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抗战期间的汉奸政权有多少

aihaoli 收藏 0 2009

“汉奸”一词,臭名昭著,其在《辞海》的解释是“原指汉族的败类,现泛指中华民族中投靠外国侵略者,甘心受其驱使,或引诱外国入侵中国,出卖祖国利益的人”。抗战时期,一些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民族败类沉渣泛起,他们认为“日本经济发达,势力强大,中国根本不是日本的对手,打是打不过的”,于是丧失民族气节,背叛祖国,卖国求荣,先后在东北、华北、南京、华中、内蒙等地建立起一个个汉奸伪政权,充当敌国侵略的工具。致使在抗日战场上,为日寇作战的伪军超过百万之众,人数之多,犹如过江之鲫。


抗战期间,先后共出现过七个伪政权。




伪满洲国


伪满洲国是抗战期间出现的第一个伪政权,也是近代列强入侵中国以来第一个以国家面目出现的汉奸政权。


“东北易帜”后,国民党形式上完成了国家的统一,实际上蒋介石的势力不能达全国。1931年日本制造九一八事变,当时中央政府的政策是“攘外必先安内”,对日军采取不抵抗政策。结果,东三省很快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日本关东军为麻痹中国人民的反抗意识,宣称要在东北“建立一个由日本国支持、领土包括东北及蒙古、以宣统皇帝为元首的中国政权”。从1932年9月开始,在日本关东军策动下,吉林、辽宁、黑龙江三省及东蒙地区先后宣布脱离国民政府,并建立了伪政权。随后,在日本关东军的威逼利诱下,东北三省各县市的伪政权纷纷出笼。1931 年底,日军将清代废帝溥仪带到长春,加紧筹备建立伪满洲国步伐。1932年3月1日,日本关东军发表“宣言”,宣布伪满洲国成立。3月9日,溥仪“就职”典礼和升“国旗”仪式举行。伪满洲国“定都”于长春,改名“新京”,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东北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至1944年市区面积为80平方公里,人口达121.7万人,超过东京(都市区人口),号称亚洲第一大都市。


伪满洲国由溥仪出任“执政”,郑孝胥任“国务总理”(后由张景惠接任),赵欣伯任“立法院院长”,于冲汉任“监察察院院长”,张景惠任“参议院议长”。1934年3月,伪满洲国改称为“满洲帝国”,“执政”改称“皇帝”。各“部”长官为“部长”,由汉奸们担任,但是实权掌握在由日本人担任的各“部”次官手中。由日本人担任的“国务院总务厅”长官为实际上的“总理”。“总务长官”由驹井德三担任,继任者为星野直树和武部六藏。各“部”的日本裔次官每周二举行聚会,商讨并决定“国家”政策和各种具体事务,被称为“火曜会”。


伪满洲国成立后,溥仪就同日本签订了卖国条约《日满议定书》,甘当被日本人玩弄的傀儡。此傀儡政权“领土”包括现中华人民共和国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全境、内蒙古东部及河北北部。通过这一傀儡政权,日本在中国东北实行了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使东北同胞饱受了亡国奴的痛苦滋味。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发布《停战诏书》,宣布接受《彼茨坦公告》所规定的各项条件,无条件投降。至此,伪满洲国彻底灭亡。




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日本占领东北后,又立即把侵略矛头指向华北地区。1935年10 月,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南次郎把土肥原派到华北,“积极建立满洲所希望的亲日亲满政权”。土肥原决定让掌控冀东军政大权的殷汝耕首先脱离南京政府,进而实现 “华北自治”。


殷汝耕是浙江省平阳金乡镇人,同盟会元老殷汝骊之弟。殷汝耕早年留学日本,日本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造士馆毕业后加入中国同盟会,二次革命失败后,李根源等在日本为党人设志成学校,由殷汝骊主持,殷汝耕任翻译。殷汝骊厌恶殷汝耕,曾对陈铭枢说:“此弟品质极坏,只要有利可图,他就能卖友,甚至会出卖民族。”因之关系疏远,并禁止眷属往来(时汝耕已娶日女为妻)。


1935年11月24日,河北省蓟密区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在日军唆使下,在通县宣布独立,通电全国,发表《自治宣言》,宣称:“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举联省之先声,以谋东洋之和平。”“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宣告成立,殷汝耕担任“委员长”。12月25日,殷汝耕在日本支持纵容之下,公然宣布将“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改组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自任“政务长官”,池宗墨任秘书长。该“政府”管辖着冀东22县,下设民政、财政、外交等五厅。各厅县都聘用日籍的顾问与秘书,所属伪军也聘有日本教官,军政大权均被日本人操纵。此伪政权成立后,全面奉行亲日卖国政策,虽名曰“自治”,实为日本彻头彻尾的傀儡。1938 年2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被其吞并。


殷汝耕后又应伪国民政府“代理主席”兼“行政院院长”汪精卫之邀赴南京,先后担任伪“全国经济委员会特派委员”、伪“治理运河筹备处主任”、伪“治理运河工程局局长”等职。日寇投降后,殷汝耕于当年12月5日被收押于北平炮局胡同陆军监狱。1947年7月,南京高等法院作出判决:“殷汝耕连续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外,没收。”同年12月1日决定由高等法院检查处对殷汝耕执行枪决,殷汝耕临刑之时不忘口念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伪蒙古军政府


内蒙古的王公德王即(即徳穆楚克栋鲁普亲王)生于1902年,6岁继承王位,10岁晋升和硕亲王,22 岁升任锡盟副盟长。德王是成吉思汗第三十世孙,是一位泛蒙古主义的主张者与推动者,十分醉心于内蒙古独立运动。“九一八”事变后,锡盟盟长索王在德王和关东军内外压力下称病去职。德王代之,由此掌握了盟务大权。


出任盟长后,德王复辟蒙古帝国的野心日益膨胀。此时,日本关东军为了谋取西蒙,频频向德王示好。而南京政府为了防止西蒙伪化,也不得不派人前去安抚。德王左右逢源于关东军和国民政府之间。1933年3月,日本关东军西侵热河,4 月再占察东多伦。德王决计乘势破釜沉舟,加快“独立”步伐。7月,德王召集西蒙各旗王公召开第一次“自治会议”,联袂向南京政府发出请求“自治”通电;8 月,再电南京政府,宣布西蒙准备成立“自治政府”。蒋介石担心德王投向日本,决定退让一步,成立直属行政院的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由于其他王公大多年迈多病,蒙政会大权一开始就落在德王之手。


蒙政会成立不久后,关东军加紧了对德王的策反,向其提供了大量枪弹和经费。于是,利令智昏的德王决定铤而走险,开始与关东军暗通款曲,密谋建立“蒙古国”。


1935年12月27日,伪蒙军李守信部在日军配合下,从多伦出发,侵入察哈尔东部。1936年1月上旬,陆续占领张北、宝昌、康保、尚义、沽源、商都、化德、崇礼等县,控制了察东的8个旗。为了防止西蒙全部被德王裹胁而去,国民政府于1936 年1 月25 日,明令将蒙政会一分为二,另行组织绥境蒙政会,将德王所辖一部分改称察境蒙政会


1936年1月29日,张北设立了伪蒙军司令部和日本特务机关。2月12日,德王在苏尼特右旗成立所谓“蒙古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聘请日本军官做顾问。日本关东军参谋长西尾到会表示祝贺,强调“日蒙携手,亲密合作”。5月12日,在日本侵略者的策划下,德王在化德成立伪蒙古军政府,自任总裁。以云王为主席,索王为副主席,卓特巴扎布为政务院长,李守信为蒙古军总司令。德王在成立会上宣称要“在友邦日本帝国的热心帮助下,驱逐党国,实现蒙古建国”。


此后,日本关东军与德王联手,武力西犯绥远,结果惨败,对手傅作义所部一举摧毁关东军特务机关,并重创德王的伪蒙军。七七事变后,傅作义奉命向德化进攻,德王仓皇逃回苏尼特旗王府,再度挂起察境蒙政会招牌,以此自保,伪蒙古军政府遂名存实亡了。




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




1937年8月,日本军部批准关东军对西蒙直接用兵,以实现侵占整个内蒙的夙愿。关东军随即组建察哈尔派遣兵团司令部,并在多伦设立前方指挥所。蛰伏在苏尼特的德王被召至多伦,准备协同关东军西犯绥远。8月20日,伪蒙军配合关东军西犯,一月之内先后占领多地,并赶走了傅作义,占据了绥远省城。忘形之余,德王再做“建国”迷梦,准备“定都”归绥,但遭关东军拒绝。8月27日,关东军携伪蒙军攻占张家口。张家口商会于品卿投敌,组织“张家口治安维持会”。9月4日,在关东军操纵下,以“张家口维持会”为基础,“察南自治政府”成立。9月13日,日军占领大同,即如法炮制“维持会”,后又成立“晋北自治政府”。其间,德王虽多次要求“独立建国”,但无奈主子以时机不成熟予以否决。


在日本关东军应允将察南、晋北伪政权降为地方政权后,德王于8 月29 日召开“第4 次蒙古大会”,通过了政权合并方案。同年9 月1 日,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成立,德王担任“主席”,于品卿、夏恭为“副主席”。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成立后,德王会同侵华日军,采取严格的经济统制政策,开发产业、垄断金融、控制交通,对“蒙疆”经济资源和人民财产进行了野蛮劫掠。1945 年8月,苏联出兵东北,苏蒙联军迅即占领德王府。德王等人逃遁,由日本人一手扶植的伪蒙小王朝顷刻之间土崩瓦解。




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为进一步并吞和控制华北,即着手在华北沦陷区策划建立伪政权。1937年7月底,在北平成立了以北洋军阀余孽、汉奸江朝宗为主席的“北平地方治安维持会”。8月初,又在天津成立了以直系军阀、政客、汉奸高凌蔚为首的“天津地方治安维持会”。10月,日本政府派喜多诚一为北平特务机关长,扶植汉奸筹建统一的华北伪政权,以王克敏、董康、汤尔和、朱深、王揖唐、齐燮元等为伪“政府筹备处”成员。12月14日,在北平成立了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发表宣言,以五色旗为“国旗”,以卿云歌为“国歌”,“定都”北平,并将北平改为北京,辖河北、山东、山西、河南4 个“省公署”和北平、天津2 个“市政府”。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也并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以王克敏为行政委员会委员长,汤尔和为议政委员长,董康为司法委员长,以王克敏、王捐唐、江朝宗、齐燮元、朱深等为临时政府委员。伪政府下设6部:行政部总长王克敏,治安部总长齐燮元,教育部总长汤尔和,赈济部总长王揖唐,实业部总长王荫泰,司法部总长朱深。


大汉奸王克敏是杭州人,字叔鲁。中华民国成立之后,王克敏曾于段祺瑞执政期间出任中国银行总裁、财政部长等多项要职,并且三度出任财政部长。也因为王克敏本人在北洋政府的地位,1927年蒋介石北伐成功后便发布通缉令捉拿王克敏,王克敏便逃往大连。1931年,王克敏在张学良支持之下出任北平财政处理委员会的副委员长,1935年任职于国民党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并且出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北平政务委员会等多项要职。


1940年3月30日,即汪伪政权在南京成立的当日,华北的王克敏临时政府被降格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名义上是汪伪政权的下属,实际仍由日本华北方面军控制。


1945 年日本投降后,华北群奸顿时失去靠山,或逃亡,或托关系依靠新势力。历时8年之久的华北伪政权,就这样土崩瓦解了。




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


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为日本于中日战争期间成立的傀儡政权,由梁鸿志等人于1938年3月28日成立于南京。其主要支持力量为日军的华中方面军。管辖苏、浙、皖三省的日占区和宁、沪两个特别市。


1938年3月28日,在日本的策动和扶持下,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在南京宣告成立。曾在北洋政府任职的梁鸿志任“维新政府”行政院院长兼交通部部长,温宗尧任“维新政府”立法院院长,另设议政委员会为最高权力机关。议政委员会设常务委员由梁鸿志、温宗尧及内政部部长陈群3人组成;行政院下设交通、外交、绥靖、教育、内政、财政、实业及司法行政各部。


“维新政府”的所有政务由特别设立的日本顾问部控制,未经与顾问协议,“维新政府”不得施行其政务。行政院会议内容及决议案,均由顾问事先按日方意见定调。连伪政权这群汉奸的生活起居,也要受到日本顾问的监视。


“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成立后,梁鸿志一伙对日本主子很卖命,在他们统治的两年时间里,以“维新政府”的名义组建汉奸军队,订立卖国条约,出卖华中资源,劫掠人民财产,发行伪钞,控制金融,犯下了累累罪行。1940年3月,汪伪国民政府成立后,该伪政权被吞并。


梁鸿志出任汪伪政府监察院院长,后改任伪立法院院长。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匿居苏州。是年10月,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归案,押解上海。1946年6月以叛国罪被判处死刑,11月在上海处决。




汪伪国民政府


汪伪国民政府,是指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内部以汪精卫为首的反共亲日派,屈服於日本帝国主义的军事进攻和政治诱降,在日军卵翼下建立的傀儡政权。


1938年12月18日,汪精卫偕曾仲鸣﹑周佛海等逃离重庆。到越南河内后,发表降敌“艳电”。1939年 4月,由日本特务秘密护送汪等进入上海,著手组织伪中央政府。经日本策划,北平﹑南京两地伪政权取消,于1940年 3月30日在南京正式成立伪“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沿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为“国旗”,另加三角布片,上书:“和平反共建国”字样。其组织机构仍用国民政府的组织形式,汪伪“国民政府”一度遥奉重庆国府主席林森为主席,汪精卫任行政院院长兼代主席。立法院院长陈公博﹑司法院院长温宗尧﹑监察院院长梁鸿志﹑考试院院长王揖唐、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苏浙皖三省绥靖军总司令任援道﹑华北绥靖军总司令齐燮元、财政部长兼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周佛海等。


汪伪政府的辖区包括苏、浙、皖等省大部,沪﹑宁两市和鄂、湘、赣、鲁、豫等省小部分。在政治上,他们收编国民党降日部队并收买流氓地痞建立“和平建国军”和特务组织,在其辖区内实行法西斯统治,捕杀抗日爱国人士。配合日本对重庆国民政府进行诱降,妄图瓦解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集结大批伪军伙同日军实行反共清乡,妄图消灭坚持敌后抗战的新四军和游击队。在经济上,滥发纸币,圈占土地,强征粮棉,并收取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还公然开征鸦片捐。在文化教育上,推行“新国民运动”,施行奴化教育。在外交上,1941年11月,追随日本参加《国际防共协定》,1943年1月,对英国﹑美国宣战,号召效忠日本盟邦。同年11月,又伙同伪满洲国和泰国﹑缅甸﹑菲律宾等国的伪政府签订《大东亚共同宣言》,为日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摇旗呐喊。


1944年11月,汪精卫在日本病死,其位由陈公博继任。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16日﹐伪国民政府宣告解散。以陈公博为首的一批汉奸头目先后被处决。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