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美军官兵为何奔走呼吁特赦一日军女战犯?

king6808 收藏 7 3182
导读:本文摘自《万家岭大捷》,作者:叶绍荣,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梁华盛第一九○师在东孤岭前仆后继、奋勇杀敌,在战史上写下了壮丽的一页。 就连日军也钦佩不已,号称日军“笔部队”的随军记者九鬼丰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便连夜写成战地通讯《江南山岭战—在德安途中》,发往日本国内,他在这篇战地通讯上无可奈何地写道: ……战争出乎意外地剧烈,可与去年8月间由南口至居庸关的战斗相媲美,日军确实遭受极重的牺牲……尸横遍野,不知其数,一丘一壑,莫不洒遍了鲜血。 中国阵地半圆形,对日军团抱,日军除突破外,

本文摘自《万家岭大捷》,作者:叶绍荣,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梁华盛第一九○师在东孤岭前仆后继、奋勇杀敌,在战史上写下了壮丽的一页。


就连日军也钦佩不已,号称日军“笔部队”的随军记者九鬼丰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便连夜写成战地通讯《江南山岭战—在德安途中》,发往日本国内,他在这篇战地通讯上无可奈何地写道:


……战争出乎意外地剧烈,可与去年8月间由南口至居庸关的战斗相媲美,日军确实遭受极重的牺牲……尸横遍野,不知其数,一丘一壑,莫不洒遍了鲜血。


中国阵地半圆形,对日军团抱,日军除突破外,无术应付。然实施突破,中国守军由左右前后,甚至由头上射击,莫奈他何,弹飞如雨,日本的飞机一来,中国兵便缩入山腹的洞穴,莫奈他何。用步兵冲锋则更难,中国守军的大刀让日军望而生畏……


几天的战斗之后,日军人困马乏,士兵们一个个一副黑暗的面孔,双目深凹,无光泽,马瘦如柴,拉出一团团冷粪……


战时日本东京电台著名的心战播音员—“东京玫瑰”,在播发这篇战地通讯时,曾无可奈何地哀叹:


日军侵占中国曾遇到两支最顽强的部队抵抗,最令日军害怕的是宋哲元第二十九军的大刀队,其次便是梁华盛指挥的这支第一九○师“忠勇师”……


“东京玫瑰”声音甜美、亲和,在雄性酷烈的二战战场上,这娇柔磁性的声音,有着异乎寻常的冲击力。


在二战战场上,“东京玫瑰”知名度很高,她的超级粉丝都是久在雄性世界的美国大兵,“东京玫瑰”是这些美国大兵的公众情人。


有关“东京玫瑰”,作家萨苏是这样记叙的:


“东京玫瑰”的真实姓名叫户栗,她是日本对美英语广播的主要播音员,因为声音甜美,善于瓦解美军军心而著称。日本投降后,户栗被作为战犯逮捕,因发现她具有美国国籍,一度释放。1948年10月,户栗又被以叛国罪起诉,送回美国审判,最后获刑十年。


特别有趣的是,户栗被判决后,竟然有很多美军官兵为其奔走呼号,促成她的特赦。理由是“东京玫瑰”甜美声音,是伴随着他们度过艰难岁月的一个礼物,很多美国兵就是抱着“一定要打到东京看看这个‘东京玫瑰’”的念头才挺了下来。


常言道:当兵三年,老母猪当貂婵。更何况户栗本身就有倾城倾国之貌,难怪那些浪漫的美国大兵会在美色面前丢了原则……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