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没有”生日的侠骨悍将

陈继承 收藏 0 1275
导读: 文 吴志菲 一个出身贫寒的山村放牛娃与战功赫赫的将军,两种形象似乎互不搭界。然而在曾担任过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国防大学政治委员的李德生将军的人生旅途里,这样看似不可能有交点的两种命运却拼接得天衣无缝。也因为如此,李德生将军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充满了革命的英雄主义精神。 放牛娃圆了红军梦 李德生的家乡在大别山腹地,河南光山县柴山堡一个叫李家洼的小山村(今属新县),1916年5月,他出生于当地一个贫农家庭。那时候的李家洼贫穷且闭塞,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外面的世界。李

文 吴志菲

一个出身贫寒的山村放牛娃与战功赫赫的将军,两种形象似乎互不搭界。然而在曾担任过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国防大学政治委员的李德生将军的人生旅途里,这样看似不可能有交点的两种命运却拼接得天衣无缝。也因为如此,李德生将军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充满了革命的英雄主义精神。

放牛娃圆了红军梦

李德生的家乡在大别山腹地,河南光山县柴山堡一个叫李家洼的小山村(今属新县),1916年5月,他出生于当地一个贫农家庭。那时候的李家洼贫穷且闭塞,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外面的世界。李德生从一出生就品尝着贫寒家庭里的苦涩与辛酸。

穷苦人家的孩子早早就远离了欢乐的童年,7岁的李德生已开始跟着一个裁缝师傅学手艺,后来又给人家放牛。而李德生记忆里的童年,最难忘的是从来都吃不饱的感觉。因为家里太穷,他从来没过过生日,也不知道自己的确切生日,后来据远房的叔叔婶婶回忆,才知道自己生于1916年5月,但究竟是哪一天出生,就谁也说不准了。

1928年6月,红军解放了柴山堡地区,建立了苏维埃政府。次年,李家洼成立了儿童团,在20多个孩子中,李德生被推举为儿童团团长。虽然那时的李德生并不懂得太多革命道理,但朴素的阶级感情指引他在革命道路上前进。那时,李德生和团员们的任务是站岗放哨,盘查行人,砸庙子,搞游行。比起这些“小打小闹”的日常任务来,为红军搞情报、送信是李德生最愿意接受的任务。对于那里的山形地势,放了几年牛的李德生非常熟悉,他送信从不走大路,都是钻树林走山间小路,又隐蔽又快捷。

按照苏维埃政府的要求,儿童团的活动很正规,有袖标,脖子上系根小领带。人手一根充作武器的木棍,一头涂成黑色,一头是红色的。儿童团团员们把木棍叫做“红黑不认人”,意思是无论谁违反了苏维埃的法令规定,都可以用这根木棍教训他。虽然扛着木棍很神气,但李德生更大的理想是去当红军,去真正的战场打仗。

在儿童团为红军送信、带路时,李德生接触了不少红军战士。他看到红军队伍里也有不少小兵,当红军战士的愿望便越来越强烈,还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一个叫李家辉的本家叔叔。李家辉当时是乡里共青团支部书记,乡里的苏维埃主席姓胡,是李家辉学篾匠时的师傅,他可以批准乡里青年去参加红军。

不久,一个红军营长找胡主席联系工作,李家辉就赶紧把李德生叫来,当面请求让他参加红军。那位营长得知李德生是儿童团团长,很是喜欢他,但见他年纪小,又有些犹豫。营长反复端详着李德生,想出了一个主意,他指着自己的通信员对李德生说:“你跟他赛跑,要是赢了他,我就带你走。”李德生一听这话,马上拉着通信员去赛跑。从小放牛,爬山跑路对李德生来说,都是非常轻松的,而通信员背着子弹赛跑却不大方便。果然,李德生领先跑了回来,营长看李德生那么认真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考验并没有结束。接着,营长又问李德生跑的时候听到了什么声音、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李德生有些迟疑,但他还是将自己听到、看到的东西说了出来。营长对李德生的反应非常满意。就这样,14岁的李德生圆了自己的红军梦。

朝鲜战场前线指挥

红军时期,李德生曾参加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反“围剿”,参加过川陕革命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和反“六路围攻”。1935年,他参加了红四方面军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李德生参加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响堂铺等战斗和百团大战。抗日战争胜利后,他曾参加上党、邯郸、鲁西南等战役,又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1948年李德生参加襄樊战役和淮海战役;1949年2月任第二野战军12军35师师长,参加渡江及西南诸战役。

在李德生的革命生涯中,永远跟党走的誓言与行动始终融为一体。1932年10月11日晚,李德生随红四方面军主力部队2万余人,踏上了3000里的西征路。由于王明、张国焘推行“左”倾路线,革命遭受了巨大损失,李德生也身受其害。1935年,李德生所在部队驻在松潘县镇江关时,他作为党支部书记召集各小组长汇报思想情况,有个支委歪曲了李德生的讲话原意,向张国焘的亲信打了小报告。结果李德生被撤销支部书记职务,开除党籍,连班长一职也给撤了。在挫折和打击面前,李德生仍然坚定不移跟党走,在没有党籍的情况下,三过雪山草地,从没有停顿过革命的脚步。直到1946年,经晋冀鲁豫军区3纵队党委批准,李德生所受的处分才被取消,党籍得以恢复,党籍从1932年批准入党时算起。

驰骋疆场,出生入死的李德生,在战争年代为革命付出了血的代价。他在战场上先后6次负伤,其中2次为重伤。面对血与火的战场,英雄从不退缩,李德生笑言:“我和鬼子面对面甩大刀片子也只有马坊那一次。”

1952年10月14日,美国在无理中断板门店停战谈判后,发动了以夺取上甘岭地区为主要目标的“金化攻势”,代号“摊牌作战”。敌人攻击的我军阵地是五圣山南麓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这两个小山头不足4平方公里。这两个阵地当中,有个小村子名叫上甘岭,战役因此得名。

在发动这次攻势前,美7师1个团接防南朝鲜2师1个连防守的鸡雄山阵地;美军40师从南面的加平,调整至紧靠金化的芝浦里、云川里地区;美军3师也调到铁原西南。一切迹象表明,上甘岭地区即将进行的一场战斗,将是一场大战、恶战。开始争夺597.9高地和537.7北山的战斗,仅仅是序幕。后来,敌方又将美空降187团、哥伦比亚营、阿比西尼亚营陆续投入战斗。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在攻占上述我方的两个前沿阵地后,进而夺取五圣山,改变整个朝鲜战局。

为了便于指挥,第3兵团代司令员王近山作出部署,决定组织五圣山指挥所,由12军副军长李德生负责,统一指挥在上甘岭前线作战的12军、15军所属部队。当时,李德生所在的12军在上甘岭以东的金城地区担负防御作战任务,距上甘岭不远。按原计划,完成金城防御作战任务后,12军将撤至谷山地区休整。到兵团部受领任务后,李德生毫无怨言。其时,王近山将军送走李德生后说:“李德生上去,我就可以放心睡觉了。”

上甘岭参战部队建制多,李德生在调遣部队、使用干部上能够取其所长,避其所短。在指挥上他从大处着眼、具体入手。他既能全局在胸,又能具体掌握到一个坑道,一个阵地,以及一个小兵群。重要的是,他在各个方面关系上处理得好,重视兄弟部队之间的团结,这也奠定了部队协同作战的基础。

经过一个多月的激烈争夺战,敌军伤亡惨重,无力再发动大的攻势。到了12月初,志愿军粉碎了敌人最后一次猛烈进攻,完全稳固了阵地。战役结束后,五圣山前线指挥所奉命撤销,李德生返回12军工作。上甘岭战役中敌我双方投入的兵力超过10万,炮兵火力密度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水平,是朝鲜战场上战斗最艰苦、作战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志愿军以劣势装备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打出了中国的军威、国威。

在朝鲜战场上,李德生还参加了第5次战役和金城反击战,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和一级自由独立勋章。李德生1954年回国;1955年任军长,同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李德生在朝鲜战场尤其是上甘岭的出色指挥,为全国瞩目,也在他的军事指挥生涯中打上了永不褪色的光辉印记。

与书为伴不断学习

继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33年之后,李德生又被授予上将军衔。一个穷山村出身的放牛娃,就这样步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的行列。这其中既包含了他在战争中的显赫军功,又与他非常人所及在战争间隙、和平时期不断学习、不断提高的求学意志分不开。李德生曾说自己一生是与书为友,与书为伴。他给子女的传家宝,不是金银财宝,而是一本字典。酷爱学习和善于学习的李德生也成为全家人学习的榜样。

李德生还在家乡替人放牛的时候,就感觉到家里穷得没有立锥之地。没有上过学的父亲因为不识字吃了不少亏,于是他千方百计地想供儿子念点书??尽管只是边放牛边断断续续念了半年书,但李德生却从《百家姓》《三字经》中接受了知识启蒙。

红军时期在川陕边根据地的一次战斗中受伤,也成为李德生接受教育的契机。那次战斗,李德生所在的交通队成了突击力量,他们同敌人拼刺刀。就在李德生同敌人拼杀最紧张的时候,敌人的一颗子弹从他的左前肩胛处射入,于背部第7、8肋骨间穿出,穿透了左肺,几乎伤及心脏。由于伤势严重,经师医院紧急包扎后,李德生被送往方面军总医院治疗。住院的四五个月里,随着身体的康复,李德生参加了医院组织的学习活动,学习了《红色战士读本》《红色战士必读》等小册子,不仅认识了大量生字,能够读报、写信、看地图,而且通过学习课本,懂得了许多政治、军事知识。

1957年末,李德生奉调到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习。接到入学通知,他感慨万千:少年时代正好坐在课堂里接受系统教育的时候,因为家贫而无法学习;参军后在作战间隙见缝插针式的学习,也难以满足他求知的渴望。如今有机会到北京进入最高军事学府学习,李德生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为了多学知识,在3年的学习生活中,李德生几乎放弃了业余娱乐时间,连走路都在背书。说来好笑,有几次回家时他边走边回忆老师上课讲授的知识,走过了家门还没意识到,熟人和他打招呼他也“目中无人”。

在李德生看来,千千万万革命前辈浴血奋战,是为了将来让孩子们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而让下一代接受好的教育更是民族的千秋大计。上个世纪80年代,李德生又回到了家乡。曾经作过私塾的李家祠堂边有一棵300多年树龄的银杏树,如今依然枝繁叶茂。而当看到家乡因贫困失学的儿童时,李德生心头升腾起另一番感慨:山区的孩子长大后往何处去?于是他开始为家乡的儿童四处集资,后来终于办起了李家洼小学。看到家乡失学儿童背起小书包重返课堂,李德生欣慰不已。

“一个革命者,一定要像周总理那样‘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这是李德生经常说的一句话。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平时,闲居在家的李德生每日必看中央电视台的《早间新闻》和《新闻联播》,还以散步来锻炼身体。他在腰间挂上一个小小的计步器,计算每天自己行走的步数,在新的时代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新的长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