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辽宁辽阳城管局长称与城管发生冲突男子死于意外

就在“刺死俩城管的小贩被判死刑”的沈阳“夏俊峰案”(本报2011年5月10日曾报道)将城管制度推向风口浪尖之时,辽宁省辽阳市近日又曝发生一起城管恶性执法案件,一名43岁的男子疑遭城管殴打后“猝死”。


据记者调查,5月3日,辽宁省辽阳市城管执法局宏伟区分局数名执法队员,与龙源小区居民周晓明发生冲突,后者在冲突后一个多小时即被医院宣告“猝死”。


辽阳市公安局宏伟区分局副局长王涛向记者证实,该局已经对此立案调查,3名涉嫌犯罪的城管人员已被刑事拘留。


冲突后“猝死”


周晓明的妻子武素丽告诉记者,5月3日9时左右,一辆车身写有“城管执法”字样的白色面包车停在了宏伟区龙源小区13号楼前,6名上身穿城管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下车来。当时,她正指挥装修工人给自家窗外的地面抹水泥。一名城管出面制止。“为什么不让抹水泥,别人家家户户都抹了水泥。”武问道。带队的城管说:“别人家的情况我没看见,现在你家抹就是不行,把你家管事的人叫来。”


周晓明和儿子周阳接到武的电话后回到家里。周晓明去年8月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为了上下楼方便,特意买了这套位于一楼、“前院可种地后院可停车”的二手房。据武素丽说,他们将南北窗户前的地面抹上水泥,就是为了周晓明出门散步方便。


在随后的争执与冲突中,“城管把周晓明团团围住,拳打脚踢”,周阳挡架被打,武素丽拉架被扇耳光,一名出来拉架的装修工人也被打倒在地,只能抱头自保。


手机飞了出去,电池摔在地上,武素丽跑到隔壁一家超市报警。周阳则将已经被打过一轮的父亲迅速扶起,往车上拽去。这时又有几名城管将父子二人围住。接下来的一幕,被住在周家对面楼上一位40多岁的女邻居看到,周晓明哗的一下拉开衣服,指着胸前一尺长的刀口,10米之外也清晰可见。武素丽说,周晓明当时指着刀疤说,“我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有种你还打我。”回应他的,是一名城管将其打倒在地,此时的周口吐白沫,不醒人事。


110占线,120也没到,焦急的武素丽和儿子将周晓明抬入自己轿车内,送到了中国医科大学辽阳中心医院。据称,当时周的身上满是脚印,鼻孔流血,腰部多处淤青,面部红肿。武素丽告诉记者,尽管自己一再哀求,但送到的时候医生就说已经没必要抢救了,医生告诉她,“人没到的时候心脏就停止跳动了,脉早没了。”


死亡医学证明书上,周晓明的死亡原因为“猝死”。


在家属出示的照片中,躺在殡仪馆房间内的周晓明鼻孔流血,蔓延了半个面部,右眼眼皮下裂开口子,整个面部皮内有暗红色淤血;右腰部可见大片暗红色淤血;深色裤子上留下了几个灰白色的脚印。周阳说,那是父亲被城管踢踩时留下的。


城管局局长称死于意外


辽阳市城管执法局宏伟分局局长马闯5月12日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他对5月3日的执法纠纷给出了另外一番描述。


“5月3日早上,局里开会部署了相关工作。按属地管理原则,工农执法中队二中队长张松领到了任务,随即开展了公务巡查。张松带领两名执法人员和一名司机来到了龙源小区。”马闯说,“在巡查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正在建设的在公共绿地上铺设水泥地面的违法行为,他就进行了口头制止,并说明理由。这时女主人提出了异议,并喊回了男主人周某。周的儿子问‘谁不让我建的’,周晓明带着儿子手持铁锹上前,周晓明上来就给张松来了一拳,其他执法人员则上前拦阻,随后发生冲突。”


马闯认为,周晓明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是因为心脏病突发死亡,发生“意外”。“现场城管人员与当事人虽然有撕扯行为,但因死者周晓明曾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具体死因要等法医鉴定。”他说。


马闯还告诉记者,因为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因此城管局目前没有和家属接触,城管局“得到的任务是安抚执法人员家属和队伍的情绪”。


马闯还向记者强调,当天现场执法的城管队员是3人,而不是武素丽所说的6人。“当天肯定只去了4个人,除了司机外,其他3人都有正式执法证。”马闯说,“我们只是口头告知,没有作录像,也没有任何强制行为。”


多位龙源小区居民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对于违建,“城管一般是挨家收钱,少的二三千元,多的三五千元,已经成为潜规则。”他们分析说,“周家刚从辽阳市区搬来,不做生意也不懂潜规则。城管给他们上的第一课就是挨打,如果还有第二课的话应该就是管他们要钱了。”


对此,马闯坚决否认:“我们不允许‘以罚代批’,我们都是劝解,说服教育,取证,限期拆除,绝没有罚款收费后不拆除的情况。”


被周家雇来的几名装修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了武素丽对于当天情况的描述。他们还告诉记者,就是在村子里建房也要给城管钱,“城管也会雇我们扒房子,一次50元或100元,最高有150元。”


对此,马闯也予以否认。


马闯拒绝了记者采访司机的请求,他的理由是在接受司法机关调查后,作为目击证人在侦查阶段要保密。


他还告诉记者:“现在影响社会稳定的事情大家都不愿看到,社会上不稳定的因素很多,希望媒体公正客观了解情况后跟我们宣传部沟通,希望媒体支持我们地区的稳定和执法工作,恶意炒作会影响我们今后的公正执法,也影响到我们维护公众利益的正常工作。”


生死漩涡


5月12日,在辽阳市宏伟区委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宏伟区委书记赵强,但在门外等了近一个小时,赵强也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我们区委书记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他很忙,正在谈事情,几分钟也不行。”一名工作人员说。


宏伟区宣传部长吕阳镜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区里成立了以常务副区长许魁勋为组长的安抚小组,及时对善后进行了处理,现在家属情绪平稳,对处理情况十分认可。当记者问政府都做了哪些安抚工作时,吕表示,家属没有任何异议,家属认可按司法程序处理的做法,他们也没提出任何要求。截至目前,吕阳镜表示此事没有进展,已交由司法机关处理。


武素丽却告诉记者,事发后至今,周家并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答复慰问或安抚意见。他们主动去找,政府的唯一说法是,一切后续工作要等尸检报告出来再说,至于要等多久,可能一个月,也有可能是两个月。


惶恐与困惑笼罩在周家上空。


在电话沟通了十几次,找村民暗访记者并反复验证记者身份后,周的家人才敢接受采访。采访之初,周的一个亲戚甚至在电话中说:“你们还是去问邻居吧,他们会告诉你当天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敢见你们。救活着的人比救死了的人更重要。”


周晓明79岁的岳母拽着记者问:“我会不会上电视啊,你们这是向哪汇报啊,他们会不会报复我们?”


周晓明永远不会知道,在他死后的第六天,在距离辽阳市75公里的沈阳市,摆摊小贩夏俊峰两年前在遭到殴打后刺死了两名城管,终审被判死刑。



与夏俊峰一样,周晓明也留下了一个儿子,一个破碎的家庭,和一段亲人们永远挥之不去的黑色记忆。


两个人都被裹挟进了与城管相关的生死漩涡。


在百度上搜索发现,多个关于辽阳城管打死人的帖子已经被关闭。马闯局长的解释是,“这些声音破坏了地区的和谐和稳定,是炒作”。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辽阳新闻网上,一则关于城管局工作的正面报道则很易于检索到。在这则报道里,辽阳市城管执法局宏伟区分局被描述为:“他们创造了和谐美丽的城市环境,他们是惠泽辽阳千家万户的‘城市医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