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烟雨江南(少年篇结局) 163扬州

hxgazhy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一整个白天朱由栩都不说不笑,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朱由栩此刻的情绪很不稳定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招惹他,当天晚上住宿的时候朱由检听到自己隔壁的朱由栩翻箱倒柜的声音,担心了一夜的朱由检第二天一开门看见的是顶着一双熊猫眼的朱由栩,朱由检吓了一跳:“由栩,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你怎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一整个白天朱由栩都不说不笑,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朱由栩此刻的情绪很不稳定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招惹他,当天晚上住宿的时候朱由检听到自己隔壁的朱由栩翻箱倒柜的声音,担心了一夜的朱由检第二天一开门看见的是顶着一双熊猫眼的朱由栩,朱由检吓了一跳:“由栩,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没什么,我昨天找东西那,一件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东西丢了。”朱由栩昨天夜里回想着紫蝶现在的样子不住感叹现在的紫蝶是越来越漂亮了,他准备拿出画像对比一下现在和四年前的紫蝶有什么变化,结果自己一摸口袋画像不见了,翻箱倒柜找了一夜的朱由栩只能自认倒霉伤心了一整夜,认为这是老天爷让他彻底忘了孟紫蝶,想想这样对孟紫蝶而言似乎是更好的,他只能这么宽慰自己了,但还是心痛的一夜睡不着觉。

“什么东西那么重要,说出来让锦衣卫的人帮你去找不就得了。”朱由检埋怨着自己的弟弟:“一晚上不睡觉你怎么扛得住。”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咱们还是去扬州吧,我要到哪里好好的开开眼界,去看看秦淮河畔的风光。”朱由栩对秦淮八艳还是念念不忘,但他不知道这些人现在都还是小婴孩,有的甚至还没出生。

“随你吧。”见朱由栩还是很有精神朱由检也放下了心,他一直担心昨天的会面对朱由栩有影响,现在看来是他多心了。

扬州城里,秦淮河畔,小哥俩在锦衣卫的保护下漫步在这烟花柳巷之中,华灯初上,秦淮河两边无数青楼张灯结彩,天南地北的权富们沉迷于这纸醉金迷中。

秦淮河畔的茶馆旁边站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妖娆的女子在哪里卖弄风骚,她们的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掩盖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依靠在河畔的茶坊酒肆门外招揽生意,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射出令朱由栩反胃的绿色,每当有男人经过的时候总是一阵莺声燕语,为了一个客人数名妓女甚至可以大打出手,两旁的小巷里龟奴们不住的大声喊道那位姐姐有客到,一晚上下来有的妓女招揽到了客人有的却一无所获,为了打发时间也是招揽顾客排解自己的寂寞很多妓女都在那里低声的唱着小曲,在深夜里听来分外凄凉,朱由栩等人在一间小茶铺里点了一张桌子一壶清茶几份小点心看着外面的世态炎凉,明月侯的风流潇洒的模样以及成熟男人特有的韵味让外面的窑姐们不住的对他抛着媚眼,明月侯却假装看不见对着茶铺外面的秦淮河大发诗兴,入夜之后没有多久天下就开始飘飘洒洒的下起了雪,明月侯更是站到临江的窗户那里赏起了雪,一阵寒风吹过朱由栩兄弟二人都忍不住紧紧地裹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门外的窑姐们却苦不堪言,身上那薄薄的一层轻衫根本抵不住刺骨寒风,只好几个人挤成一团互相依偎取暖,看的以前不知人间冷暖的朱由检同情不已,夜幕越来越沉,临江的茶楼酒肆也都开始打烊,只听得那些低微的窑姐们苦苦哀求那些店小二们在稍等片刻让她们再多一个可以招揽顾客的机会,这间茶铺的主人是一对年老的夫妻二人,他们并没有急忙的收拾反而有些期盼的看着明月侯等人。

“老人家,请过来坐一下,我们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您。”朱由栩见整间茶座就只剩下了自己一行人就邀请老夫妇过来一坐:“老人家,这么晚了外面还下着雪为什么这些女子还不愿意回去那,非要在这里招到客人才肯回去?”

“一看你们两个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不知这些可怜的女孩子的难处。”老头子同情的看了一眼外面的窑姐们:“这里的孩子们绝大多数都是被偷来的或者拐来的,从小就被分为三六九等,上等的就教以诗词歌赋努力培养为这秦淮河上的花魁,中等的就在那些青楼里接客,下等的就在这门前招揽客人,招揽到了今天就可以吃饱饭,招揽不到的不但要忍饥挨饿还要挨鞭子,那些妓院直到榨干她们身上最后一丝好处才将她们扔到荒郊野外任她们自生自灭,这扬州城外的荒郊野岭里不知道埋了多少这样的孤魂野鬼。”

“我看其他茶楼酒肆的店小二们也可以任意欺凌侮辱这些女孩子,为什么您会这么善待他们呢?”朱由栩这一晚上全都看在了眼里。

“我们夫妇二人子女也都成家立业了,为人父母之人看着这些可怜的孩子虽然帮不上她们什么忙,这些小事上还是帮帮她们的好。”老夫妇为人很是和善。

“这些女孩子好可怜,老六,你看咱们能不能帮他们一下。”朱由检的慈悲心再次泛滥。

“这些女孩子的身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如果这个利益集团不铲除这些女孩子的悲剧将永无止境的重复下去,或者我又要当一次恶人了,这次史书上会怎么说我呢?真是让人期待。”朱由栩对着丑恶的一幕也感到恶心,造成眼前这一幕的正是那些整天把什么男女大防挂在嘴边的正人君子们,对他们这种不要脸的兽行其他人还冠以什么风流不羁的美名,这让朱由栩不住作呕,朱由栩站起身对着老夫妇一拱手:“今晚叨扰二位老人家了,你们心地这么好一定会有好报的。明先生,算账。”

“这么多,小店找不开啊。”老夫妇捧着手里的银两一脸愁眉苦脸,明月侯一笑:“这是我家两位少爷打赏您的,你老人家就收了吧,不过你们以后的生意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好了。”明月侯扔下了让两位老人摸不着头脑笑的话着追随朱由栩的脚步离开。

“秦淮河畔的风光已经领略过了,下一个是什么?画舫?温柔乡?”朱由检打问着自己兄弟的想法。

“买瘦马,我还要看看这个,到时候杀起来好顺手一些,十里秦淮,两淮盐商,不知道杀起来的时候感觉如何。”朱由栩最恨的就是让人骨肉分离的人贩子,当年辽东路上那一路鲜血仍然浇不息他对人贩子的怒火,对于这一市场的终端那些富得流油的两淮盐商朱由栩更是垂涎已久,只是这一段时间以来朱由栩没有腾出手来才让他们得以苟活至今。

“小王爷,你要是真的毁了这十里秦淮恐怕那些伪君子们会恨不得生撕了你。”明月侯提醒朱由栩:“文人的嘴可要比最锋利的刀子还要厉害。”

“那就试试是我的屠刀快还是他们的骨头硬,明月侯你应该知道我暗中密令你们锦衣卫所做的人口普查,男女比例已经失控,富贵人家可以娶几十房的小妾而穷苦人家却有多少的青年男子打着光棍,那些青春少女的豆蔻年华被白白的浪费在那些年龄可以当他们祖父的老头子身上满足他们的兽欲而不是生儿育女,这种浪费必须得到控制,他们不是喜欢娶小妾吗,好,我让你们娶,第一房小妾一万两,第二房小妾十万两,第三房小妾一百万两,以此类推,私通婢女者按逃税论处,每私通一名婢女罚白银一百万两,一个月内不缴齐者没收全部家产,想反抗的那就让影龙卫给我踏平他们。”朱由栩站在空旷的大街上对着繁华的扬州城发出整天的怒吼,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了大明的将来他需要人,大量的人,现在的人口增长速度根本满足不了朱由栩的要求,他已经对那些占有了太多的女人的糟老头们无法忍耐了:“从明年正月起开始给我实行新的法令,既然我已经满手血腥了那就让我眼前的血海变得更红更深一些吧,那些狗屁大儒就让孔老二给我狠狠地扇他们几个大耳光子,去告诉那些教廷的人,让他们把教廷的神父再给我多派些过来,我给了他们这么多钱和物他们的学校怎么办的这么慢,为什么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观念还没有给我塞进这些该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的老古董的脑袋里。”

“由栩,够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应经很努力了,这些事情急不得的,你总是告诉我们要慢慢的来,总会有成功的一天,你身边的人不也是为之奋斗的吗,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朱由检轻轻的安慰着自己狂怒的弟弟。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帮助,是我失态了,对不起。”朱由栩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后对着身后的众人深深一躬:“我想我实在是太累了,等忙完这一次以后我也该休息一下了,请大家再加把劲帮我完成这最后的一次骂名。”

“我等誓死追随王爷。”明月侯等人其实早就看出朱由栩现在一直在咬牙强撑,前几天在卢象升大喜的婚宴上朱由栩的情绪就开始不稳定,这四年里他所面对的敌人所背负的负担早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一个正常人可以承受的极限,经过刚才的发泄可以明显的看出朱由栩轻松了不少,他即将把自己推上另一个风口浪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