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三湘》 正文 第十四章-1

hywbzj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正当他们边走边聊走到了一块稍微开阔的平地时,一梭子子弹突然间从不远处的石堆之中向鬼子的先头部队飞了过来。黄橙橙的子弹如黄皮猛虎一般,在日军身体上撕咬开了一道血迹斑斑的大口子。走在最前面的那八九个日军顿时也应声,一头栽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了。这几梭子子弹是由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


第十四章


正当他们边走边聊走到了一块稍微开阔的平地时,一梭子子弹突然间从不远处的石堆之中向鬼子的先头部队飞了过来。黄橙橙的子弹如黄皮猛虎一般,在日军身体上撕咬开了一道血迹斑斑的大口子。走在最前面的那八九个日军顿时也应声,一头栽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了。这几梭子子弹是由钟志立他们预先在这里埋伏好准备袭击这股日军的部队打出来的。

伊藤小左发现自己部队受到了偷袭,立马挥着指挥刀大喊着:“就地卧倒,准备反击!”可是他万万还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把指挥刀快不属于他的了,而且很快就是成为别人手中的战利品了。

一时间,所有人员都匍匐在地。日军的反应速度非常之快,很快就找到了各种有利的掩体,准备进行大反击。由于这股日军是属于日军甲种师团的部队,平时也是训练有素的,作战能力很强,因而战斗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的对峙状态。其他的老百姓吓得只好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因为如果乱跑的话,很容易被日军或是乱枪打死打伤的。此时,钟志立他们也跟着开始反击,都纷纷拉开了枪栓,将一颗颗子弹都推上了枪膛。并且全都把帽子猛地摘下来,一把甩掉了。当然这是他们事先约好的联络暗号,免得在战斗中误伤到了自己的人。

伊藤小左一见钟志立他们都摘下了军帽,不禁好奇地问道:“坂田君!怎么了,你们?”

“伊藤君,这是我部大日本皇军的作战风格!战斗一旦打响,就全都是准备玩命的,没有一个士兵想着要活着撤出战斗!看一看咱们两支部队谁先打掉了这股支那政府军!伊藤君,今天咱们两支部队就来比一比!”钟志立一边射击,一边对他回到。当然,他的枪法这时候也的确是太烂了,打出去几发的子弹了,居然还没有打着一个目标。当然这一点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伊藤小左并没有察觉出来。

伊藤小左听后,先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地。因为他参军入伍打了这么多次战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玩起命来居然把帽子都给甩了的。

钟志立他们边激烈地打,边悄悄地往后撤,第一冲击波当然是日军,第二冲击破就是他们了。日军的轻机枪喷吐着长长的火舌,凶猛的火力狠狠地压制了对面偷袭的国军。眼看他们就要顶不住了,而且日军正准备要发起冲锋。

大概等所有人都移到后面一线时,钟志立果断地一声令下:“给老子狠狠地打这般日本畜牲!”

说罢,他手中的枪率先吐出了一颗黄橙橙的子弹,像是一头狮子一样直往日军指挥官伊藤小左的后脑勺扑去,片刻间便咬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在颓然倒下的那一刻,伊藤小左还在想着:自己的防守与反击做的都是这么好,可到底是在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自己手下的一个小队,就靠坂田君你了……、

接着,后边顿时组成了一道道强大的交叉火力网。很多日本士兵都在猝不及防之中,被密集的弹雨打断了腰。尤其是陈二狗,觉得这驳壳枪不好用,还会耽误什么事情的!于是他顿时跨前一步,捡起了一挺日军的歪把子,哪里的人多就猛地往哪里扫去!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这些属于整整一个小队的日军全部都被歼灭!

本来有几个日军士兵,是被活捉俘虏了。可是钟志立一声不满地哼道:“娘的,老子说过要活的了么?”此时手下的士兵正是杀红了眼,所以哪管得这么多的,拉开枪栓就是给每一个鬼子脑袋上补了一枪。

这是一次没有接到上级作战任务的战斗,也是钟志立从中央军校毕业以来第一次与鬼子交火的战斗。他们两个排的兵力以零伤亡的成本,就这么几下的便把日军的一个小队都给扫平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个的跟山野间的麻雀一样,一个劲地叽里呱啦地欢呼个不停。这次战斗是他们参军以来打得最为痛快,也是打得时间最为短暂的一仗。

在这几乎所有人都极为狂欢的时刻,此时头脑最为冷清的当属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钟志立了。钟志立一看见他们这般模样儿,一声怒道:“怎么了?啊?你们以为整个战斗就结束了呀?我们这儿枪声一响,很容易就把附近抓民夫的日军给吸引过来,到时候就是我们挨别人的枪杆子的了!快,快,赶紧打扫战场!把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带上,打战还要学会过日子的!你们知道不?”

现在,连长钟志立最担心的是留守在连部的三排。万一鬼子稀里糊涂地闯到那儿抓民夫去了,那里就这一个排的兵力,他们能够顶得住么?于是,钟志立急忙下令:“立即集合部队,清点人数!急速行军,赶回连部!”

等他们回到连部时,在此次战斗之前最让钟志立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前来抓民夫的日军果然闯到这里来,同他们留下的三排交火了。日军作战强悍是所有经历过抗战的士兵们都知道的。三排硬是死守,致使牺牲了十个弟兄,才最终勉强把日军打退。因为那个日军的指挥军官也知道,现在跟支那政府军遭遇,还是有些不妥的!这里肯定是支那政府军的一个连部,怎么在布置这么一点的兵力呢?八成是有诈,既然打不下的话就不能老是粘着不放的,否则会被包饺子的!而他们一连的整个连部,也被打得一片狼藉的。

一见平日里同自己朝夕相处的弟兄现在静静地躺在了血泊之中,钟志立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像是一头受了伤了的野兽一样。他的心里面开始在不断地哆嗦着,似乎还在滴着鲜血……

旋即,钟志立又是一顿暴怒:“三排长,你这个排长是怎么当的呀?啊?难道这十个弟兄们的命就不是命么?知道咱们留守在连部的兵力空虚,人员不够,还在懵着个脑袋打阵地战?啊?孙子兵法上曾经说过:兵者,诡道也!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打阵地战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就随便可以打的,也不是光靠这几号人就可以拉出来随便打的!你说,啊?我钟志立怎么对得起这些死去的弟兄们的父母亲呀?他们也是十条人命呀,也是值钱的,不是猪狗!他们也都是跟自己一样,都是中国的爹娘养的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