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砍下独夫暴政的头

aihaoli 收藏 0 799
导读:武昌全城戒严,城门加派警力,早七点开晚九点闭,夜间行人必须要有通行证。密探上街,盘查可疑行人,旅社客栈一律地毯式搜查。武汉三镇江面大小船只全部禁行,楚豫、楚谦、楚材、楚有四艘炮舰24小时生火,装弹巡逻。新军各营不许士兵随意请假,军营、警营加双岗。清廷疯狂搜查营内革命党,没收士兵子弹,鼓励士兵相互告密,隐瞒不报一经查出诛灭九族。谁敢革命,就砍谁的头!城内的旗人官僚和高级将领最为恐惧,纷纷将家眷和财产偷偷转移到上海。城内外新军共7000人,旧军巡防营7500人,如临大敌。 事出有因,1911年9月24日,

武昌全城戒严,城门加派警力,早七点开晚九点闭,夜间行人必须要有通行证。密探上街,盘查可疑行人,旅社客栈一律地毯式搜查。武汉三镇江面大小船只全部禁行,楚豫、楚谦、楚材、楚有四艘炮舰24小时生火,装弹巡逻。新军各营不许士兵随意请假,军营、警营加双岗。清廷疯狂搜查营内革命党,没收士兵子弹,鼓励士兵相互告密,隐瞒不报一经查出诛灭九族。谁敢革命,就砍谁的头!城内的旗人官僚和高级将领最为恐惧,纷纷将家眷和财产偷偷转移到上海。城内外新军共7000人,旧军巡防营7500人,如临大敌。


事出有因,1911年9月24日,胭脂巷胡祖舜寓所,革命组织文学社和共进会,议定农历八月十五日(10月6日)起义,蒋翔武任临时总司令,孙武任参谋长,刘公任总理。后采纳湖南焦达峰意见,延期至10月16日。


10月9日,孙武在革命党总机关——汉口俄租界宝善里十四号调和炸药时,不慎用力过大,火星喷吐,引爆了屋内炸弹,孙武脸部重伤,被护送到德租界同仁医院。俄租界警察闻讯赶来,起义旗帜、文件、花名册完全暴露。汉口长青里革命机关随即被查获,齐某、刘某叛变,又导致分水岭、黄土坡、龙神庙等处机关被破获。四十余革命党人被铺,革命党人刘复基、彭楚藩、杨宏胜三烈士宁死不屈,于10月10日被杀,今天武昌红楼广场南侧即有“彭刘杨路”。




■ 楚望台的炮声:民主与自由的怒吼


红楼广场,当年叫“阅马场”。湖北辛亥革命博物馆原为湖北省咨议局旧址,北望黄鹤楼,东厢蛇山绵延。武昌古城以汉阳门为始,自北逆时针顺序为平湖门、文昌门、望山门、保安门、中和门(今起义门)、通湘门和宾阳门。清总督府坐西,楚望台坐南。距离笔者所在位置一千二百余米,百年前即是湖北新军工程第八营营地。笔者看表,12:20,当年此刻,工八营革命总代表熊秉坤正在营内饭堂,召集同志密会。


熊秉坤对大家说:“尽早奉总机关命令,我营首先发难,目标军械所。我营打响第一枪。”其实,革命党高层此时或被捕、或躲避、或外调,均无法联系,熊只好随机应变。众人皆惧,有人发抖。熊秉坤拍案而起,“干革命为的就是牺牲!怕死也没有用。我们的花名册被总督府拿到了,按名字抓人,一个也逃不掉。反是死,不反也是死!黄花岗革命同志,死得其所,死得痛快!更何况,我们还有成功的希望,死中求生!”众人镇静下来,商议下午3点晚操结束后,即可起义。


晚操突然取消,熊秉坤及时下密令,改为晚七点起义,秘密下发子弹、起义符号和炸药。暮色已深,工八营营地内党人纷纷擦枪装弹,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工程营后队排长陶启胜察觉异样,突查营房,发现该排士兵程正瀛正在装枪,陶启胜大惊,拉开程正瀛的枪栓,内有子弹,大怒,“哪里来的子弹?”程正瀛不答,有人密报后队副排长金兆龙也在擦枪,陶启胜命士兵将金兆龙引来,问:“你刚才擦枪,为何如此?”


“以备不测。”金兆龙答。


“你们这是要造反,绑了!”陶启胜大怒。


金兆龙大笑,“今日之事,是我做的。今日之人,都是同胞,谁也不能绑我。”程正瀛在后,突然拿枪托朝着陶启胜头部致命一击,陶倒地毙命。党人方舆潜至营外,向营内投掷了一颗炸弹。听到爆炸,熊秉坤、吕中秋、徐少斌等冲出营房,击毙代营长阮荣发、排长黄坤荣、司务长张文涛等人。普通士兵没有枪,便拿起营房内的花盆、脸盆、痰盂等物砸向中高级军官。熊秉坤鸣笛,三十多人汇集,撬开营房军械库,不见子弹,只有十二把军刀,分发给战士。又走至军需房,劈开铁箱,只见数百银元,有人争抢,熊秉坤投火把于箱中,方始动身。届时,全营大乱,人嘶马啸,大火冲天。


杨金龙先锋,熊秉坤押后,起义军杀出营门,武昌起义爆发了!


楚望台,位于通湘门内,梅婷山上。2010年10月10日20:00,笔者夜拜“辛亥革命楚望台旧址”,这里是晚清湖北总军械库。99年前的此时此刻,同样是乌云滚滚,同样是小雨淋淋,熊秉坤的敢死队很快就要杀过来了。清军监视官李克果下发子弹准备防卫,守军里的革命党人罗炳顺、马荣趁机起义,接应熊秉坤部队上山。


尔后,熊秉坤令金兆龙领军夺取南湖八标炮营,拖炮入城;汪长林率部巡视楚望台到通湘门,监视宪兵营动向;汤启发率部巡视中和门前后街地段。


汪长林带侦察班探巡楚望台西南门城墙边,遇见本营左队队官吴兆麟,引至楚望台,众士兵拥护吴为司令。经革命同志商议,推举吴兆麟担任临时总司令,熊秉坤改任总参谋长。


是夜,金兆龙部将大炮拖拽至楚望台,革命军在中和门、蛇山设炮兵阵地。伍林正领军经津水闸向保安门,旷名功领军经紫阳桥向王府口,熊秉坤领军经保安门正街,三路夹击,强攻总督府。


湖广总督瑞瀓、第八镇统制张彪等人被起义枪声惊醒,急电各营镇压。可是,大多数高级军官无不害怕革命党,大多临阵逃散。二十一混成协协统黎元洪被枪炮声惊醒,接总督府电话知革命事起,忽听营中一人大喊“同胞速出,去攻督署!”把黎元洪吓得跳了起来,冲出室外,喊叫者是临时总指挥部联络员周荣棠,见黎元洪,快步上前,“大帅,革命成功,请快反正!”黎元洪大怒,挥刀砍死周荣棠,遂引军出营,突遇一队革命军,革命党人喊道:“黎大帅不要糊涂!我们今天不是造反,你要为身家老小着想!”黎元洪大骇,逃到自己的小妾宅中藏匿。


革命军在蛇山设了三个炮兵阵地,在中和门设了两个炮兵阵地,可全城无光,黑云遮月,炮兵找不到总督府位置,发了几炮,偏离太远。熊秉坤遂令周定原、黄楚楠、杨金龙等率部三路兵进,前往总督府放火。一路军由王府口到小都司巷间,一路军由水陆街、大金龙巷,到小菜场;一路军由保安门正街,到东辕门。半个小时后,三地纷纷起火,把瑞瀓的总督府正好夹在中间,为大炮夜射提供了最明亮的坐标。革命军切断清军各营电话线。


瞄准总督府,革命军蛇山炮兵平均射距2100米,中和门炮兵平均射距1500米,“开炮!”一声令下,炮弹潮水般狂泻至总督府,射击太准,炮火太猛,府院内顿成废墟,守军血肉横飞,惨不忍睹。总督瑞瀓仓皇间破后围墙,钻洞而出,经文昌门,登上楚豫炮舰飞逃。瑞瀓在炮舰上电奏北京:“革匪创乱……其党极众,其势极猛……请派大员多带劲旅,赴鄂剿办。”


革命军大炮响起,武昌城内外的新军再无顾忌,陆续起义。熊秉坤汇合各队士兵,分三个梯队,叠次前进,攻略恤孤巷、崔家院巷、望山门街等地,先头部队行至望山门街陈宏发酱园门口,离总督府东辕门只有百步之遥。突然,望山门冲下一支清军,起义军被前后截断,阵脚大乱,原来,城墙上早有张彪率机关枪队、辎重营两队,武装消防队员扼守。清军机关枪队猛烈扫射,革命军大败,张彪悍然反扑,攻克保安门。


清军专注于城墙反攻,忽视了城下战场,熊秉坤趁机组织40人敢死队,带着火油引火物料,沿保安正街一线,一举攻破东辕门,火烧总督府,烧死清军极多。张彪正在保安门城墙上激战,见总督府被攻破,痛极吐血,左腿忽中弹,惨叫栽地,被随从背起,渡江而逃。


清军由此彻底崩溃,兵败如山倒。革命军迅速控制咨议局、财政局、军需局等紧要机关。血战一天,革命军在咨议局成立湖北革命军政府,胁迫黎元洪任大都督,称中国为中华民国,政体为五族共和,以红黄蓝白黑之五色旗为国旗。至10月12日,武昌、汉阳、汉口、汉川、京山全部解放。13日,黎元洪大都督公告“永久建立共和政体”,并照会各国驻汉领事,宣示“推倒满清政府,建立民国,同时对于友邦益敦睦邻。”这非改朝换代,而是砍下2000年暴政专制的头,共和苦斗16年,封建中国开始“变天”了!




■ 汉口惨败革命危急,河北兵谏力挽狂澜


2010年10月11日上午9时,笔者登顶黄鹤楼,极目楚天。当年,这里是革命军的炮兵阵地,遥望两汉,俯瞰大江。方圆百里,民军和北洋军水陆大战,炮火连天。革命党各地响应,以汉口之滚滚鲜血,吞没了清廷的垂死挣扎。


13日,陆军大臣萌昌沿京汉铁路坐火车南下,萨镇冰率领清国海军军舰,程允和率领长江水师南下。清廷授袁世凯湖广总督,“督办剿抚事宜。”14日,清军第二、四镇各一部,抵达滠口,前锋至刘家庙。清廷谕令前线各军由袁世凯调遣。


15日夜,黎元洪和原八省豪捐大臣柯逢时密约,如革命成功,黎元洪保柯逢时身家性命,如革命失败,柯保黎之身家性命。16日14:00,咨议局前,阅马场中央,黎元洪剃发,登台祭祀黄帝,号召全军力战汉口,并颁布《中华民国军政府条例》。同日,民军进攻清军主阵地:刘家庙车站,打响了惨烈的刘家庙拉锯战。


至18日,两军交战白热化,两岸一江,水、陆、炮混战,沸反盈天。当日,汉口各国领事宣布“现值中国政府和中国民军,互起战争”,将“严守中立”。民军和北洋军来回拉锯,战况极为惨烈。


29日,清军重炮队、机关枪队、步队,联合发起总攻,民军死伤惨重。


11月1日,清军放火焚烧歆生路民房,冯国璋会见日本特使,说“为了驱逐顽强的敌人,除不惜将中国市区全部焚毁之外,甚至或将不免要求租界内之外国人暂时全部退出也未可知也。”清军焚城,大火两天两夜,汉口五分之一的市区化作焦土。


正当清廷调兵遣将镇压起义时,10月27日,革命党人张绍曾在河北滦州发动兵谏,率第三镇协同卢永祥、第二混成协统领蓝天蔚、第三十九协统领伍祥祯、第四十协统领潘矩楹,联名电奏,附二十四条政纲,威逼清廷24小时以内速开国会,大赦革命党,组织责任内阁,并杀气腾腾地表示“谨披甲执戈以待复命”。张绍曾又通电全国:“(我部)政变之源,皆由政治不良引起。”


清廷束手无策,一面紧急准备隆裕太后和宣统帝热河避难,一面迅速以宣统帝的名义下罪己诏,开放党禁,大赦党人。至此,清廷对自身官僚体系的统辖威望完全消失,河北兵谏仅一天后,山西独立,阎锡山任都督;云南独立,蔡锷任都督。仅两天后,江西独立,吴介璋任都督。虽然汉口惨败,革命党却声威复起,如日中天!


汉口球场路2号,为“辛亥革命首义烈士墓”,座座烈士坟冢,百年前一团血,一条命,回顾革命16年(注:从1895年革命党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共计16年),黄泉路上多为风华正茂之青年!




■ 长江两岸的政治炮战,大清国名存实亡


拜谒完首义烈士墓,笔者赶往武昌洪山区伏虎山,其上有“辛亥革命先烈陵墓群”。驱车过大江,江面烟雨迷茫。百年前,武汉长江两岸上演了史无前例的大炮战,民军炮队据大别山、蛇山等处,清军炮队据汉口歆生路花园等处,猛烈互射,11月7、8日,炮战达到顶峰,昼夜不息。


为何两军只发炮,而不大举渡江呢?因为,这是一场政治战。


1911年11月1日,清海军三艘兵舰反正。3日,黄兴在武昌登坛拜将,任战时总司令,到汉阳接防备战。同日,袁世凯亲抵湖北孝感前线,痛感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过大,急电北京补给军需,以备渡江。


袁世凯万万没有料到,革命党在北方再次重拳出击,几乎将其拦腰砍断。5日,革命党北方领袖、清军第三镇统制吴禄贞,在河北正定突然下令切断京汉铁路,截留清廷运往湖北前线的大批军械物资,并通电全国,命令清廷大赦革命军,撤回冯国璋汉口部队,弹劾萌昌。吴禄贞和阎锡山组成燕晋联军,自任大都督,联系河北滦州张绍曾部,计划东西夹击北京。当日,上海、浙江、贵州一齐独立。


吴禄贞这一击,令袁世凯在汉口停滞整整十天。其时,湖南都督谭延闿派王中隆部、甘兴典部,万人抵鄂。至9日,苏州、常州、松江、靖江、广西、安徽、镇江、福建、广东独立,黎元洪通电起义各省,邀请代表到湖北组织中华民国中央政府,黄兴直接致函袁世凯,令其反正,拥护共和。


民主与共和,袁世凯挡不住历史潮流了。6日凌晨,袁世凯指派刺客马蕙田、夏文荣、吴云章、苗得林四人,刺杀吴禄贞。12日,袁世凯到京就任内阁总理大臣,此时,独立各省代表正在武昌紧张筹划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袁世凯快刀斩乱麻,首先裁撤第三军,重新编排第二军,撤去载涛。其次,调冯国璋回京,任军谘府大臣,统领北京禁卫军,掌握满清皇室的生死大权。最后,罢黜摄政王载沣,独揽大权,清廷被其玩弄于鼓掌之间,名存实亡。


汉口前线,由段祺瑞任湖广总督,统率冯国璋军,袁世凯严令采取守势,决不渡江。民军则休养生息,加快建立民国。双方保持“沟通”最好的方式,就是炮战。11日,江苏、浙江、上海都督致电起义各省代表,邀约到上海商定组织临时政府。12日,北洋军请俄国当中间人,约民军代表谈判。袁世凯以清廷退位为筹码,换取大权,革命党见招拆招,利用、消灭袁世凯。辛亥革命由此步入最后的决战!


伏虎山苍翠凝重,孙武、熊秉坤、蒋翔武等武昌起义首领皆长眠于此。1961年,辛亥革命50周年,“末代皇帝”溥仪向熊秉坤高举酒杯说:“辛亥革命,你打响了第一枪,可称盖世英雄,了不起,推翻了封建统治,打倒了我这个当年还是小孩子的皇帝,敬你一杯。”熊秉坤回答:“我们过去是夙敌,你是皇帝,我是乱民;今天,让我们为国家昌盛,民族兴旺共同干杯。”如今,皇帝“乱党”皆作古,辛亥革命已百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