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用兵如神的奥秘究竟是什么?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曾涌现出无数以善于用兵而名垂青史的杰出人物,但影响最大的、被民间广泛誉为用兵如神者仅有两位。一位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一位就是一代伟人毛泽东。




《三国演义》在民间影响非常之大,但它是演义,是小说,而非史书,记载三国时期历史的真正史书是《三国志》。笔者认为,诸葛亮是被《三国演义》高度神话了的历史人物,历史上真实的诸葛亮是当时最杰出的政治家,治理蜀国很有一套,但其并无过人的军事才能。《三国演义》说诸葛亮未出茅庐而知天下三分,火烧赤壁后料到曹操必从哪条道逃走,死后安排马岱杀死意欲造反的魏延等等,描绘诸葛亮的神机妙算太过了,鲁迅先生“状诸葛之多智而似妖”的评语,可谓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而毛泽东非凡的军事才能是被历史证实了的,是举世公认的大军事家。在漫长的戎马生涯中,毛泽东指挥战争胜绩多多有如神助,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战争奇迹。许多人认为,毛泽东之所以总打胜仗,靠的是其超人的智慧与妙算。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神机妙算。那么,毛泽东用兵如神的奥秘究竟是什么?




如今,由于早已过了保密期,一些尘封的档案已公之于世,那些隐蔽战线英雄的历史功绩也终于可以大白于天下了。解密的档案终于解开了扑朔迷离的历史之谜:真正帮助毛泽东屡打胜仗的“法宝”是知己知彼的情报工作。




1976年深秋,原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同当时的中央调查部长罗青长谈起了情报工作说:


“《长征组歌》中不是有这么一句吗?‘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不错,毛主席用兵确有过人之处,但他也是以情报做基础的。”“红军之所以敢于在云贵川湘几个老军阀的防区内穿插往返,如鱼得水,就是因为我们在龙云、王家烈、刘湘、何键的内部安插了我们的人,并且破获了他们的密码。”




长征期间曾任红三军团长、红一方面军司令员的彭德怀说过:“凭着红军指战员的英勇和出色的侦察工作,才免于全军覆没而到达陕北。”在万里征途中,红军时时受敌重兵围追堵截,却未中过一次埋伏,在国民党军设置的包围圈中都能准确地找到空隙钻出,这主要是依靠电台侦察及时掌握了准确的情报。




在万里长征中,敌军从未停止围追堵截,只有数万人的红军时时有被强大的敌人“吃掉”的危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情报工作是生命线,事关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红军长征的先头部队中,有一批侦察兵,抓舌头、化装探路立下了大功,不过这类侦察一般只能了解到普通情报,只具有战术价值,很难了解到敌军高层计划和整体部署。在长征途中不间断地侦破国民党的密码,才是红军情报工作的重中之重。破译密电,可掌握敌军的动态与行踪,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




当时红军尽管各方面条件都很差,但谍报水平并不逊色。长征中的红军之所以能在无线电侦察中取得杰出成就,归功于中共中央对电讯工作的远见卓识。1929年,周恩来便在上海秘密组建无线电人员培训班,并委托苏联帮助训练了一批电台工作人员。苏联的无线电侦破和保密技术,在世界上已处先进之列,中国共产党的无线电通讯工作从建立之初,便体现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本国人员艰苦奋斗相结合的精神。打入国民党高层和特务机关内的中共中央特科人员,也智取了敌核心部门的一些密码本,不仅以此译出许多重要情报,也掌握了其编码规律。




进入上世纪30年代,中共中央在苏联和国内培训的电讯人员被分派到各支主力红军中,他们结合学到的技术和获取的敌情,又结合实践刻苦钻研,终于掌握了破译敌人密电码的独特方式。




长征之前,从1931年的第二次反“围剿”开始,红军情报组织便开始截获破译国民党军的电码,使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在指挥反第二、第三次“围剿”时对敌情了如指掌,所以连连挫败敌人的进剿。不过到了第五次反“围剿”期间,国民党军各部大都在苏区周围相对固定的位置作战,主要靠有线电话指挥,红军便难以全部掌握敌军的指挥和部署情况。第五次反“围剿”惨败后,为保存革命力量,中央红军被迫开始了史无前例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长征开始后,敌我双方的军队都在时时运动之中。由于当时国内没有建立有线电话网,蒋介石对国民党军各军、各师下达命令主要通过无线电报发送。此刻,红军的电码破译活动达到了最高潮,敌军的电令大多数都能截获,破译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例如红四方面军的电台台长宋侃夫,内部外号“本子”,意思是他拿到电台收到的国民党军电码,不用查对密码本,便能心中有数地把它的内容念出来,基本上不会有差错。




每破译敌人一个高密度的密电,中央红军的安全就增加一分。在中央红军长征时,负责电讯侦察的军委二局提供的一个个准确情报,帮助中央摆脱了危险。如湘江之战后国民党军在湘西设下口袋阵,一渡赤水后川军以三十多个团在长河南岸准备拦截,过大渡河前敌军在大树堡一带布有重兵等情报,都使毛泽东等领导人下决心迅速改变前进方向。




长征结束后,毛泽东高度评价和赞扬曾希圣和他领导的军委二局说,没有二局,红军长征是不可想象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军委二局在破译敌人密电方面干得非常出色,居功至伟,为保存红军实力立下了汗马功劳。




举世震惊的辽沈战役中,毛泽东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兵不厌诈隐真示假,情报工作再一次发挥了无比重要的作用。




辽沈战役是一场“关门打狗”的空前规模的大歼灭战,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北满、东满数十万人的大军南调锦州方向,以形成关闭东北大门之作战态势,东北野战军司令部通过了匠心独具的作战方案:


“我军以4个师的兵力向南开进,作出佯攻沈阳之假象,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东线上来,而我攻锦大军则趁机暗沿四平、郑家屯、阜新西线迅速南下,出其不意地进入锦州地区。佯动过程中可用257号电台编造假情报,隐真示假骗敌上钩,配合我军攻锦行动。”“佯攻部队则要偃旗息鼓、暗度陈仓,不准走漏任何消息。”就在电波的往来周旋之中、在国军的分析辨别之中,人民解放军已悄然如期完成了几十万大军人员、粮秣、弹药等军运任务。




辽沈战役全面打响后,解放军巨炮裂空,重兵卷地,取锦州,克长春,势不可挡。当战役发展到歼灭敌廖耀湘兵团防止其与葫芦岛之敌南北会合时,野司适时指示257号电台向敌发出“共军有两个纵队向山海关开去”的假情报。电报发出后,廖耀湘兵团南逃恰与我辽南地区的独立第2师迎头相遇。廖耀湘误认为与我主力部队遭遇,匆忙转向营口逃窜。257号电台又迅速发出假情报:“共军有大量轻骑兵向营口开进。”目的是加重廖耀湘的顾虑,阻止敌人从海上逃跑。这些电报造成了国民党高级指挥官决策上的顾虑,有效地牵制其军队,使人民解放军能够全歼东北之敌、取得辽沈战役的伟大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