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末日 第三集 泰国人妖 第四十五章 青竹王(下)

花千芳 收藏 7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URL] 这样的情形,简直都不像是战斗了,有点像杂技表演。当孙琪手脚麻利的把那一丛竹子都削成标枪之后,R·友蓉已经动手把所有的粽子都钉到了地上。僵尸的动力系统来至于脊椎,即使被竹子标枪钉在地上,依然没有死掉,一个个张牙舞爪,想从标枪的困局之中摆脱出来。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R·友蓉冲着那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这样的情形,简直都不像是战斗了,有点像杂技表演。当孙琪手脚麻利的把那一丛竹子都削成标枪之后,R·友蓉已经动手把所有的粽子都钉到了地上。僵尸的动力系统来至于脊椎,即使被竹子标枪钉在地上,依然没有死掉,一个个张牙舞爪,想从标枪的困局之中摆脱出来。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R·友蓉冲着那群粽子一努嘴,孙琪已经抄起材刀奔了过去,一刀一个,把那十几只粽子都解决掉了。到了最后一只粽子的时候,那只粽子突然挣脱了束缚,恶狠狠的就扑向了孙琪,我们都一下子为孙琪捏了把汗,哪知道这个小子就地一个后空翻,“啪”的一下,就把膝盖顶到了那粽子的下巴上。这一下力道非常强劲,直接把粽子顶的“腾腾腾腾……”后退了好几步,椅在了一颗大树上。就看孙琪抖手仍飞材刀,一抹寒光过后,“咔嚓”一下,材刀一下子砍断了那个粽子的脖子,余势不衰,深深的砍在了树干上。

戴石失声说道:“好家伙,真看不出,这小子还是个泰拳高手……”我也看出来孙琪使用的都是泰拳的招数,换成国内任何流派的老兄,都不会选择翻筋斗出膝盖的打法……直接一个窝心脚岂不是更方便?

我们这帮家伙看的目瞪口呆,死胖子就说:“老花,我看咱们的作战策略是不是该改一改了……”我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想回幼儿园多上几年学,那我支持你,白小妹也不会嫌弃你的。”简直有毛病,这些泰国人的战斗方式虽然很奇特,也很有效,可是比起一枪一个的爆头,我还是会选择我们的做法。

正说着呢,栅栏里面的人已经看到了R·友蓉和孙琪了,就纷纷向他们挥手。我们这些人也不敢耽搁,匆匆忙忙的都走近了铁栅栏,才算松了口气。

栅栏之内明显就是人类的游玩地了,设置比较齐全,算得上是个高级的度假村,不远处的院子里,设置还有两个并排的网球场。一排排精美的别墅随山谷地形而建,漂亮的一塌糊涂。

这些当地人看起来都很憔悴,一看就是惊吓过度,略微还有点营养不良,这些人看到我们这些陌生人都背着武器,不禁都开心起来,叽叽呱呱的问了我们好多话,看样子是把我们当成泰国军方的救援队了。还有好几个年轻人把大老黑霍夫曼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用英语问着什么。

大老黑被他们问了好几句之后,不免有些尴尬,只是不断的重复一个词“NO,NO,NO……”征宇在旁边失笑道:“这群可怜的泰国带路党,还以为霍夫曼是美军派来的联络员呢……”

我一看原来是这样啊,感情这些年轻人都给美国人洗脑了,以为美国人就是上帝呢,我估计八成他们会问美国人什么时候派航母战斗群来解救他们。

看到局面有些混乱,再加上我的脸色也不不怎么好看,R·友蓉抬高声音制止了大家的喧闹,用泰语说了几句话,看样子是向这些当地的幸存者介绍我们的来历。然后我就看到这些人楞了片刻,那几个泰国脑残也惊愕的放过了大老黑,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一脸的不可置信。

当时的场面有点太尴尬了,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说几句,想了想,就干咳一声,说道:“虽然我会点英语,不过我只说汉语,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来自北方,我们是中国人。”R·友蓉只好临时给我充当翻译官,用泰语把我的话翻译了过去,那群人听了之后,更是咋舌不已,作声不得。

我看了看这不行啊,还得再说几句,就说道:“我们的世界濒临毁灭,我和各位一样幸运的活到了今天,我不指望大家拿我当亲人,但是起码应该当我们是朋友。200年前我们是一家人,两百年之后,我们依然可以互相帮助。”

“说……得……好!”有人用带着浓浓外国口音的汉语说了三个字,我扭头一看,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正向我们走来,这老者面庞甚大,颇有威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花白头发的男人,和一个穿的稀奇古怪的老女人。

R·友蓉悄悄对我说道:“那是我爸爸……”我当即会意,迎了上去,拱手抱拳,用中国的古礼拜了一拜。那老者果然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异之色,赶紧双手合十,还了一礼,说道:“撒瓦迪。”

泰国人在与客人见面时,通常施合十礼。将手合十于胸前,头稍稍低下,互相问候“撒瓦迪”(你好)。还礼时,也须双手合十,放至额到胸之间。地位较低或年纪较轻的人,应该主动向地位高和年纪大的人致合十礼。地位高、年纪大的人还礼时,手不应高过前胸。双手举得越高,表示尊敬的程度越深。在特殊情况下,如平民拜见国王的时候要施跪拜礼;儿子出家当和尚父母也施跪拜礼。

以上的知识都是临来泰国之前恶补的,这时候我注意到青竹郡王双手举的很高,看来是把我们当成贵客了。

R·友蓉给当翻译,先向青竹郡王介绍了一下我们,然后才对我说道:“这是我爸爸,材格信郡王……”青竹郡王不等女儿说完,就笑道:“好啦,花先生,咱们还是用汉语交谈吧,我能听懂汉语,只是讲的不好。”这老郡王说的挺客气,其实一点也不是谦虚,他的汉语说的真的不怎么地道,我只能勉强听懂三分之二。

不过既然老爷子一番好意,照顾我的语言能力,我当然不能拨他面子,嫌弃他的泰国式汉语像没煮熟的汤锅粉条子。于是我再三的向老郡王表示了谢意,那边R·友蓉就扶着老郡王的胳膊,顺嘴翻译几个我没听清的词语。

老郡王回手指了指身后那名头发花白的男人,说道:“这位孙长策先生,是我的副手,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他也是华人,是我妻子的弟弟。”我一听,原来是R·友蓉的舅舅,连忙也是一抱拳,没想到孙长策只是十分冷淡的回了一礼。我心想这个家伙估计早把自己是华人的身份给忘记了,否则不会对来自远方的同胞这样无礼。

旁边的孙琪似乎看出了点苗头,叽里呱啦的向孙长策说了句什么,孙长策却只是哼了一声,挥手让孙琪走开,孙琪闷闷不乐的退下了。

老郡王略微有些意外,不过像他这样官面上的人物,当然不会被这一点点小意外弄的不知所措,他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那个老女人,很郑重的向我介绍道:“这位是桑德拉夫人,本地最有名的巫师,传说她是蛇灵的后人。”那老巫婆的态度更是无礼,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哼了一声,就算是打了招呼。

我看的心头火起,心想你一个封建余孽还跟老子摆什么谱?穿的古里古怪、妖里妖气的,要不是当着老郡王的面,我真想在她那丑陋不堪的驴脸上踩上一脚。不过毕竟有求于人,当下打了个哈哈儿,笑道:“巫师可是稀罕职业啊,我们中国造就没有了,没想到泰国还有这样的国宝……请问蛇灵是东西什么啊?”

那老巫婆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打了个呼哨,随手一指,草丛之中就游出一条一尺来长的青色小蛇来,那老巫婆顺手虚虚的画了两个圈子,那条青蛇就随着她的手势,用身体在地上摆出了一个阿拉伯数字“8”。

……………………………………………………………………

恩,世界很美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