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7.html


伦敦距离泰晤士河入海口88公里,早在3000多年前,伦敦地区就是当时英国人居住的地方,公元前54年,罗马帝国入侵大不列颠岛,公元前43年,这里曾是罗马人的主要兵站并修建了第一座横跨泰晤士河的木桥,当时伦敦被称为“伦底纽姆”。

罗丝以前来过伦敦,她知道伦敦是一座弛名世界的旅游城市,也知道伦敦塔,大本钟、威斯敏斯特宫、海德公园格、林尼治山,但是,她从来轻轻松松到这些地方好好的玩一下,她和怀特、玛丽坐着皮特的小车沿着泰晤士河走了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小车在一个保存着18世纪园林艺术的建筑风格的小城堡门口停了下来,门口两个带着步话机、身着黑西装金发男子看他们的车子在城堡前停下来,走到车前,看了看车内,冲着开车的皮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把大铁门打开,小车开进城堡。

只见城堡里一栋三层的主楼在东西南北建筑群的中央,修剪整齐的法式园林,标准的成几何对称,在前门与后殿之间是一片碧绿的草坪,草坪的中间有一些小小的花圃,花圃里红色的、黄色的郁金香在风中怒放。

皮特把车开到那三层的主楼前,只见那楼前一个年约六十、带着眼镜的黑发男子早早的站在那楼前等着他们,他见罗丝他们一下车,马上迎了上来,看了看下车的几个人指着罗丝对皮特说道:“皮特先生,如果我没猜错,这就是罗丝小姐。”皮特点了点头,罗丝伸出手来:“我就是罗丝。”那黑发男子吻了吻罗丝的手:“我叫苏瓦特,是这里的管家,金先生已经等你们很久了,请跟我来。”

几人穿过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上了二楼,在一间紧挨着楼梯口的房前,苏瓦特停下了脚步,他敲了敲门,大声道:“金先生,罗丝小姐他们来了。”只听到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苏瓦特,让他们进来。”苏瓦特打开门,让开身子,罗丝他们走了进去。

只见房子的中间放一张方桌,周围是四把椅子,墙上挂着梵高、毕加索的画像,靠窗那放着一个写字台,旁有一只书橱,书橱的下面一半是小橱,放着看过的书、杂志和报纸。

四周的窗户被落地窗帘遮得严严实实,那盏落地台灯那昏暗的灯光让大家清晰的看到不远处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无力的躺在书橱旁边一个中式摇椅上,只见那老人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修长的眉毛,脸上堆积着无数的皱纹,裸露的双手显得无比枯竭,大家一眼就看出这个老人是黄种人,那老人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些椅子,颤抖的说道:“你们请坐。”罗丝他们坐了下来。

那老人:“我叫金文中,请问你们谁是罗丝小姐?”罗丝站起来:“金先生,我就是罗丝。”金文中道:“罗丝小姐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大老远的把你从中国叫到这来。”罗丝点了点头,金文中又说道:“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听个故事,并帮我找个人。”罗丝:“这些皮特他们已经跟我说了。”

金文中道:“我是个中国人,一九三八年生于中国湖南芷江。”罗丝惊道:“啊!金先生是中国人!”金文中笑道:“不像吗?”罗丝忙道:“像,我只是有些意外。”金文中道:“我看过你写的文章[中国的故事]知道你非常了解中国。”罗丝道:“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

金文中点了点头:“我的童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度过,我曾经看到无数的中国人死在日本人的炮火下。”眼角带着泪花,颤抖着:“我的亲朋好友我的兄弟姊妹,每当我想起他们,我真不知道我活着为了什么。”罗丝道:“战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金先生不必过于伤感。”

金文中道:“我之所以能活着,要感谢一个人,一个美国人,我要罗丝小姐找的也是这个人。”罗丝道:“说说看。”金文中道:“我父母在日本人进攻湖南的时候就死在日本人的炮火中,于是我成了孤儿,和十几个和我同龄的小孩住在一个孤儿院里,一天,我们正在听我们的老师讲课,突然空袭警报响起,还没等我们跟着老师冲出教室,一颗炮弹就将我们的教室炸踏,我们的老师当时就炸死了,我和那些可怜的孩子们被埋在废墟中。”抽泣:“我们哭啊!喊啊!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那些医院的护士告诉我们是一个美国军人救了我们,他冒着日本人猛烈的炮火,徒手把我们几个孩子从废墟中挖出来,然后把我们送进了医院。”

罗丝道:“金先生要我找的就是这个救你的美国人。”金文中点了点头,对皮特、怀特、玛丽道:“能让我和玛丽小姐单独呆一会吗?”皮特、怀特、玛丽异口同声:“当然。”站起来走了出去,金文中看皮特、怀特、玛丽出去,对罗丝道:“我为了记住这个救我的美国人,偷了护士的住院记录。”

罗丝奇:“这是为什么?”金文中:“因为上面有那个美国人的亲笔签名,我发誓如果自己有发达的一天,一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起身走到书橱边,从一本书里拿出一张破旧、已经发黄的纸递给罗丝,罗丝看完记录,奇道:“肖祥?这是中国人的名字。”金文中道:“这就是我不理解的地方,因为救我们的是一个美国人,但是这名子却像中国人的名字。”罗丝道:“难道这是这个美国人的中文名字。”金文中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走到门口,把门关紧,对罗丝又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单独告诉罗丝小姐。”罗丝道:“金先生,您说。”

金文中道:“我在瑞士银行有一笔巨款,我现在得了重病,不久就会离开人世,我想用这笔钱来帮助这个世界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罗丝听说金文中准备拿这笔钱做善事,非常高兴,于是说道:“金先生,你这样做非常正确,我为你感到骄傲。”金文中道:“我和跟瑞士银行签了一个协议,这笔钱在我死后将由这张纸上签名的这个人支配,他来决定这些善款的将要资助的项目。”

罗丝道:“哦!”金文中道:“你如果找到这个人,瑞士银行会派笔迹专家来鉴定此人的真伪。”罗丝道:“金先生,如果这个人不在人世呢?”金文中道:“你找到他的后人,如果他的后人保留了他的文书资料,那笔资金也将由这个人的后人支配。”

罗丝道:“哦!我明白了。”金文中道:“这份协议在我死后的两个月有效,如果罗丝小姐两个月的时间没有找到这个人或者他的后人,瑞士银行的那笔钱将由我以前的基金会负责支配。”罗丝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力而为。”金文中脸色凌重又道:“这件事你要以主的名义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有可能关系到你的生命安全。”罗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金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