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唯一采访过拉登本人的记者——皮特阿内特

aihaoli 收藏 0 236
导读:世界上只有一个记者采访过本·拉登,就是皮特·阿内特。1997年3月的一天夜晚,他这样描述见到本·拉登的情景:“一个满脸胡须、个子很高(约有1.9米)的男人用AK-47突击步枪推开门,他需要弯着腰才能进入这座在半山腰上用泥土堆砌而成的小屋。泥屋里铺着破旧的地毯,用灯笼照明。外面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吹着。我们热切地希望这就是本·拉登—美国和英国情报局认定的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物。” “他直起身来,包着白色头巾的头快要碰到屋顶了。他的长胡子里夹着灰白的胡须,没有笑容,眼睛里闪烁着固执的光芒。他穿着白色长袍,长袍外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世界上只有一个记者采访过本·拉登,就是皮特·阿内特。1997年3月的一天夜晚,他这样描述见到本·拉登的情景:“一个满脸胡须、个子很高(约有1.9米)的男人用AK-47突击步枪推开门,他需要弯着腰才能进入这座在半山腰上用泥土堆砌而成的小屋。泥屋里铺着破旧的地毯,用灯笼照明。外面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吹着。我们热切地希望这就是本·拉登—美国和英国情报局认定的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物。”


“他直起身来,包着白色头巾的头快要碰到屋顶了。他的长胡子里夹着灰白的胡须,没有笑容,眼睛里闪烁着固执的光芒。他穿着白色长袍,长袍外还罩着一件迷彩战斗夹克。他对我们点点头,解开夹克,然后坐在我们对面的破毯子上。他侧拥着那支步枪,就像拥抱着他最喜爱的孩子。”


5月8日,在汕头大学的学术交流中心,时代周报采访了皮特·阿内特—唯一采访过本·拉登的美国记者。他声如洪钟,极有兴致地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战争中的故事。他详细回忆了采访拉登的经过,他说当时,他只是认为拉登对美国宣战不过是“夸夸其谈”。直到9·11那一天,他从纽约的房子里望出去,爆炸的浓烟布满天空,耳边传来朋友之子死亡的噩耗。他才相信,这个“恶魔”的力量有多么巨大。


拉登疯狂的愿景


时代周报:就在前几天,本·拉登被美国击毙,对此,你有何感想?


皮特·阿内特:我只觉得,对这样一个人,这一天来得还太迟了。我当年采访他时,他就表露过这一点。他说他要杀人,他要建立一个大的***帝国,一个纯粹的***世界。在他的想象中,这个世界中妇女是不能接受教育的,只能接受宗教教育。他的使命是与文明世界背道而驰。


他生于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但最终背叛了他们,然后又背叛了世界,想要创造一个他想象中的世界。他策划了很多残酷的暴力事件。9·11和阿富汗战争都是他干的,还有在西班牙、在巴黎、在英国发生的各种恐怖事件,成千上万的人死亡。他是一个像恶魔一样的罪犯。


每一次恐怖袭击之后,他都会将此拍成录像,到处散发,并高度赞美这些实施了恐怖行动的人。他的行为其实改变了世界,整个西方对恐怖主义的气氛感受非常强烈。他使这些国家因为反恐,也必须支付巨额的开支。


我觉得中国也是一样,因为在我们采访他时,他提到了新疆。他认为新疆也是他的大***帝国的一部分,这个帝国将从西班牙到印度尼西亚,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西部、菲律宾、马来西亚等。这是他想象中的愿景。他就是这个大帝国的领袖。他要毫不犹豫地使用暴力来达到他的目的。历史上有很多恐怖主义,但他无疑是最接近成功的。


时代周报:但本·拉登也为此过着四处躲藏的流亡生涯。


皮特·阿内特:因为这些原因,本·拉登也没有合法的地方居住,他失去了沙特阿拉伯的国籍。他创立了基地组织,有好几千人。任何人如果参加这个组织,必须对本·拉登保持无上的忠诚。他是至高无上的。


现在基地组织渗透到七个国家,伊拉克、索马里、阿拉伯半岛、巴基斯坦、阿富汗等都有他的组织。所以这样一个家伙,必须制止他,追捕他,世界上主流的认识都是这样。


他的结局,早就应该发生了。


当我采访他时,他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他是一个极端***教的捍卫者,而美国是这种信仰的敌人。他认为他采取暴力手段是正当的,他要维护他的信仰,并达到建立一个纯粹***帝国的目的。他认为阿拉伯世界等待着他带来一个变革。


他觉得自己就像上帝,尽管在我们看来,他不过是像一个牧师,胡子很长。


时代周报:你是怎样联系到这个采访的?


皮特·阿内特:我们花了三个月来联系这个采访。那时他住在阿拉伯山区,我们通过他设立在伦敦的办事处联系。在当时,本·拉登从来没有接受过电视采访。他只是通过录音、DVD和外界联络。


后来,他的人通知我们,他答应接受我们的采访。而且说,唯一只给美国CNN采访,很明显,他想借助CNN的影响力向全世界介绍他自己。我是第一个报道海湾战争的记者,又在阿富汗多年,他也知道我。所以他们积极地回应了我们。


在接受采访时,他专门有一个词,叫“向美国宣战”。但当时,人们不过认为他是个疯子,居然想向这个超级大国宣战。


可是,美国的CIA、FBI和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情报机构对他的回答都非常关注。


我们都知道采访他很不容易,因为他从没接受过采访,总是猫在山区里。因为采访他,CNN咨询美国情报机构的一些人,得到的回复都是,这个家伙很危险。


危机四伏的采访


时代周报: 采访是怎么开始的?


皮特·阿内特:经过他们的允许后,伦敦的人陪着我们飞去了阿富汗的一个城市,叫贾拉拉巴德。那是一个被塔利班政权管理的城市,不欢迎任何外面的人进入,是个无法无天的城市。我们是唯一被允许进入的三个美国人。在那里等了六天,仍然不知道是否能采访他。每天,基地组织的人都来检查我们的设备。直到有一天晚上,基地组织来人说,可以走了。采访时什么也不能带,只能带一个很小型的DV机,被严格检查过。然后要我们戴上墨镜,并用黑色的胶布把眼镜全蒙起来。我能感觉到车子在上山,每行驶二十分钟左右,车就停下来,带着枪的基地组织士兵检查我们,并对我们说,“你们小心点”。


到了山顶,眼镜一拿开,周围有三四十个士兵拿着枪虎视眈眈地对着我们。后来在采访中,拉登向我们解释,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曾经有七次,由沙特阿拉伯派出的人伪装成记者,想要干掉他。因为沙特痛恨拉登,而拉登也把沙特当成攻击目标。所以基地组织很担心,这些记者后面会跟着一些想要暗杀拉登的人。


采访中,基本上都是他的政策宣言,我们一共准备了30个问题,他不允许追问。刚开始时,他表现良好,微笑着,声音温和,有时眨一下眼睛,有时咳嗽一下。随着越讲越兴奋,他讲暴力是如何必要,他讲如何反抗苏联入侵阿富汗,他为捍卫而斗争,并对此非常骄傲,但你并不觉得他像个很危险的人物。


时代周报:其实是很危险的,对吗?


皮特·阿内特:当然,全世界有那么多国家,都想要干掉本·拉登。最大的危险是,我们在这里采访,突然美国人从天而降,要追杀拉登,或者美国人干脆就扔个炸弹进来—“轰”一下。如果他们确实在后面跟住了我们的话。


时代周报:美国政府真的会不顾及你们的安全,扔个炸弹来?


皮特·阿内特:至少本·拉登是相信这个可能的。我倒觉得美国不一定要杀我,但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此时正在一起,那就难说了,因为本·拉登是他们想要杀的人,因为这是在战争期间,你介入了这样一种复杂而又冲突的关系,这是战争冲突。


一星期之前,美国包围了拉登,射杀了他。那谁知道我们采访时,他们不会从天而降,也包围这个地方,他们都拿着枪,然后双方交火,而我只有一个小小的DV机。哈哈。这就是危险所在。


不说英文, 喝绿茶


时代周报:采访时说英文吗?


皮特·阿内特:本·拉登应该会说英文,因为他出身富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不会说英文的,由一个埃及人为我们翻译。我们采访完之后,他还请我们喝了十分钟的茶。他那时礼貌地微笑着。


时代周报:喝的什么茶?


皮特·阿内特:绿茶。


时代周报:采访中有没有恐惧或被控制的感觉?


皮特·阿内特:如果你问我当时是否恐惧,我会说不。因为我采访过很多大人物,萨达姆、卡斯特罗、贝布托、以及非洲、中美的一些国家领袖。而且我相信,因为他答应了采访,他的人对我们不会构成危险。但今天,这一点已经改变,很多记者被基地组织杀害。2000年时,有一个《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在接近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试图采访本·拉登,当他正在和拉登的助手联系时,就被基地组织杀害了。后来在索马里,也有记者被基地组织杀害。


但我采访他时,还真没有害怕,我觉得他应该不会伤害我。谢天谢地,当时我的感觉是对的。


时代周报:当时你采访拉登,美国政府知道吗?


皮特·阿内特:政府肯定是知道我们要采访他,因为我们问了很多安全机构的人,我们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


而且我们飞到伦敦,飞到阿富汗,这些情报机构肯定都知道。


当时贾拉拉巴德是塔利班控制,没有美国人,所以我们进入之后,美国就没有太多机会得到我们的线索。如果他们真知道我们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会否采取行动,就很难说。


我们在当地等了六天,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采访到他,上山后还等了一个小时,这段时间,基地组织就在观察周围的情况。采访完毕,本·拉登先走,我们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允许离开。


对这次采访,拉登也是非常谨慎,他们要确保自己的安全。后来,再想采访他就非常不容易了。


采访时,他说他要用暴力推翻所有的阿拉伯政府,建立大***帝国。说实话,当时他说的这些,并不能使我信服。直到四年之后,9·11发生,我才理解了他的话。


我去了世贸看到那个惨景,我开始相信,这是个力量非常大的一个人。尽管他只是住在阿富汗的山洞里,却可以成功做出如此复杂的恐怖主义袭击。9·11的例子说明他可以用任何行动来证明他所说的话是能够达成现实的。他改变了世界,影响了很多国家的政治。


不在意被骂是叛徒


时代周报:谈谈你自己吧,在你的从业生涯中,曾经有美国总统不喜欢你,美国人也不喜欢你,可你照样纵横于媒体这个职业,你是怎么做到的?


皮特·阿内特:最主要的是,你供职的媒体能够保护你。那些批评我都不害怕,因为美国有宪法第一修正案来保护言论自由,最高法院通常都是支持媒体报道的。


在我批评美国政府的战争政策时,很多人说我是卖国者,叛徒。想想吧,就连奥巴马,也有20%的人认为他不是美国人呢。


尽管他们说我是叛徒,我认为,这也是美国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如果你想受人欢迎,你就不要当记者了。我的一生里,有很多时候是不受欢迎的。但美国有很多政治家、企业家,也是很害怕记者的,记者可以毁了政府,你知道尼克松恨记者,他就是因为记者报道水门事件而下台的。媒体毁了不少政治家。但问题是,宪法里就有言论自由,这就是美国生活的一部分。当提交到最高法院时,大法官通常也是支持言论自由的。但是在美国,这种自由也很脆弱。但美国社会无论如何,还是一个卓越的社会。


时代周报:你首先是一个记者,还是首先是一个美国人?


皮特·阿内特:我首先是一个记者,然后才是美国人。你知道新闻的普世价值,其中一个普世价值就是表达的自由,这个自由是没有限制的。在美国,我们相信,批评的新闻是非常重要的,正是批评的新闻,使美国的自由得以持续。


比如我在越战的报道里,曾经批评过三届美国总统,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越战中成千上万的人战死,也花费了巨额的军费开支。我和其他的美国记者都质疑这个战争,试图揭露真相,告诉读者。后来导致停战了。历史也证明我们是对的。


我对批评是不在意的,因为批评就是这个工作的性质。不过如果我真的因为说真话受到了惩罚,被送进了监狱,可能我就不会这么想了。所以言论自由是重要的,它保证了记者不会因为报道真相而被送进监狱。在美国,这是有保障的。


为了报道 不顾一切


(著名记者哈波·斯塔姆这样赞扬了阿内特:任何一个记者都无法与他相比,阿内特是越南战争回忆的百科全书。他从一开始就在那里,一直呆到结束。)


采访本·拉登,皮特·阿内特并不觉得恐惧。作为世界顶级战地记者,纵横于战场已经50多年。从越战开始,到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在炮火纷飞中度过。


波澜壮阔的记者生涯


他采访各种各样的大人物,拉登之前,另一个令世界痛恨的人物萨达姆,也衣着笔挺地接受过他的访问;在古巴首都,卡斯特罗邀请皮特和他打一场拳击赛;面对波斯尼亚的前任军事领袖拉德科姆拉迪奇,皮特直率地指责他犯了战争罪;在巴基斯坦,他与前任女总理贝布托聊天;在印度尼西亚的记者会上,他采访了伟大的电影演员卓别林。


如此波澜壮阔的人生,到晚年,他说,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最平静的时光—在中国汕头大学教授如何做一名战地记者。


5月8日,初夏的天气已阳光刺眼,汕大山清水秀,正值校园开放日。学子们展示着各种各样的活动来证明学校的魅力。皮特沿着波光粼粼的水库一路走来,微凸着肚子,像个很平常的老人,但戴着“黑客帝国”式的墨镜,步伐很大很快。他热情地和不认识的学子们打招呼。


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这里多美啊”。和学生在一起,焕发了他在战场之外存在的另一种热情。


皮特喜欢这里的美食,喜欢和学生们一起去爬山,他还去过广州的枕头博物馆。在他家里,堆满了各种各样中国古代的字画、瓷器等,瓷质的十二兽头每一个都比篮球还大,他拿起一个兽头说,“他们把‘乾隆制’印刻在下面,但我不会那么傻,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伪造的,但我不在意,不是要买真的,只要我觉得好看就可以了。”


他展示了各种各样曾经拍过的珍贵历史照片,他也用这些给学生们讲课,“既讲美国对新闻价值的认识,也讲新闻的现实”。


从越战到海湾战争


皮特的新闻经历始于1962年,作为美联社的记者报道越战。当时交战的政府控制了所有船只,为了将报道送回报社,他把新闻稿装进塑料桶,每天咬着桶往返游过湄公河,把最新战事发回美联社。


当战争局势越来越紧张,在一次突然袭击中,他被越南警察打得满头是血。而另一次,他接到电话说,在中心市场有一场学生示威游行,他赶去报道,发现事实是,一个年轻的僧人点燃了身上的汽油自焚,以抗议政府。“我能闻到他身上皮肉烧焦的味道”。大街上混乱不堪,被打死的人倒在血泊之中。阿内特报道了当时的场景,并拍下照片。


有人质疑阿内特,“你当时为什么只是拍照,而不去救人”?阿内特说,我只是记者,这个僧人的自焚,是他对美国政府控制越南的一个反抗。这是必然发生的一个行动诉求。作为记者,我不应该直接干预历史进程。


皮特·阿内特采访到越来越多的故事证明,美国发动越战的失败。他对于越战的报道也载入了美国新闻的史册,阿内特在1966年因此获得普利策国际新闻奖。在现今出版的《美联社战地报道手册》序言中,著名记者哈波·斯塔姆这样赞扬了阿内特:任何一个记者都无法与他相比,阿内特是越南战争回忆的百科全书。他从一开始就在那里,一直呆到结束。


尽管在越战中,皮特·阿内特的报道让五角大楼极为不满,但也没有遭到很大程度的干涉。美国前国务卿迪安拉斯克公开说,“我们本应该让审查制度介入,但那样会导致其他很多后果,所以我们不想那样。”


1972年,皮特·阿内特第一次来到了北京,那时他们带着三个美国战俘,从河内,经北京和莫斯科回美国。那时,正值“文革”,他被禁止在北京城任何地方拍照。第二次来中国,是和联合国官员一起和邓小平见面,他对时代周报记者形容邓小平是“小个子,大智慧”。他的另一个辉煌,是在海湾战争中缔造的。作为CNN的著名记者,他全面报道了这场战争,并受到萨达姆的邀请前往采访。


“在采访之前,我们被脱衣搜身,还用消毒水洗了手。”一支铅笔,一支墨水笔是唯一被允许带入的工具,面对萨达姆时,伊拉克国家电视台的摄像机已经准备好。萨达姆衣冠楚楚,行为举止像个得体的绅士。“你可以问任何问题”,萨达姆第一句话这么说。


直到采访本·拉登,皮特认为,萨达姆是他采访过的最重要的受访者。


这一次采访萨达姆,也带来巨大的争议。CNN受到了34位众议院的联名指控信,说对萨达姆的采访,“给了这个精神错乱的独裁者一个传声筒,让他得以对100个国家大放厥词”。


海湾战争开始后,城市遭到大肆轰炸,所有的记者都撤走了。CNN也不例外。但阿内特坚决要求留下来,他对同事说,“我衡量了这里的形势,我们可以在这里存活。假如我撤离这里,我会觉得应该把工资退还,因为我没有完成公司聘我做记者应该完成的任务。如果CNN命令我撤出,老板泰勒特纳则应该退还公众的钱,因为撤出就意味着未能为公众服务,有违他向订户做出的每天24小时新闻服务的承诺,我们不能将新闻留在身后,一走了之。”


尽管被同事称之为“热爱战争的疯子,为了报道不顾一切”,皮特还是留了下来。


1998年,皮特从CNN跳槽到NBC(美国广播公司)。他接受伊拉克国家电视台的采访,他在采访中宣称,美国的作战计划失败。一夜之间,3.5万封邮件抗议他的报道,许多批评家指责他战场上的言论。NBC难以抵抗如此之大的压力,不得不解雇了皮特·阿内特。


可是,很快,英国伦敦《镜报》高调雇佣了阿内特:在头版头条发布广告说,“因说真话而被美国解雇,因继续说真话而被《镜报》雇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