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律师上诉高院二审的上诉状,提出减刑期的理由如下:




第一,原判决对“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认为定性不当。原因是“案发在车辆少和行人少的郊区路上;路灯暗,光线不如白天的好,药家鑫高度近视眼神不好;杀张妙身上的部位比较乱,药本人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刀,致命仅有一刀,是激情和瞬间作案;是由平时的抑郁和压力所致。


第二,西安中院认可了药家鑫的自首情节,却未按自首减轻判罚。


第三,药家鑫是初犯、偶犯,父母又进行积极地赔偿。


第四,根据国家目前针对死刑的慎重态度,认为中院量刑过重。


=============================================

以上为其上诉状的主要理由.


抛开原告律师张显指出自首的情节不认可不说,仅从上述理由看,也是漏洞百出,诸位,看我逐条批驳:


1、上诉状说:”案发在车辆少和行人少的郊区路上;路灯暗,光线不如白天的好,药家鑫高度近视眼神不好;杀张妙身上的部位比较乱,药本人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刀,致命仅有一刀,是激情和瞬间作案;是由平时的抑郁和压力所致。

”之说不符合事实,也不能成为减刑理由。


如果药家鑫高度近视眼神不好,为什么能取得驾照?为什么能夜里开车?“杀张妙身上部位比较乱,药本人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刀”更说明药家鑫的疯狂残忍,怎么成了减刑的理由?


至于“致命仅有一刀”来说明“是激情和瞬间作案;”更是荒唐!难道杀人致命的有两刀以上的,就不是激情作案?就是蓄谋已久?


2、上诉状说:“西安中院认可了药家鑫的自首情节,却未按自首减轻判罚。”自首情节法院可以酌情从轻判罚,但自首情节不是法定减刑的条件!也就是说,自首不是就一定要从轻!象药家鑫这样穷凶极恶,中院酌量后认为不能减轻判罚完全正确!


3、“药家鑫是初犯、偶犯,父母又进行积极地赔偿。”这也是理由,真是把全国人民、中国法律当笑话!


一审时,药家父母只愿意赔偿4.5万元这少得可怜的赔偿金,全国人民为之愤懑!也叫积极赔偿?杀人也有初犯减刑?难道只有两次杀人才可以判决死刑?


4、“根据国家目前针对死刑的慎重态度,认为中院量刑过重。”


不错,国家应该对死刑慎重考虑,象小贩夏俊峰扎死城管的案件,法院应慎重考虑是否判决死刑!但对象药家鑫这样,手段恶劣、民愤极大、罪孽深重的杀人犯决不能判决死缓!所以,第四这个理由根本不是减刑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