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驾入刑”留口子违背立法初衷

快反师长 收藏 2 133
导读: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5月10日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的构成条件,不应认为只要达到醉驾标准就一律构成犯罪。虽然刑法修正案(八)关于醉驾的条款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醉驾要注意与行政处罚衔接,防止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 把张副院长上述表态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情节和后果不严重的醉驾不是犯罪,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给予行政处罚即可。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刚刚因醉驾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5月10日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的构成条件,不应认为只要达到醉驾标准就一律构成犯罪。虽然刑法修正案(八)关于醉驾的条款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醉驾要注意与行政处罚衔接,防止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

把张副院长上述表态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情节和后果不严重的醉驾不是犯罪,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给予行政处罚即可。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刚刚因醉驾被刑拘,最高法领导便作此表态,难免有些人产生联想,但我觉得这两件事没有关联:高晓松不仅醉驾而且造成交通事故,连撞3车,致4人受伤,无论如何不能算“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醉驾。

需要澄清的是,尽管相关报道以《最高法:醉驾未必都入刑》作为标题,张军作为副院长也许能够代表最高法,但是,他的上述表态显然不等于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换言之,在严格意义上,只有最高法出台了正式的司法解释,有些醉驾者才可被免予刑事处罚。

问题的关键在于“醉驾入刑”该不该留口子。确实,同样是醉驾,具体情形迥然不同:有的醉驾者醉得稀里糊涂,有的醉驾者只是酒精测试为醉酒实则很清醒;有的醉驾只是开车在家附近转转,有的却是在高速公路上狂奔;有的醉驾一路平安无事,有的醉驾肇事惹祸……“醉驾即入刑”确非绝对公平。再有,所有醉驾者都被诉至法院、被判刑,耗费大量司法成本,甚至让看守所不堪重负,一刀切的“醉驾入刑”确有其弊端。

但是,如果不一刀切,如果醉驾入刑与否要视情节、后果而定,那么在现实国情下,所谓视情节、后果而定极可能异化成视权力大不大、关系铁不铁而定,视是不是有租可寻而定,甚至视执法者的脾气、性格以及当时心情好不好而定。如此,那些有权的、有钱的、有面子的权贵名流将是最大的受益者,不知会滋生多少弄虚作假、徇私舞弊、行贿受贿,“醉驾入刑”的公正性将荡然无存。公正是法律和司法的第一要义,公正性丧失的后果,显然比耗费大量司法成本严重得多。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醉驾是一种较为特殊的犯罪,按照专业术语,它不是一种“结果犯”,而是一种“行为犯”,即它不以行为是否造成后果,而以行为本身为依据定罪。如果以危害大不大确定该不该入刑,由于绝大多数醉驾不会造成交通事故,“危害不大”,所以绝大多数醉驾都不会入刑,就几乎相当于回到刑法修改之前的状态,只有醉驾致人死伤才会被判刑。如果以醉驾行为本身的严重性作为定罪依据,则只能以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准,达到醉驾标准但酒精含量较低的不入刑,如此,就相当于将目前醉驾酒精含量标准提高,而不管提高到什么程度,醉驾者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仍然有多有少。也就是说,以情节和后果是否严重作为定罪依据,在其他罪行上行得通,但若移植到醉驾上,则既无法操作,又会大大降低醉驾处罚力度——而“醉驾入刑”的立法初衷,不正是要提高处罚力度以遏制醉驾吗?

给“醉驾入刑”开口子,忽视了权力肆意、人情关系泛滥的现实国情,忘记了“醉驾入刑”的立法初衷,甚至与立法初衷相违背、与法条原意不相符。所以,我认为“醉驾入刑”还是一刀切为好。自5月1日新法实施以来,酒驾、醉驾、交通事故、死伤人数等直线下降,“醉驾入刑”取得了良好效果,广大民众正在熟悉、接受、习惯新法,正当此时,却突然从最高法传来“不应将醉驾一律认定为犯罪”的声音,让人吃惊,让人无所适从,也让人匪夷所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