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三湘》 正文 第十四章-3

hywbzj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size][/URL] 就当时的日军正准备进攻长沙的军事战略企图,第九战区的高级将领们居然全然不知,有些甚至还是以上一次长沙会战的战绩居功自傲,全然不听其他将士的劝说,盲目乐观,依然还是按照前一次长沙会战来进行兵力部署的。第十一军为准备此次会战,从八月中旬起即从鄂西、鄂南、赣北抽调部队,向湘北地区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


就当时的日军正准备进攻长沙的军事战略企图,第九战区的高级将领们居然全然不知,有些甚至还是以上一次长沙会战的战绩居功自傲,全然不听其他将士的劝说,盲目乐观,依然还是按照前一次长沙会战来进行兵力部署的。第十一军为准备此次会战,从八月中旬起即从鄂西、鄂南、赣北抽调部队,向湘北地区大量集中。如此大规模的部队调动,无论是军事委员会的战略情报部门,还是第三、第五、第六、第九战区的战役情报部门,抑或是与日军当面接触的各部队战术情报部门,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居然都毫无察觉。直到在得知日军在新墙河以北的湘北地区开始秘密地进行集结重兵,已经把架设好的浮桥都运至岸边时,他们恍然间才如梦初醒,才开始进行防御兵力上的部署!

一九四一年九月十八日的早晨,日军突然对南面的长沙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很快地就突破了新墙河的第一道防线,如入无人之境。几路的日军顿时齐头并进,直指汨罗江!因此,第九战区的司令长官薛岳便在司令部才忙活了起来,纷纷到处调兵遣将,一时间也感到了此时长沙战局的危险性,已经是不容乐观了!本来日军第十一军的司令官阿南维畿是改变了以前冈村宁次的分进合击的作战方针,改为了集中主要力量,准备在湘江以北的地区集结兵力,全歼第九战区主力的,但是后来在日军的情报机关很快就截获并且破译了第九战区的无线电台的情报之后,他又改变了自己的作战方案!薛岳一边急电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请求三到四个军的增援,一边是急电湘北各部队迅速行动计划在汨罗江一线与日军一决雌雄。因而阿南维畿便把战略中心转移到了捞刀河。并且在捞刀河早就设好了埋伏圈,等待国军的到来!而此时,国军这一边却对此(情报泄露和敌人埋伏)全然不知!

李玉堂的第十军下辖的第三师、预备第十师、第一零九师都已全部到达了战场,奉命准备在高桥、金井、福临铺一线占领阵地。九月二十四日,由浯口附近突围南进的第三十七军第一四零师转移到金井附近。日军第三师团沿长岳公路尾追而来,日军第六、第四十师团也绕过第二十六军右翼进至金井附近,与第十军遭遇。一时间,第十军困难重重。故而,钟志立所带领的部队也固然没有摆脱掉第十军这一次悲惨的命运。

钟志立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部队行军的路线已经完全被日军所截获,并且一步一步地走进了日军预先设好的埋伏圈!这难道不是在找死路么?

当时,在葛先才的二十八团全部部队一进入日军的埋伏圈时,日军隐蔽在各处的火力点便喷出了长长的火舌,一批行军在部队先头的士兵们顿时颓然倒地!一听到密集的枪声,各部队立马就地卧倒,或是迅速地在旁边寻找掩体!

同时,日军又有不少的阻击手,专门在寻找穿着军官服装的国军军官打。有几个同钟志立一起毕业的中央军校毕业的军官还没有来得及开枪,痛痛快快地打一次日本人,便一头栽倒了。钟志立一看,不禁颓然而悲愤。他在为自己部队感到焦急的同时,也为这些曾经立志报国的军官同学感到扼腕叹息!他想到了古人杜工甫的一句名诗: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他们从军校毕业以来,还没有参加过一次战斗,还没有杀过一个鬼子。第一次参加作战居然是成了首批殉国的?当兵的人常说:杀一个就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可是他们这样即使是一个死,这样也未免死得太窝囊了。他钟志立发誓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在此次战斗中,一营一连的连长钟志立和二营二连的连长王虎彪他们两个没有被日军的狙击手给打掉。不是日军的阻击手枪法不行,而是由于他们两个太“狡猾”了。早在部队开拔之时,所有带队军官都是穿着军官服的,可是偏偏就他们俩个混小子便换上了一身普通士兵的军装。因为他们早在中央军校的时候就听说过在日军的战斗部队里面有枪法很好的阻击手,他们也专找对方部队当中当官的放枪!为此,他们俩还狠狠地被团长葛先才批了一顿,说他们两个故意捣乱,没有部队严格的纪律性!可是到了这会儿,它的效果却明显地凸显出来了。由于在战斗还没有打响时,葛先才就被团部的警卫排给死死地团团围住了。因此在牺牲了两名战士的情况下,葛先才团长也暂时没有受到任何的枪伤!

当时,钟志立看到了附近的一个大石块,一个翻越动作便滚到了大石头的后面。同时日军的反应也不慢。一梭子的子弹急速地飞了过来,激起了闪电般的火花,打在了石头上,扬起了一层石灰!钟志立凭借着枪声的来源,便很快地判断出了日军埋伏的具体位置,于是他举起手枪照着一个机枪火力点那儿放了一枪,顿时那一挺日军的九二式重机枪便哑了。

他大喊一声:“陈二狗,你狗日的不是枪法好么?那你现在就专门找日军的轻重机枪打!知道么?要是老子再看到有机枪朝老子这边扫的话,看老子回去不狠狠地踹你几脚?”

陈二狗扛着他那一把中正式步枪,自个儿给自个儿捏了一把冷汗,立即回道:“是,连长!坚决把那狗日的机枪给干掉,让他妈的全哑了!”说罢,陈二狗凭借着很是娴熟的动作,开始进行了有力的反击!另外一挺正在吐着火舌的重机枪,在听到陈二狗的一声枪响之后,便不再闪出火光了!

钟志立向陈二狗举了一个大拇指:“二狗,好样的!就这么打,打他狗日的!回去,老子专门请你狗日的喝上几杯的!注意自己身体各个部位的隐蔽,别被小日本的阻击手的子弹给逮着了!”

一时间,日军几处强大的火力点都丧失了它原先的威力。日军的机枪手还没有来得及接替下来的,另外一发黄橙橙的子弹就只对准了他们的眉心直接撕咬了过来。日军的阻击手几次都试图开枪击毙那两个枪法很绝的中国军人——钟志立和陈二狗,但是由于他们两个的隐蔽做得很是到位,所以一直都无法下手,只好找到其他的军官出气了!

接着,由于狡猾的日军见机枪很难起到预期的战斗效果,于是各门炮击炮弹从他们的身后,向国军阵地上急速地呼啸飞来。一些士兵正好被炮弹击中,其身体连同沉重的泥土在瞬间都被炸飞了,惨不忍睹的身体残肢落满了一地。掉落在了身旁的一只手让他钟志立感到万分地震惊,布这一支满鲜血与泥土的手依旧在紧紧地抓着那把国军的中正式步枪!他们的英灵也从此随着这一发发炮弹飘零在了中国大地的上空,俯瞰着下面一场惨烈的战斗!

“快,快,快点儿散开!敌人的炮弹打来了,快点儿散开!”葛先才见突袭自己的日军开始用迫击炮来招待自己了,部队顿时也吃了不少的亏,于是大声地喊道!

钟志立此时看见了不远处的葛团长,心想不好:要是葛团长在这里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那全团就是群龙无首,很难有效地指挥了!更何况他身旁有几个警卫员都被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子弹给一一击毙了。于是,他立马喊道:“一排长,揣上捷克式轻机枪,给我火力掩护!”

说罢,在一排长的火力掩护之下,钟志立一跃而起,旋即又一个翻滚的动作,便来到了葛先才的身旁。他沉稳地说道:“葛团长,先把士兵的军装换上!”

“炳初?你这是什么话?啊?你看看你自己,啊?穿着一身士兵的军装,还像是一个连长么?”

“没有时间了!葛团长,先把它给换上了吧!我看到了,这股预先在这里埋伏好的日军里面藏有可怕的阻击手,他们是专门伺候着我们这些军官的。刚才我们不少的指挥军官都以身殉国了!现在在这关键的时刻,也不得不这样!”钟志立紧张地对他说着,并且把一件弄来的普通士兵军装塞给了团长葛先才。自己则举着手枪,以各种姿势开始向对面的日军反击。

当然,钟志立打起战来不像是一个指挥军官,倒像是一名国军的阻击手。他的枪打得很刁,也是专找威胁大的打。但话可又得要说回来,当时国军也还没有正式的阻击手,也没有什么阻击步枪的。

“团长,现在怎么办?所有作战人员都是在各自为战,都被日军这么一偷袭,全都打散了!”钟志立问了一句。

“突围?你说可能么?”葛先才看了看他一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