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将军生前事:看到县里重修故居很生气

陈继承 收藏 0 1117
导读: 李德生将军去世了,很多人都在悲痛,都在回忆。 老将军的堂弟媳说,她下了两锅荷包蛋,老将军一口都没尝;村民说,在那个困难的年代,老将军给村民弄来一台打米机,解决了方圆十几里村民的“打米难”;陈店乡党委书记说,老将军捐建了两所学校,还一直念叨着要给家乡建座图书馆……回忆是痛苦的,是甜蜜的。 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充满赤子情怀的将军。   放牛娃拴牛的树   成了“将军松” 昨天下午6时许,河南省信阳市新县陈店乡胡子石村李家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李德生将军去世了,很多人都在悲痛,都在回忆。


老将军的堂弟媳说,她下了两锅荷包蛋,老将军一口都没尝;村民说,在那个困难的年代,老将军给村民弄来一台打米机,解决了方圆十几里村民的“打米难”;陈店乡党委书记说,老将军捐建了两所学校,还一直念叨着要给家乡建座图书馆……回忆是痛苦的,是甜蜜的。


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充满赤子情怀的将军。


放牛娃拴牛的树


成了“将军松”


昨天下午6时许,河南省信阳市新县陈店乡胡子石村李家洼。


山顶上,一棵直径六七十厘米的松树随风摆动,发出“呜呜”的声音。


在陈店乡乡长吴昌斌听来,这是松树在呜咽--为逝去的李德生将军。


这棵松树树冠庞大、树干粗壮,有着黄山迎客松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它与李德生将军有着一段传说。


吴昌斌说,李德生自幼家境贫寒,8岁时就开始给地主家放牛,每晚住在牛棚里,9岁时,母亲因病无钱医治去世。有一天,一队红军路过李德生的家乡,正在放牛的李德生将牛拴在了山上的一棵松树下,让伙伴李念道给父亲带信:“我去参加红军了,不要找我。”


这个传说,在李德生所在的李家洼,可谓是家喻户晓。


李德生的堂弟媳妇胡永秀等人,还专门拉着石头水泥上山,给那棵松树砌了一个台子。这棵树,也被当地人称为“将军松”。


在李德生将军的回忆录里面,却没有这棵松树,也没有拴牛参军的描述。


在《李德生回忆录》一书中,李德生说,12岁那年,红军就解放了他的家乡,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第二年他就当上了村童子团团长,并参加了“牧童工会”,心里特别高兴,感到有了自己的组织和依靠的力量。


在当童子团团长时,李德生为红军送信、带路,接触了不少红军战士。经过软磨硬泡,一位红军营长答应他参加红军,于是他便跑回家和父亲告别。


父亲很长时间没说话,将李德生紧紧抱在怀里,止住眼泪后拉住他的手说:“去吧,孩子,听长官的话,好好干,别记挂我。”


县里重修将军故居


老将军看后很生气


李德生从参军直至去世,总共回过4次家,分别是1936年、1948年、1993年和1995年。


陈店乡胡子石村村支书李德意说,1993年那次回家,李将军很精神,自己爬山来到父母、爷奶坟前,而最后这次回家,老将军身体已不太好,是在两位警卫人员的搀扶下,上山磕头的。


坟前跪拜后,老将军又回到村里,看望自己曾经住过的牛棚,“来到牛棚跟前,李将军表情很沉重,说了一句'样子变了'。”


李德意说,李将军当年住过的牛棚,在1994年前后因发大水冲掉了,县、乡在原址靠后部位,重新建了一座。最重要的是,以前的是土坯瓦房,重建之后变成了青砖瓦房。李将军的儿子也很不愿意,说:“这哪是我家的老房子,完全是财主家的房子嘛!”


陈店乡党支部书记胡峰说,老将军家的房子冲倒后,县民政局、乡政府拨款7000元,将老将军家的房子用青砖重垒了,后来有关领导到北京时,将房子的照片拿出给老将军看,没想到老将军很生气。


“你们动了我家的房子,给谁汇报了?谁同意了?!”胡峰说,每年,他都会去北京老将军家拜访,将军夫人曹女士都会说这事,把这笔账算到他的头上,事实上他2000年才到陈店乡工作,这事跟他无关。


胡峰很能理解老将军夫妇的心情。他说,老将军为人处世很谨慎,对自己及子女要求严格,可能是不希望这种事情造成不好的影响。


老将军有个夙愿

为家乡建一座图书馆


虽是自幼离开家乡,但老将军对家乡的感情,却始终那么深厚。


陈店乡中学、胡子石村小学门口,都留着老将军亲笔题写的校名--这两所学校的建设,都与老将军有着很深的渊源。


胡峰说,陈店乡中学建设资金600万元,是老将军争取来的上级资金和社会捐款,而胡子石村小学是老将军几个子女捐款建设的。


筹资建设陈店乡中学宿舍楼,是老将军生前最后一次为家乡办事。那次,他听说学生晚上睡觉的床,就是白天上课的课桌,他帮助筹集了80万元资金。


胡峰说,老将军还有一个夙愿没完成,那就是为家乡建一座图书馆。为此,老将军捐出了自己的2万册藏书,而他的子女也都领到了一个任务--为图书馆建设筹集资金。村民李念强说,上世纪70年代,村民打米还是靠人工推磨。时任安徽革委会主任的老将军知道后,给村里送来一台打米机。李念强说,当时附近几个村,包括箭厂河公社都没有打米机,听说李家洼弄来一台打米机,方圆十几里的农民都挑着稻子前来打米,确实方便了不少乡亲。


我下了两锅荷包蛋


他一口没尝


1995年5月,李德生又一次回到家乡,这是胡永秀第二次见到他。此前的1993年,胡永秀第一次与他见面,那一次也是老将军回李家洼。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他还记得我。”胡永秀说,走进屋里,老将军立刻认出了她,主动上前问好。


在院子里,乡亲们挤得水泄不通。老将军情绪很高,给大家讲起了当年吃树皮、啃皮带的艰苦生活,勉励村民自力更生,创造美好幸福的生活。


“他说着说着就哭了。”胡永秀说,老将军给大家讲了两个多小时。


老将军讲话间隙,胡永秀跑进厨房,手忙脚乱地下了两锅荷包蛋,但是端到李德生面前后,他却一口未尝,都分给了乡亲们。临走时,老将军给胡永秀的孩子说,他喜欢吃“白花菜”,让他弄点带过去。


后来,胡永秀的儿子专程去北京,给老将军送去他最喜爱的“白花菜”。


老将军去世


家乡人民纷至北京吊唁


得知老将军去世,家乡人民都陷入悲痛之中。


“我是看电视,才知道老将军不在了。”胡峰说,老将军自2000年就开始住院,他每年都会去北京拜访,但老将军一直在住院,他没能见到老将军。


昨天下午,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胡峰正准备去北京吊唁,他一直为如何着装显得庄重纠结。他说作为家乡治丧的“先遣部队”,一定要装扮得体。


李德意也表示,将于今天前往北京吊唁。在此之前的2002年,李德意去北京拜访老将军,这时老将军早已住院。隔着玻璃,李德意看到了静静躺在病床上的老将军,他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李德意说,李德生将军老家的亲友也将于今天前往北京吊唁。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