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彗星 一丈青 扈三娘

银河之心 收藏 5 7181

扈三娘

地彗星一丈青扈三娘


扈三娘是梁山第一女将,武艺高强,一对日月双刀神出鬼没,更有阵前用绳套捉人的绝技。扈三娘原先所在的扈家庄和祝家庄一样同为独龙岗上的两霸,宋江攻打祝家庄时,扈三娘首战便捉了“矮脚虎” 王英。扈三娘后被林冲所擒,由宋江主婚与王英成了夫妻。同掌梁山泊三军内诸事,是梁山第五十九条好汉,后在征讨方腊时,在乌龙岭一战中夫妻二人同时为方腊军将领郑彪所杀。


扈三娘漂亮,美貌,英武,但是却是一个非常不成功的文学形象。我们说扈三娘功劳显著。因为在梁山英雄里边阵前交战,当场活捉敌将,数字最大的就是扈三娘。但是就是这样的赫赫战功,扈三娘的待遇不高,不公平。排座次的时候她居地煞第23位,整体排名59位,她那个不中用的丈夫,在她前边第58位。她阵前活捉的两位将军,郝思文,第41位,在她前面16位。彭玘,第43位,也高她14位,所以她的待遇不公平。我们只能说是梁山对扈三娘的不公平,换句话说是作者对扈三娘的不公平。


那么扈三娘的结局也很惨,人最终死于江南。是遇到了一个做妖法的郑魔君。被郑魔君的镀金铜砖砸在面门上,倒下马死去。我们说死得不值。为什么作者对梁山战死的59位好汉里边,57位都是正常的战争死亡,而就他夫妻两个人是这样一种结局呢?莫名其妙。所以我们说不管《水浒传》写扈三娘英雄了得,用了如何重笔浓彩,但是作为人物形象,作为艺术形象单薄的,没有性格可言,只是一个概念,一个符号。这个符号是什么?能征惯战,美貌佳人。所以呀,连她的死都写得如此潦草,那么从这里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出,作者对女性的一种态度。


《水浒传》位居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列,因金圣叹评批而为“第五才子书”,其艺术价值是世人所公认的,然而作者在其中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蔑视妇女等的封建意识,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该书的思想价值。观照书中仅有的几位女性人物,不是淫妇、长舌婆,就是男性化了的女性,基本上都是脸谱化类型化了的人物,没有自己独特鲜明的作为一个正常女人的个性,充分可见作者的封建意识之深。现从书中一位既美貌又武艺高超的扈三娘的命运说开去,分析作者对女性人物的歧视,以引发读者在阅读该书时的思索。


一、扈三娘的婚事


扈三娘原是扈家庄千金小姐,她的原配对象祝彪年轻勇武,她原本的人生命运,用现代的流行话语来说,就是充满了玫瑰色。谁知造化弄人,三庄联防竟会被各个击破,祝家庄主满门尽灭,她本人被俘,一门老幼又被李逵两把板斧杀了个一干二净,只有哥哥扈成逃脱。身遭如此灭家惨痛,却又被梁山二寨主宋江做主,许配给了她的手下败将猥琐不堪的王矮虎。


现在让我们来翻一翻扈三娘的老公王矮虎的履历表。这矮脚虎王英“原是车家出身,为因半路里见财起意,就势劫了客人,事发到官,越狱走了”,就此蹿入了绿林。王英上清风山做了草寇以后,色心极重。清风山第一次将清风寨文知寨刘高的老婆拿住后,王英命人抬到自己房中,山寨老大燕顺听了,先是大笑,随后不过对宋江说了句“这个兄弟诸般都肯向前,只是有这些毛病”,便丢开不管。从燕顺的反应不难推断,王矮虎如此作为绝非一次两次,山寨对他“这些毛病”也相当纵容。待到清风山将陷害宋江的蛇蝎心肠的刘高的老婆第二次捉住后,王矮虎又想淫乐一番,见燕顺一刀杀了那女人,竟然要拿刀和山寨老大燕顺拼命!以他这种为人,谁又敢保证他一定没有祸害过良家妇女?既如此说,王矮虎犯“这些毛病”的对象,总是运气很好地碰到“剥削阶级”的官太太,而绝没有良家妇女的可能性又有多大?这样的货色,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农民起义,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社会都应该是严打对象,然而他却也上了梁山,成了响当当的梁山好汉。这家伙在攻打祝家庄与扈三娘阵上交手时,竟还色心蠢动,“初见一丈青,恨不得便捉过来”,两人打斗时还不三不四,结果只十余合便被扈三娘阵上活捉。


两人无论是人品、武功、相貌都相差甚远,但最后扈三娘竟被宋江极“仗义”地发配给了这条色狼好汉王矮虎。第四十九回有“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退却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好一个“宋江义气深重”!明明是扈三娘被逼不得已成婚,却说得好像是宋江做了一件积德的大好事一样。而且一句话就把两人的婚事一笔带过,结婚的整个过程只字不提,这绝不是春秋笔法,而是作者压根儿就没有把扈三娘放在一个一百零八将中一员的应有的位置上,扈三娘的出现不过是为了成全王矮虎罢了。


二、扈三娘的座次


扈三娘的婚姻极为不幸已不必说,再看她在梁山大寨中的地位。扈三娘归入水泊梁山后,业绩远胜于其他两位女将顾大嫂、孙二娘,屡屡上马冲杀,又屡屡有上乘表现,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梁山大聚义后,排座次时,她的排名仅仅是地煞第二十三,总排名第五十九。乍一看,排名中上,似乎也还过得去,但再一细看,就不对了,因为曾被她阵上活捉的原官军将领、呼延灼的副手天目将彭玘,就排名地煞第七,整整高出她十六名。这是凭什么?再看她那低能猥琐的老公王矮虎的排名,不上不下不多不少,正排地煞第二十二,恰好骑在了扈三娘的头上,真是妙极!


三、扈三娘的言语


通读《水浒》,又会发现一桩怪事,就是书中扈三娘几乎从未开口说过话,这倒真可套用上“失语”一词。在一百二十回本的《水浒》中,扈三娘在全书中绝无仅有的一次开口,是在后人插增的征田虎部分。在第九十八回中,说到宋江军和田虎军交兵,田军飞出一骑银鬃马,马上一位少年美貌女将,正是会打飞石的琼英。宋军这边王矮虎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色心蠢动,纵马出战讨便宜,不料又几乎重演了当年祝家庄前的那一幕,十几合后被琼英一戟刺中大腿,倒撞下马来。这时,哑美人扈三娘终于开口说话了——说出了在一百二十回《水浒》中唯一的一句话,那便是:“贼泼贱小淫妇,焉敢无礼!”


如果说诋毁女性,全书这方面的笔墨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句话十个字。明明是自己的色狼丈夫邪心大动,讨便宜被打,反而骂对方“淫妇”,骂对方“无礼”,而且还在“小淫妇”前一连外送了三个形容词:“贼”、“泼”、“贱”。对这句话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从女权主义的立场,可以说这是男性叙事,用男性的话语丑化女性;从现实主义的立场,可以说中国古代女性的思想也同样浸透了父权文化,因此她们横蛮地咒骂伤害自己丈夫——哪怕这丈夫系因品行不端咎由自取——的女性为“淫妇”,也绝非不可能。但无论是女权主义也罢,现实主义也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这段插增部分的作者,与水浒前七十故事的作者,在轻鄙女性这方面达到了空前高度的一致。


水浒中的女人,除了林冲的妻子外,似乎想不出还有谁拥有过真正的爱情。潘金莲、潘巧云和情夫那份感情,被认为是不洁的,她们是荡妇,按那时人们的道德标准,认为她们应该进万劫不复的地狱;李师师对宋徽宗而言,仅仅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万岁爷所钟爱的一道民间小吃。


扈三娘是我最同情的一个女人,她高挑美丽,她武艺高强,她出身富裕之家,可是嫁给了矮脚虎这样好色丑陋、品行不堪的人。而这一切的源头不是造化弄人,而是宋江的乱点鸳鸯谱。——宋江把扈三娘当成一只羊羔,送给了王矮虎这支色狼。而梁山和扈三娘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李逵将她家上上下下杀个干净,就剩下她哥哥扈成逃走。


当年楚国灭亡了息国后,美丽的息夫人被俘虏后,纳入楚王后宫,三年后连儿子都生下来了,可息夫人为了表示对故国的怀念,表示自己的迫不得已,从不开口说话,从不欢笑。后人感慨:“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连文弱的息夫人尚且这样无声地抗议,而能上马杀敌的女将军扈三娘为何这样甘于被杀父仇人驱使呢?


归降梁山后,扈三娘每每出征,在马后张开一面旗帜,上书:“美人扈三娘”,在不知道美为何物的梁山男人世界里,她的美丽是那样的寂寞苍白,仅仅是一种类似滑稽的点缀。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扈三娘是否被梁山人强迫服下了一种神秘药品?她的精神是否已被公孙胜这样的人用法术控制?或者她势单力薄,迫不得已苟全性命于淫威之下?那么她的内心一定非常痛苦,她的苦,惟好肉欲而不解真情的丈夫能理解吗?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不会向隅而泣?


上梁山的人中,有打家劫舍来避祸的罪犯、小偷,有被逼上无奈的体制内人,有被宋江设局诱骗来的官员,他们尽管对梁山的感情程度不一,但至少是最后自己做出了选择,而扈三娘是惟一被劫持和胁迫上山的。


李家庄的管家杜兴向石秀、杨雄介绍说:“惟有一个女儿最英雄,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双刀,马上如法了得。”三娘已与祝家的老三祝彪有婚姻之约,两人是通加之好,又是门当户对,男女般配。而王矮虎呢?押车的伙计出身,见财起意杀死了雇主,落草当了强盗。这样一点江湖规矩都不讲的人,能是什么好货色?在清风山拿住宋江后,不问三七二十一,首先想到的是“取下这牛子心肝来,造三分醒酒酸辣汤来。”其残忍不亚于李逵。劫持到刘知寨的老婆,他马上将其抬到自己的房里去,连宋江都认为,“原来王英兄弟,要贪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当宋江被刘知寨陷害,打进囚车,半路被花荣、燕顺等人救出,王英仍然念念不忘知寨的老婆, “我明日自下山去,拿那妇人,今番还我受用。”拿住妇人后,燕顺为了不留祸患,一刀将其杀了,王英倒要和自己的兄弟燕顺拼命。其好色而无品位,至少小霸王周通抢人家的姑娘做押寨妇人,还像模像样地送聘礼,拜老丈人。第一次和扈三娘对阵时,十个回合就被三娘擒住,让这样无才无德无貌无品的人获取三娘的芳心,实在是太不可能了。


而擒住扈三娘的,却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林冲,——胜女英雄的惟有真英雄。梁山中的诸好汉,真正和扈三娘匹配的恐怕只有林冲,林冲此时,妻子已在东京上吊自尽,扈三娘不必做妾,可以光明正大地成为林夫人。


可是宋江不会这样想,他把女俘虏看成当然的女奴,能任意处置。宋江为什么要把一朵鲜花硬硬地插在牛屎堆上呢?表面上看是他的践约。在王英和燕顺因女人几乎刀枪相见时,他劝解时答应给矮脚虎娶一门媳妇。可天下女人多得是,像王英这样的打工仔出身的人,有肉欲少真情,找一个如史进的相好李睡兰那样的风尘女子完全可以打发他。为什么非得让这样优秀的三娘嫁给矮脚虎呢?有几种可能。


一是宋江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必须毁灭掉的心理。宋江将扈三娘交给宋太公看管时,众头领以为宋江要这个女子。这没什么奇怪的,因为好东西先让老大享用是强盗的规矩。宋江并非不好女色,否则他不会包养阎婆惜,也不会在见李师师时酒后失态。大男孩李逵没遮拦说出了他的本性。只是自己没有让女性喜欢的本钱,女人是感性的动物,有时你的权谋你的江湖地位还不如几句好话更能获得其好感。连阎婆惜都不喜欢他,何况扈三娘?他对三娘求爱遭拒绝后,又怕霸王硬上弓有损自己的名声,毕竟他不同于在女人面前什么也不管的矮脚虎。于是就像一气之下将潘金莲配给武大郎的那位员外一样,将执意不从的三娘送给在梁山中最下作的矮脚虎受用。


第二个原因是梁山的光棍太多,大伙都在盯着这个美女。给谁都可能伤了和气,宋江不愿意因此引起骨干们互相的猜疑。给一个大伙公认的超级色鬼,其他人反而心里平衡。


第三个原因是为巩固自己的地位需要。林冲无异心但品性无疑都是一流,让扈三娘嫁给他,岂不是双剑合璧,天下无敌么?宋江不愿意自己手下的人有更多的真友谊、更多的真爱情,那样他的老大地位有可能被削弱。他只能把美女当成奖品送给亲信。他的几个亲信中,李逵只爱杀人,这方面没开窍,花荣有娘子,戴宗是个近似出家的人,而王矮虎是自己收罗的嫡系,当年劫囚车救他时立下大功,又好色如命,投其所好才是好礼物,能让他更加死心塌地地效劳。梁山和扈三娘毕竟有杀父之仇,送给非宋江嫡系的人,害怕枕头边策反,将三娘送给亲信有暗中监视的意味。


《水浒》中写道认扈三娘为义妹,当着众头领将她许配给王矮虎时,“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王英自然拜谢宋大哥,而扈三娘当时的心可能在流血,不得已从贼,也不能从矮脚虎这样的贼呀,谁也没法给我一个三娘爱王英的理由呀。推却不得倒是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能怎样?


众人看到鲜花往牛粪上插的时候,“都称颂宋公明真乃有德有义之士。”宋公明的“德义”,就是不把女人当人。上了梁山的扈三娘,便成为一位木偶美人,没有自己的感情,没有自己的意志,白天让宋江驱使上阵打仗,晚上回来面对矮锉子丈夫。哀莫大于心死,三娘也许在得知家破人亡后,已经心死了。


《水浒》中的女人,美丽的、多情的、淫荡的、爱财的、英武的、贞节的,几乎都没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也没有好下场。在这样的世界里,扈三娘不从贼,她能从谁呢?


整部水浒中最为悲剧性的人物,第一要算是卢俊义,第二恐怕就是这位一丈青扈三娘了。扈三娘从小许配给青梅竹马的祝彪,扈家庄和祝家庄同为独龙岗上两霸,这个联姻未尝不是政治婚姻。但是看梁山攻打祝家庄时扈三娘竭力帮助未婚夫对抗梁山,祝、扈两人未必没有真感情。王矮虎是个猥亵小人,贪财好色、身材矮小,梁山上颇为下品的人物。就是论本事,一个大男人还不是扈三娘的对手,被扈三娘所擒。要说英雄年少肯定是比不上祝彪的,祝彪的出场是“中间拥着一个年少的壮士,坐在一匹雪白马上,全副披挂了弓箭,手执一条银枪”。同李应斗17、8回合并箭伤李应,何况又是世家子弟,这等人物同王矮虎相比,应该是云泥之别。


扈三娘不幸给林冲所擒,祝家庄为梁山所灭,扈三娘的一家也未能幸免,宋江的心腹李逵不仅杀了扈三娘的未婚夫,还杀了她的父母家人,仅逃走一个哥哥。一个女子一夜之间丧失了自己所有的亲人。不仅如此,杀父仇人还要认自己为妹妹,把自己嫁给一个龌龊男人。不知道扈三娘心理上的弯是如何转过来的。水浒上写的倒是简单:“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无斋主人觉得施大爷是否有点太过想当然。宋江义气是否深重关一丈青何事?难道就因为抓她的黑帮老大对小弟有义气,自己就可以心甘情愿地嫁给黑老大那个贪财好色、毫无本事的小弟?其真正的原因,无斋主人以为,是一丈青徒招灭门之祸重大打击后的破罐破摔的心理,再加上一点求生的欲望。身为阶下囚,梁山把自己的一家都给杀了,自己要是不从,顶多梁山再杀一人而已。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果一丈青有选择,无斋主人断定决不会嫁给王英的。


宋江把一丈青许配给王矮虎是为了兑现清风山时的承诺。宋江对女色没有多大兴趣,这一点在宋江对阎婆惜的态度上可以看得出。对宋江来说,女人不过是一件物品,所以他老人家就把一丈青给了王矮虎来实现自己的许诺,这在黑道上会给宋江赢得更好的名声。记得香港有部黑帮电影叫做《千王之王》,谢贤演的四哥是13名结拜为兄弟的老千内最厉害的一个,初到上海的时候,一文不名,接触了好多小人物,他发迹后就重酬这些小人物,他的名言就是:“四爷要的就是尊重,只要相信四爷,四爷就会帮你”。宋江其实也一样,他是用一丈青的一生幸福来表示他老人家是个重诺之人,是个说话算话的大哥。一丈青高挑美丽、武艺高强,又是大家闺秀,王矮虎这种人渣只因为有宋江这样的大哥,就娶得美人归,不知要羡煞多少梁山兄弟。但是谁又不会伸出大拇指赞一下我们的宋大哥呢?水浒上说“晁盖等众人皆喜,都称颂宋公明真乃有德有义之士。”但谁又关心扈三娘的真正想法呢?当扈三娘每天面对自己的腌臜男人,又要周旋于杀父仇人之间,这等生不如死的痛苦,恐怕就不会在施大爷的笔下表现出来了。


扈三娘的故事是后来很多黑帮电影常用的桥断。黑帮大哥灭了对手却留下了对手的一个女孩娶为太太或为情人。该女孩或是忍辱负重寻机报仇,或是认命嫁鸡随鸡成为老大的女人、黑帮的一员。一丈青显然是后者,但不管怎样,她的一生不会再有幸福。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