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有多远,黑砖窑就有多黑

广东惠州从一家黑砖窑解救了17名奴工,其中有3名未成年人,一名智障患者。这些奴工都是从黑中介手中买来,每一个奴工身价400元,工作3个月仅获5元酬劳。据记者调查,当地还有十几个黑砖窑。当地相关负责人称,出事黑砖窑已存在至少七八年。(5月12日广州日报)

又见黑砖窑,令人愤怒!自山西洪洞黑砖窑事件、四川智障者被拐卖到新疆托克逊县遭非人奴役等事件受到查处和刑究之后,黑砖窑非法用工问题似乎已淡出公众视野。然而,在经济发达的广东惠州再次曝出黑砖窑非法用工问题,烈日当空、低矮的篷房;智障工手臂一道道深重的血痕;每天工作15个小时;3个月仅获5元酬劳……这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情景,令人发指。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李德辉留有心眼、“学乖”升为打手骗取信任,如果不是他“卧薪尝胆”,让老板相信他不会跑,允许他有一定的自由活动空间,如果不是他最终选择向媒体举报、带领记者进入黑砖窑,如果不是记者立即向当地政府举报,那么,14名苦力就不会顺利离开,黑砖窑的黑幕还不知何时才能被揭开。

几乎一本万利、甚至是无本到利的“奴工盈利模式”让黑心厂家的利令智昏到了极致!奴工干得比驴累,吃得比猪差,稍有怠慢就被暴打,遭受非人折磨,月薪还不到2元,厂家的良知何在?!此时考问厂家的“道德之血”已显得苍白无力,更应追问无良厂家何以在多起黑砖窑事件被曝光处理后,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变本加厉虐待奴工!显而易见,监管形同虚设,厂家利欲熏心越发有恃无恐。奴工之所以选择求助媒体记者,就是对当地政府缺乏信任。可以说,没有记者的举报,黑砖窑仍然肆无忌惮地盘剥奴工。对此,当地政府承认出事的这个黑砖窑已经存在至少七八年,说“因位置偏远,监管困难,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这不过是逃避责任的借口而已。

监管有多远,黑砖窑就有多黑。《劳动合同法》第95条规定,“劳动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主管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职责,或者违法行使职权,给劳动者或者用人单位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要使这一条款对禁绝黑砖窑非法用工问题具有可操作性和惩戒意义,还需细化管辖权政府与相关部门的法定义务与相应责任,明确规定只要发现黑砖窑个案,一律追究当地政府领导和职能部门责任,问责到人,直至刑究。当务之急是继续解救其他奴工,对当地其他黑砖窑进行拉网式检查,发现奴工立即解救,并对他们实施积极的救助。同时上溯源头,责任倒查,将“黑色中介”打出原形,跟踪查处所有黑砖窑黑色链条上的每一环,对监管部门的责任一查到底,这样才能禁绝类似事件的重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