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 正文 第六章08侯三

钴光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size][/URL] 8 梅珍来找谭辉商量陈颖华的事情。谭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然后说: “现在日本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想干掉我,给上面一个交代,我就想来个将计就计。我们不是缺粮饷嘛,我这边拖出他们,那边给鬼子的银行搞掉。” “太危险了!”梅珍说。 “我想这应该是个好机会!”谭辉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


8

梅珍来找谭辉商量陈颖华的事情。谭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然后说:

“现在日本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想干掉我,给上面一个交代,我就想来个将计就计。我们不是缺粮饷嘛,我这边拖出他们,那边给鬼子的银行搞掉。”

“太危险了!”梅珍说。

“我想这应该是个好机会!”谭辉说,“我一直觉得应该给他们的特务机关一次严厉的打击。”

“向前他们怎么样?”梅珍问。

谭辉说:“他们现在主要的目标是汉奸,他们没想到王东岳的命大,一辆防弹车就给他保住了一条命。不过现在也是在医院养伤,一时也出不来。他们打算在香港成立一个军统情报站,收集日军情报。美国海军一直对国民党的军统比较感兴趣,听说派了高级将领商议情报合作的事情。我估计这个情报站也是为美国人提供情报支援的。”

“那个陈颖华,还是暂时不理她吧!”梅珍说,“我们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你看是不是能利用一下……”

就在梅珍政委和谭辉商量的时候,侯三出事了。

虽然加入了东纵,成为手枪队的一员,但是侯三的内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小九九。共产党的队伍纪律严明,不许吃喝嫖赌抽大烟,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下苦力练就的这些本事,不能用来享乐就亏了。侯三自幼就跟着他的师父,师父一辈子没别的喜好,就是喜欢吸大烟。祖上留下的产业和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化成了渺渺烟雾,临到咽气的时候,还叫侯三给他整个烟泡。

师父对侯三有着很大的影响,觉得人一辈子就是为了吃喝玩乐。日本人来了,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有着本能的愤恨。但另一个原因,是没了饭辙。不得已才加入了手枪队。

侯三最喜欢的是单独到市区活动,这时,他就可以甩开同组的马强,一个人在饭馆里好好吃喝一顿,晚上到日本人的电影院里看电影。那时香港放映的日本影片除了日本国内鼓噪战争的影片以外,还有一些歌妓片和新闻纪录片。除了歌妓片以外,侯三对这些影片的内容不感兴趣,主要还是消耗时间,等到晚上12点宵禁开始前,电影院散场,他就混在人群里,潜入白天已经看好地形的高级住宅区,抢劫那些富人、强奸他们的老婆女儿,对于他来说是一件高兴事。直到天快亮了,才回到他的一个老相好家里,休息等待天亮,返回石鼓洲。

那时的香港治安十分混乱,宪兵队只管政治案件,对这些刑事案根本就不管。警察只是想着混饭吃,要是遇到稍稍复杂的案子,就推到宪兵队去。所以侯三一直逍遥法外。整天就盼着他们轮到去港岛活动。

那天下午,他从饭馆里出来,就看到一辆汽车在银行门口停下,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姑娘,模样十分漂亮。侯三当时就愣了一下,随后直勾勾地盯着那姑娘的胸脯看,盯着她雪白的脖颈想入非非。

这一幕,包括姑娘本人都没有注意,直接进银行里面去了。但侯三的样子,引起了汽车司机的注意。

开车的是日本人,叫荒木真夫。在日本宪兵队机要处工作,因为属于内勤,所以一般不引人注目。而且,机要工作的性质决定了他们处世的低调。出门也穿着便服。他送女儿惠子到银行来取钱,因为银行门口不方便停车,所以就等在车里。职业的警觉性让他对周围的环境中的异常十分敏感,当他从倒车镜里看到一个猥琐的男人盯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看,就想下去教训他一下。这时有个在银行门前值班的宪兵过来,示意他的车挡住了银行的大门,请他离开一点。他将车挪到位置以后再看,那人已经不见了。

这件事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情况,可能也就过去了。荒木真夫也不会记得这件事情。但是傍晚十分,他在家里接到办公室里打来的电话,匆匆出门,准备尽快赶到宪兵队的时候,却又无意中看到了那个猥琐的男人,在自己家附近转悠。这让他警惕起来。

因为公务繁忙,他还是赶往宪兵队处理公务,晚上回到家里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女儿已经睡了,夫人招呼他吃点东西睡下。荒木想起白天的事情,心里放心不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外面好像有点悉悉索索的响动,他从抽屉里取出手枪,悄悄地走到客厅。

那声音变得十分清楚:是女儿在房间里哀叫,好像是在苦苦求饶。

他怒火中烧,一脚将女儿的房门踹开。一个雪白的身体从女儿身上一跃而起,扑向黑暗处,他抬手就是一枪,那人惨叫着倒下。

灯亮了,女儿惠子赤身裸体,用被子一角遮住身体,脸上满是泪花。地上散落着一些衣物,一个赤身男子腿上胸部中弹,已经昏迷过去。


当特高课课长平野弘良得到消息,赶到宪兵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侯三被捆绑在刑讯室门前的一根柱子上,奄奄一息。荒木被两名宪兵控制在值班室里,不许他出来,唯恐他将犯人杀死。

走进值班室,荒木真夫还在气愤不已。平野尽可能使他平静一点,说明了当时发生的情况。

“竟然进入日本宪兵特高课成员家中抢劫强奸,真是太恶劣了!”平野弘良这样说。

当一个宪兵拿出侯三的手枪,他才认真地检查了一下侯三的伤势,放下心来,命令马上送医院抢救。

打开现场的衣服,他一眼看到了几把飞刀和一双用鸡毛编制的鞋子。

这些东西,使他眼睛一亮。

这说明眼前的这个罪犯,身份不一般。

甲午战争前夕,日本对中国情报刺探活动达到高潮。1886年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派荒尾精中尉秘密潜入中国,将大量在中国活动的日本浪人纠集起来,组织了庞大的间谍网,开始以各种形式刺探中国的情报。后来,他根据成员在中国各地搜集到的情报,编纂成厚厚的一本《清国通商综览》,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地理、交通等诸多方面,为日本军政当局侵华提供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进入20世纪,日本对华情报战更加猖獗。特别是侵华战争前夕,日本向中国派出了难以计数的谍报人员。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方面发现,侵华日军使用的军用地图,竟然比中方的军用地图还要精确,重要地段的一棵树、一间房,都被记录得一清二楚。外务省中国班,主要任务就是对中国的情报收集进行编纂汇总。

平民也一样,早在100年前,日本政府就规定了,凡是从中国回来的人,无论是什么职业,都必须到政府一个专门的部门去讲述在中国的见闻。识字的人可以自己写。作为一条法律规定,实行到了现在。军方和政府方面的特务,间谍也在从事自己的任务的同时,负责收集各种情报。日军侵华时,军官有作战地域的详尽情报,从详细到一口水井的地图,到各地的风俗民情一律都是收录的对象,这些情报资料培养了很多日本的中国通。在对华战争当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平野弘良十分重视技术。从事刑侦工作以来,一直没有间断过对各种刑侦相关知识的学习和掌握,这也是他成为日本公认的刑侦专家的原因。

担任香岛特高课课长以后,他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低调,一般的情况,由有经验的宪兵班长自行处理,他从不干预。即使有了差错,也是主动替部下承担责任。这在某种程度上为他在宪兵队内部树立了一种爱护部下的长者形象。

实际上,他一直在注意观察,学习。学习的方面除了那些宪兵班长的经验以外,还努力钻研了很多情报资料。

在一本讲述四川省情况的书中,他知道,四川的贼,有个特点,就是作案时喜欢穿一种用鸡毛编织的鞋子。这种鞋子最大的特点是在城市环境里作案,不留下任何脚印,因为鸡毛本事就能在脚离开地面的一瞬间,将尘土脚印除掉。刑侦人员很难从模糊一团的尘灰中发现脚印的轮廓,没有轮廓,对罪犯的身高和体重等有价值的线索,就无从谈起。

看到侯三使用的是一支加拿大生产的左轮手枪,他就意识到此人来头不小,发现鸡毛鞋是一个更重要的线索。因为在香港,还没有穿鸡毛鞋的案例。

一小时以后,他给医院打了个电话,得知罪犯侯三已经脱离了危险,就高兴起来,他觉得,事情应该自此有所转机。


没找到侯三,马强只好继续在码头上等。一直到中午也没见侯三回来,等来等去,却等来了谭辉他们。

“队长,侯三还没回来!”马强刚要告状,就被谭辉止住了:“我知道了。我们在医院的线人说,昨晚上日本人送来一个受伤的中国人。听说是到宪兵队住宅盗窃强奸给抓住的。听体貌特征好像就是侯三。”

“这个没出息的家伙!”马强骂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谭辉说:“我们已经从石鼓洲撤离,侯三的事没结果之前不能回去。现在我们到医院看看,能不能给他救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