没办法勾起小鸟的食欲,看着蓝天,却对着冰冷的铁丝无可奈何,小鸟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就在今天早上,那个粗心的主人,忘记的关上鸟笼,她趁着主人没注意,扑打着生疏的翅膀,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令她熟悉,给了她无数保护的铁笼子,可是这个铁笼子,给她的印像并不好,它就代表着她之前所有的过去,了无新意,平淡无奇,千篇一律,周而复始,是的,说是保护,实际上就是囚禁,从今天开使,我属于自由,让铁笼子见鬼去吧!。。。。。。

很快的,小鸟碰到问题了:好久没有找到面包糠了。肚子在咕咕的叫着,怎么办?找不到面包糠,他会饿死的,可是除了面包糠,他不知道能吃什么东西,现在太阳快下山了,食物就更不好找了,可如果外面真是没有面包糠的话,那那些以前在笼子里面看到的,野小鸟,他们又是怎么活下来的?不过,那天我看到一只老喜鹊,就在主人最喜欢的盆栽后面抓到一只蛾子,她一口把蛾子吞下去了,小鸟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恶心,好残忍!老喜鹊,吃完看到小鸟看着她的眼神里有些厌恶,也不介意,优雅的飞到笼子前

“你好!”

“嗯,你好”小鸟连话语里也透着厌恶,他不愿意跟这只老喜鹊,多说一句话,因为,一说话就想起刚才那恶心的一幕。可又经不住的好奇,“你吃了它?”

“是的,我吃了。”老喜鹊有些不解,却绕有兴趣。

“它能吃吗?我都吃这个。”小鸟指着自已的小碗里面的面包糠。

“我的孩子,呆在笼子里面出不来的观赏品才吃这个呢,吃了外面的东西,你就对这些不再瞧上眼啦。。。。。”老喜鹊和颜悦色的跟她解释道

“住口!”小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怒气,冲着老喜鹊大叫起来。

“。。。。。。。”

“你这变态,残忍,冷酷的老女人,你刚才吃那蛾子的时候我全看见了,你总有一天也会被别人那样吃掉的!”

老喜鹊,被她的率真与单纯弄得直想笑,扑腾的翅膀,不准备再跟这只固执的小鸟再多作解释,他想离开了“孩子,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从来就是大自然生存的法则,但大自然不包括你这个铁笼子里的空间。。。。。”老喜鹊带着尾音,消失在天际,小鸟虽然,不懂老喜鹊的意思,但突然间有股胜利者的喜悦“她逃走了。。。。”接下来就是莫名的失落,实际上,她刚才的怒气,应该是对小鸟以前所认知的否定,这样是对小鸟是非观的羞辱,小鸟受不了这样子的,但虫子真有那么美味吗?不会的,他应该没有面包糠好吃,只不过,因为老喜鹊没东西吃才吃那个令人作呕的东西的。我一定不能吃那样的东西,也不可能吃!小鸟这样想了想,便感觉好些了。。。。。。。


现在,翅膀越来越重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让小鸟来不及躲避迎面而来的一阵气流,失去平恒,她像个石块一样一头栽向了地面,重重的摔在地上,强大的冲力让他瞬间失去了知觉,也好,这也能暂时忘记饥饿。。。。。


啊,早晨的阳光好暖和哦,小鸟动了动翅膀,呀!好疼!幸亏摔在草地上,草地很柔软,但也是把翅膀给摔肿了,还丝丝的往外冒血,伤重是不重,休息几天就好了,可几天时间足够把她饿死了,小鸟有点想哭,他想笼子了。


太阳越来越高了,小动物们也出来了,谁也不对这只摔伤翅膀的小鸟多看一眼,倒是那些蚂蚱,蝗虫什么的一碰到就赶紧绕道走,“别看了,快走快走!要不然等下就被她吃掉的”蝗虫妈妈催赶着自已好奇的孩子,这一切都被小鸟听到了,小鸟忽然,有一点得意,过了一会儿,好很多了,翅膀可以动了,头也可以支起来了,好像也不那么饿了,闲着没事,她就恶作剧起来,冲着那些远来的小生物拍打翅膀“来来来,再靠近点,让我吃了你!”那些小虫子们似乎都很害怕小鸟,都远远的绕开他,小鸟就得意的大笑着,笑得太厉害就会拉到伤口,痛得她丝丝的嘴里猛吸凉气,不过,他还是很开心。时间又过去了,肚子又叫了,怎么办?还没东西吃,我快死了!


这时,他看到远处缓缓的爬来一只大毛虫子,长得真丑,长长的毛毛,肥肥的身体,身体动那么快,走得却那么慢,头那么小,屁股那么大,上帝怎么会创造这么丑陋的生物,如果上帝创造的生物,都跟我一样的好看,不是很好吗?看着他小鸟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恶心,有些鄙夷。但他没想绕开小鸟的有效攻击范围,视若无睹的从小鸟身边路过,当然,他不会傻到把自已送到小鸟的嘴边,小鸟很奇怪,却提不起捉弄他的兴趣。

“喂!”小鸟问

“干嘛”大虫子懒懒的回答

“你是什么东西,长这么丑。”小鸟绕有趣味的讽刺他的长相

“我生来就这样”大虫子也没有想为自已长像辩解的欲望,

“这儿的小虫子都怕我,你靠我这么近,不怕我吃了你吗?”小鸟得意的挑畔大虫子

“怕,可你受伤了,你吃不了我,你很快就会饿死的。”大虫子冷漠的继续走着,跟本不再看小鸟一眼,可这句话,真的刺痛小鸟了。

小鸟呜呜的哭了起来“我知道,我快死了,我不应该跑出笼子,我只想要面包糠,可我找不到。。。。”

大虫子听到小鸟的哭声就停下来了,回头望着他“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你是一只很漂亮的小鸟,应该不是这块地方的动物,你是人类的宠物,却跑出来了。”

“嗯,是的,我跑出来了,可我回不去了,我快死了”小鸟的眼泪不是因为害怕死亡,而是后悔接触了这块陌生的天地,这是要有代价的,而代价却是自己的生命,未免太大了,可自从他决定离开笼子就注定,这是条不归路。

“这是你自找的”大虫子有点冷酷,扭头继续赶路,他得在一星期内吃到足够的食物,充足的营养,才能变成美丽的蝴蝶,不然,他会在变成蝴蝶之前死去,他不想再在这只无知的小鸟身上耗费太多的时间。

小鸟看着大虫子,一扭一扭远去的背影,有点绝望了,“该死的虫子,居然这么无情,不愿意在为我这快死的人面前多说几句话,多呆一分钟。。。。”小鸟呆呆的抱怨道,可他实在没办法再提起赌咒大虫子的兴趣,因为,他已经没力气了,眼皮越来越重了,小鸟就这样沉沉的睡着了,也许这一觉醒来,我就应该在天国了吧,那里没有饥饿,没有铁笼子,也没那只讨厌的大毛毛虫。。。。。。。。。


“喂,起来!”有人推了推小鸟的脑袋

小鸟很奇怪,不是在天国吗,怎么还在这,扭头一看,原来是那只讨厌的大毛虫子。

“干嘛?”小鸟很虚弱

“这给你。”毛虫用嘴巴嘟了嘟小鸟面前的一大堆面包霄。

这是一种黑面包的霄,蒙古的牧民们跟俄罗斯人都吃这个,说实话,味道很不怎么好,很硬,如果在家里,小鸟是铁定不吃这样的东西的,她吃的一向是精粮,可现在真没办法了,活命是最主要的,她顾不上客气,也顾不上对大虫子的感激,就开始撕扯着面前的面包霄,要放在以前,小鸟总是很优雅的吃着,然后很优雅的喝水,他总是习惯主人的朋友夸赞他的优雅,可今天他的吃像居然如此的难看,也没空理会大虫子在看到他的狼吞虎咽,会不会在他脑后吃吃的笑他。

“嗯,吃饱了!”小鸟吁了一口气,这是一天以来吃的第一顿饭,也是吃得质量最不好的一顿饭,但他很满足。

“嗯,吃饱了就好,我先走了,”大虫子要离开了,小鸟赶紧的叫住他

“喂!你还回来吗,我还走不了,”这摆明了还要大虫子跟他送饭

“嗯,会的,放心,我走了。”

“喂!还有。。。。。”小鸟知道吃了这么多,可能是大虫子往反了好几趟才弄来的,虽然虫子说了:拿面包霄的地方不远,就那前面那棵槐树的拐角。可是一趟来一趟去的,也非常不容易,因为虫子走得很慢,但他却连句感谢的话都讲不出来,因为他以前总是那么骄傲,那么的盛气凌人,那么无所顾忌,那么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包括对那只年老的喜鹊。

“嗯。。。。。”小鸟想跟大虫子道谢,可还是讲不出来“下回能不能帮我带点松软一点的白面包?”

“好吧,我看看有没有,有的话就带来。”大虫子走了

小鸟突然间觉得大虫子不那么讨厌了,而且还有点讨人喜欢,可是,他长得还是那么的丑。。。。。

第二天,大虫子又叫小鸟起床了,哇,今天更丰盛,不但有比昨天多得多的黑面包,还有少量的白面包,这很像小鸟最喜欢吃的面包霄。

小鸟吃得很开心身体回复也很快,虽然还不能飞,但也能一拐一拐的跳了,小鸟跟大虫子讲,说他想跟大虫子一起去找吃的,大虫子说不行,小鸟去的话,飞又飞不了,会很快被抓住的,而大虫子自已知道自已长得丑陋,牧民们想一脚踩死他,都担心靴子底粘上毛虫那恶心的绿色血液跟内脏,所以,只要不爬进他们的房间,牧民们是不会理他的。

小鸟很快被说服了,今天还是毛虫给他送饭,小鸟总是一跳一跳的等大虫子来,可是,今天大虫子回来得很晚,带来的东西也很少,大虫子说,牧民们转移牧场了,这些东西还是捡他们掉地上的。

“那接下来怎么办?没吃的,我会饿死的。”小鸟担心的还是自已

“接下来我再想办法吧,现在先吃吧,否则再想吃就没了”

“嗯!”小鸟欢快的点了一下头,这几天,他彻底的信赖了这条丑陋不堪的大虫子,他总是帮小鸟想办法,还带来远处很多有趣的新闻,把小鸟逗得哈哈大笑,小鸟不至于太孤单,嗯,小鸟又发现了大虫子一个优点—--非常的幽默。这段时间,大虫子对小鸟很重要,但是离开这里以后,大虫子还会那么重要吗,小鸟边吃边想着。。。。。。

过了一天,大虫子没来,小鸟焦急的等着,不停的拍打着快要完全康复的翅膀,呀!原来快好了啊,好了以后就要飞离这个鬼地方了,小鸟想到这里就很高兴,很久,大虫子回来了,可这次没有面包,两手空空如也,只是带来了一个大枣子,大虫子显得很疲惫,

“怎么没找到面包吗?”

“嗯,牧民们都*了。”

“那怎么办?我会饿死的!”

“吃这个吧。”大虫子拱了拱地上的青枣

“这个能吃吗”

“可以,但可能不怎么对你的胃口,不过,有的吃总比饿死的强。”

“。。。。。。”

小鸟试了一口,嗯,有点苦味,很多汁,跟面包糠有很大的不同

“喂,我从来没见过你吃过东西,你是不是不用吃啊?”小鸟用眼睛瞄了一眼大虫子。

可他哪里知道,这几天的时间,大虫子的时间都拿来照顾小鸟的饮食了,就那面包,往返一趟都让他累得冒虚汗了,除了睡觉他只有匆匆的喝一两口挂在草叶尖上的露水,再胡乱的咀嚼几口植物刚冒出来的嫩芽,可自从牧民们迁走后,找不到面包,大虫子几乎找遍了所有自己走过的地方,包括自已以前不敢去的地方,才找到这棵大枣子。

“嗯,你吃吧”大虫子对于即将康复的小鸟还是不怎么信任

“一起吃吧,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的。”

大虫子也接受了小鸟的邀请,也接受了小鸟用他的赠与来作东,小鸟看着大虫子均匀的咀嚼有点想笑,

“知道吗,我从来没吃过虫子,小鸟是要吃虫子的。”小鸟对大虫子的一本正经很不以为然,得意的开着自以为幽默的玩笑。

“嗯,我知道”大虫子头也不抬的继续吃着

“那你不怕我一开始就吃了你?”

“如果你一开始就吃了我,那你也离开不了这个地方了。”大虫子平淡的回答着小鸟的恫吓

“嗯,也是”小鸟实际上,对大虫子是心存感激的,虽然他一直对大虫子丑陋的样貌一直心存厌恶,可现在不怎么会了,因为,这段时间在大虫子身上发现了许多的优点,她有点喜欢他了。

昨晚,吃的枣子,在小鸟肚子里不住的翻滚着,不易消化的食物对于这只一直在笼中圈养着的小鸟来说,真是一场恶梦,他发誓,再也不吃那令人难受的枣子了,天也快亮了,大虫子,应该快来了,希望他能给我带来好吃的面包,不要那令人蛋疼的枣子了。

大虫子真来了,令小鸟失望的是,他带来的还是野果,小鸟拍着翅膀,把胸脯鼓得高高的,憋着一口气,想要等虫子走近前来,狠狠的骂他一顿,因为在小鸟眼里,大虫子似乎存心在作弄他。

看了一眼把眼睛瞪得溜圆的小鸟,大虫子似乎没有跟他一般见识的兴趣

“吃吧,别不满意,这块地方,只有这东西够填饱肚子。”

“去你的吧,那东西能吃吗?弄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要吃这鬼东西,你自已吃好了!”一棵野果,居然有点让小鸟有抓狂的感觉,骂出来后,不甚解气,挥起一脚,把野果子踢向大虫子,这一脚说明他的身体已经快要康复了,可接下来,就是野果滚向了大虫子,大虫子显得很虚弱,并没有避开,而是结结实实的被野果子撞到了头部,他感觉有点弦晕。

“你知不知道,我很需要营养,有营养我就能很快康复,康复后我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这鬼地方真没什么可留恋的。。。。。。”话到嘴边,小鸟就感觉有点过头了。

“哦。。。。。我不是有意的,原谅我。。。。。”这可能是小鸟这辈子讲过最软的一句话

“我知道,你很想离开这里,我会帮你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填饱肚子”

“可我真不想吃这野果了。”小鸟有点胡搅蛮缠的

“你现在快康复了,如果你现在想吃我,我也跑不掉的,吃了我,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你不考虑下吗?”大虫子似乎开了自已一个不盐不淡的玩笑。

“哈哈,你好幽默”小鸟有点雀跃,大虫子很少跟他开玩笑,他觉得大虫子好像比以前更可爱一些了,但还是那么丑。

“这样子吧,就在我刚来的路上,我碰到一只垂死的蛾子,可能活不长了,相信能帮你,只是不知道,它对不对你的胃口。。。。。”

小鸟想让老喜鹊吃的那只蛾子,似乎老喜鹊对她的面包糠不感兴趣,而此时他也想尝尝这笼子外的野味,小鸟有点兴奋,也有点怕。

“现在?”

“不,是明天,明天如果我没来,你就自己到那棵老槐树底下。”

“为什么不是现在?”

“我说了,是明天去!”大虫子话里含着少有的,不容置疑的强硬。

“哦,我知道了。”小鸟在这段时间里习惯了大虫子的安排,她相信大虫子永远不会伤害她。


第二天,天边泛起鱼肚白,小鸟一夜没睡,离开这里让她有一股莫名的兴奋,大虫子是个很好的人,如果可以,小鸟可以天天背着他在天上飞,或者回到家里,让他跟她一起吃面包糠,大虫子一定很喜欢的。

可现在都,日上三竿了,大虫子还没来,不会是骗人的吧,小鸟有的没有的,乱想一通,不会的,大虫子不会骗他的,再说,大虫子不是说,他没来,她自已就去找吗,好吧,反正,身体也康复得差不多了。小鸟就跳着去找那棵大槐树。

是这里了,果然,树根底下,有一只蛾子,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蛾子,那应该是一只蝴蝶,显然,他已经死了,但还没僵硬,可能刚死不久,不管他啦,饿一个晚上啦,痛快的在这只蝴蝶身上大快朵宜,就像大自然里,食物连的上层享受着下层动物身上每一个细胞,每一根肌肉纤维,每一丝的血液,就像狼一定要吃羊,羊一定要吃草一样,终于她找回了天性,闻着腥膻的味道,小鸟有点血脉喷张,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好的一顿。

很快的就吃完了,小鸟扑腾一下翅膀,应该恢复了飞行能力,但伤口还在阴阴的痛着,再休息一下吧,下午再走,而且,还没跟大虫子道别呢,大虫子找不到我,一定会来这的。

等了很久,太阳都快下山了,大虫子还没来“可恶的虫子,怎么今天没来?不会是知道我好了,故意玩深沉不来见我吧。”小鸟百无聊赖的度的步子,随意着试试翅膀,哦,真的飞起来了,全好了!小鸟很高兴,可就在他降落的那一刹那,他发现,大虫子正弓着背,伏在老槐树的背面,“死虫子!居然在这里偷懒!害我等了一下午”小鸟跳着过去,等他靠近大虫子时,却发现,大虫子的背部,有一道很咳人的伤口,从头部到尾部,小鸟走近仔细一看,真是大虫子,可这只是一层皮啊,肉呢?小鸟想了想,莫非?那蝴蝶。。。。。。。。

这时,晚风吹来,压在大虫子底下,一本用几页小树叶装订而成的十分精美的日记本,小鸟便翻起来,上面的字迹很潦草:

**年**月**日

今天,碰到一只受伤的小鸟,很美丽,我有点喜欢它,我知道靠近她对我来说很危险,她对我来讲是敌人,她随时会毁掉我的一切,可我居然今天作了一个很脑残的决定,像她这样美丽的小鸟,不应该死在这里,大自然的残酷不适合她,因为,她被所谓的自由蒙痹,所受的挫折也足够让她怀念以前的日子了,如果她能够再来一次机会的话,我想,她应该不会再离开那个鸟笼的,而我,希望帮他找到回头的路。


**年**月**日

今天,小鸟似乎很满意我给他找到的食物,可我不知道还能再有几次,因为,听说,北边草原的雪都化了,牧民们都要离开越冬地点回到自已家园了,所以,我得多准备一些,可路途确实远了一些。


。。。。。。。。


**年**月**日

今天,我感觉到自己确实有些虚弱了,几天来都没好好吃过东西,身体没有充足的养分,会影响我蝶变的,可那小鸟确实需要我的帮助,别看她是我的天敌,可现在跟他相比,我更像一位强者,是我在照顾他的。

**年**月**日


今天,找了一天,牧民真的都走了,没有适合她吃的食物,我找了一天都没有,只找到个野果,她好像不太喜欢,可我自已,似乎已经错过了蝶变,现在开始吃再多的东西也于事无补了,我只能死亡,就在这一两天而已,而我即然一开始就已经错了,不妨就让他错到底吧,也许我的决定很疯狂,但我希望下辈子不要再这么疯狂,也许明天我不再有时间写日记了,那么今天就算是我的绝笔吧,我希望小鸟能重新回到他的主人身边,虽然那也是一种囚禁,但不必经历那么多的悲伤与绝望,人生有一次经历就够了,回家吧。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上帝能让我变成一只跟她一样的小鸟与她一起经历风雨,我会保护她,不会让别人欺负她,不会让她孤独,我会给她弄好多好吃的,但不是今生,有机会,美丽的小鸟,我们来世再续缘吧。。。。。。。。。


小鸟,此时已无心再对自已的去留,有一丝的在意,而此时,初春的夜风不是很冷,但拂起她美丽的羽毛后掠过羽毛底下的肌肤却有着一股让她冷彻心扉的疼痛,脚下触碰着冰着的草叶,未端悬挂着的露珠带给她无限的冰凉,这片早地,昨天大虫子也来过,“嗯!我肯定他来过!”小鸟对自己说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如此的匆忙,去得也如此的匆忙,就跟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上一样。。。。。。

小鸟拼命的想要想起大虫子的样貌,越急越想,越想越急,直到她胸前的粉色羽毛全数被自已的泪水浸透也想不起来他长得什么样。也许,他不像我想像的那样丑陋,那只是他的外表,他应该是有着英俊的面庞,优雅的举止,渊博的学识,拥有着所有人都能为之溶化的深遂目光,他有一点害羞可心里却是那样的炽热。

也许,小鸟本应该在那一天的坠地中在这片广褒的草原上孤独的死去,却因为,那只大虫子而从重明白生命的含义,大虫子廷续了小鸟的生命,实际上也可以说小鸟在待续大虫子的生命。。。。。

沉吟良久,小鸟掩埋了蝴蝶的残骸与大虫子的躯壳,对着月亮喃喃自语:“前时云开月如昔,概如此刻言莫及,来生若是缘未尽,宁负苍天不负卿!”

本文内容于 2011/5/16 18:13:00 被龙吟枫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来生若是缘未尽,宁负苍天不负卿


不知是否有意,感觉虫子确实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而女人想吃禁果,为什么一定要男人来收尾?悲剧,看完后我想,男人你能为你心爱的女人牺牲到什么样的程度,女人,你又能否为深爱你的男人感恩呢?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