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死了,中国有些网民不高兴?

乌萨马・本・拉登祖籍也门哈达拉毛省,1955年生于沙特阿拉伯的吉达。他当过工程师,从石油和建筑业赚取了巨资。他在西方拥有数家公司,涉及建筑、石油、制造和宝石等诸多行业。其个人财产估计达数十亿美元。

本·拉登的死讯传来后,国内有些网民并不高兴。一个例子是:凤凰网所发起的“如何看待美军击毙本·拉登”投票中,超过28万人选择“伤心,‘反美斗士’倒下了”这一选项,占总数的59.9%。

互联网上的许多发言耐人寻味。对这名极端恐怖组织的灵魂人物、多起恐怖事件的策划者,部分网民称赞有加,部分网民表达仰慕,甚至有网民“含泪悼念伟大的反美帝战士拉登”。

这些言辞,有的隐含着自身的逻辑,有的则完全是情绪化的表露。然而,不管怎么说,它们值得警惕和关注。我们不由得思索,为什么对一个罪行累累的恐怖分子,会有这么多人怀念?

我们并不打算以简单的是非观念来判断这些观点。然而,我们也认为,这种现象说明,一定有地方出了问题。

为此,本报归纳整理了在网络上流传较广的几种观点,并综合各种信息试图对其作出梳理和回应,并供读者参考。

观点一:拉登有坚定的宗教信仰,并为信仰牺牲了自己的优越生活,值得敬佩;拉登以一人之力对抗美国,是条汉子,是偶像。

本·拉登固然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问题出在他实现理想和追求的方式和结果上。简而言之,他瞄准的是美国,伤害的却不止是美国,而是全世界。数数这些年“基地”及其外围组织在世界各地伤害的无辜者数量就知道了。他及其追随者为了制造恐怖气氛,宣泄不满,甚至试图以恐怖方式让所有对手屈服,不惜杀害来自不同信仰、不同国度和不同种族的平民。仅此,本·拉登死有余辜而不足惜。——博联社马王爷(新浪微博)

观点二:拉登搞恐怖主义,是为了反对美国对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侵略。

诚然,思考国际恐怖主义的成因,美欧的有关地区政策和国际政策不公正、不负责任,确实不无关系,但这并不能反过来替无分别地使用极端方式攻击和平居民提供合理性。拉登及基地组织进行的恐怖主义行动不具备任何真正的伦理价值和正义性。当代国际恐怖主义和其他极端势力采取极端方法对非平民和重要民用目标进行无分别攻击,这无论对当代文明社会,还是对现有国际正义,都是明白无误的直接挑战。

——赵楚(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观点三:拉登反对苏联的时候,是英雄;拉登反对美国,就成了恐怖分子。这完全是美国的双重标准。

本·拉登在抗苏时代的确堪称英雄,尽管他作用有限,因为他和伙伴把枪口对准军事人员和军事目标。海湾战争后的本·拉登战略目标是美国及盟友,但是,战术目标却是太多的平民,包括信仰***教的平民,他的手上沾满无辜者的鲜血。不能因为反美、仇美而肯定、美化本·拉登,降低他行为的恐怖与反人类本质。 ——博联社马王爷(新浪微博)

拉登死了,中国有些网民不高兴?

1979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本・拉登参加了美国支持的阿富汗“***圣战组织”,并与他人合建“圣战者服务中心”。1988年他在阿建立“基地”军事大本营及训练营地。图为本・拉登(左)和“基地”组织二号人物艾曼・扎瓦赫里在一起的资料照片。

观点四:拉登是为了阿拉伯世界而战斗,是阿拉伯世界的民族英雄。

已有诸多权威的***拉宗教人士和学者指出,拉登鼓吹的“圣战”理念并不符合传统***信仰和思想。从恐怖主义的立场对美国霸权主义进行批判在逻辑上是不能自洽的。同时,应该看到,各种极端恐怖主义行动给阿拉伯及***国家造成的生命损失甚至远超过“9·11”,而给当地政治稳定和社会发展造成的破坏更是巨大的。

——赵楚(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9·11”事件发生后,阿拉伯世界对极端主义进行了反思。知识界、宗教界和政界的主流观点是坚决反对“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该地区流行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教毫不相干,因为***教禁止滥杀无辜。”

——王林聪(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观点五:拉登对抗美国,迫使美国放弃与中国对抗,转而与中国合作,对中国的发展有利。敌人的敌人是我们的朋友。

除美国之外,实际上中、俄等诸多国家都遭受过与“基地”组织或其盟友有关系的恐怖分子袭击,造成了令人发指的杀伤后果。国际恐怖主义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文明社会构成新型安全威胁,这并非虚构,而是在“9·11”之前就真实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