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身着日本服照片

sgzydw 收藏 182 22075
导读:蒋介石在日本当炮兵二等兵时的留影。(资料图) [img]http://img5.itiexue.net/1274/12744509.jpg[/img] 1928年国民政府成立之后,蒋介石在其钦定的履历中,赫然有“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最高学历。1937年5月出版的《蒋介石全集》中也赫然写有“初入日本振武学堂,继入日本士官学校”字样。可是事实究竟如何呢? 1907年,时年20岁的蒋介石进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学习炮兵。1908年春由清政府陆军部选送到日本陆军预备学校——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蒋介石在日本当炮兵二等兵时的留影。(资料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28年国民政府成立之后,蒋介石在其钦定的履历中,赫然有“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最高学历。1937年5月出版的《蒋介石全集》中也赫然写有“初入日本振武学堂,继入日本士官学校”字样。可是事实究竟如何呢?


1907年,时年20岁的蒋介石进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学习炮兵。1908年春由清政府陆军部选送到日本陆军预备学校——振武学校学习军事。据黄福庆《清末留日学生》说:“中国武备学生接受预备教育的期限,因学校、时期而有所不同。成城学校时代概为16个月,而振武学校则有数次变更。创立之初为15个月,1905年10月,改为18个月,次年,再改为2年,旋改为3年,直至该校废止,未再有更动。”蒋介石似是“旋改为3年”时期的3年制,故虽说3年,实在成分不足也。振武学堂的军事课时仅仅不到20%,而且是最基本的军事常识。即便如此,蒋介石的成绩也仅仅是勉强合格,毕业后,只能在日本陆军第13师团野炮兵第13联队第5中队当马夫。也就是说,蒋介石在日本受的是军士教育程度的训练,相当于初中学历。可他从日本回国后,到处说自己是日本士官学校第6期毕业的。当时正是用人之际,谁还去核查学历的真伪?1911年辛亥革命后,蒋介石回国就在沪军陈其美部任团长。


此后,蒋介石为了将自己的学历作实,以捐会费为名,派其副官陈铭阁到北京米市胡同南兵马司,找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6期同学会总会负责人刘宗纪,要他将蒋介石说成是日本士官学校第6期毕业的,并捐款5万大洋。刘宗纪收下巨款,答应了蒋介石的要求,将蒋介石列入第6期学生名单中。日本士官学校第6期毕业生杨文凯、卢香亭知道后,很气愤,质问刘为什么作假,刘宗纪对他们说:“捐巨款还不好吗?何必深究呢?”杨文凯、卢香亭便不再深究。蒋介石就这样用5万现大洋,为自己弄了一个假学历。





后来蒋介石就顶着假文凭招摇撞骗。据《李宗仁回忆录》记载:蒋介石经常跟老朋友张群一起参加“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在中国的同学会,每次张群都介绍蒋介石是自己的同学。张群何许人也?蒋介石的结拜兄弟,而且确实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0期的学员。有这位真毕业生打掩护,蒋介石吹嘘自己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文凭时就更加理直气壮了。可假的就是假的,据李敖考证,昭和十五年(1929年)日本兴亚院编纂出版的《日本留学中华民国人名调》中,第6期和第10期上均无蒋介石的名字,甚至连姓蒋的学生都没有。而在第10期上赫然写着张群的名字,第11期上则有何应钦的名字。看来,蒋介石的真正学历,应当是保定陆军速成学堂肄业,而不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这点是没有疑问的。 摘编自《文史参考》



蒋介石去炮科学习,是他年轻时的奋斗史,是他的青春梦想,然而又充满了磨难和曲折,同时给他以深刻的心灵创痕。


蒋介石是浙江奉化溪口人,父亲是个盐贩子,在他8岁时去世。由于寡母的娇生惯养,蒋介石自小就养成了想干啥就要干啥的性格。1905年,由于带头闹学潮,19岁的他连续转了好几次学,最后到了宁波城进了箭金龙津学堂。学堂老师顾清廉同情革命党,向蒋介石第一次讲起了孙中山、《孙子兵法》、日本明治维新,并告戒说:“小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了大清国,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俄国,日本肯定是个军事强国。既是军事强国,在军事训练方面,定有先进要诀。有志青年应该出洋到日本留学去军事。”于是,蒋介石立志学军事,并决心去日本留学。


1906年4月,蒋介石带着寡母凑来的费用,第一次踏上了日本国,满怀希望地准备进军校留学。谁知顿然碰壁。中国青年进日本军校,须要由大清国陆军部报送才行。蒋介石四处奔走,无奈始终被拒之门外,只好选了一所语言学校学日语,折腾到年底,才悻悻地返回国内。


第二年春,大清陆军部在保定创立通国陆军速成学堂(即保定军校前身),在各省招考学生。为了实现去日本留学的梦想,蒋介石带病报名考试,竟然被录取。在保定军校学习不到一年,1907年冬,陆军部宣布从学生中选派人员留日学习陆军,但规定必须参加过在校日语班的学生才准报考。所谓日语班本是官家要员为安排子弟暗中设立的,蒋介石哪知这秘密班?并没有参加。眼看机会就要错过,于是向校方打报告,说明他曾在东京清华学校学过日语,请求准予报考留日生。报告送上去后,迟迟不见校方批准。就在蒋介石绝望的时候,临考试前一日深夜,一个教官提着灯笼来到他的寝室,喊道:“谁是蒋志清(蒋介石当时的名字),谁是蒋志清?”把他从睡梦中唤醒后通知说:“你明日可以参加留日生考试。”


蒋介石喜出望外。第二天参加了考试,并在放寒假前接到了考取通知。于是,他寒假不回家过年,高高兴兴地在保定玩了一个寒假。第二年春,他直接从保定启程出国,第二次踏上日本国土。


这一次他进入了东京的振武学校。


蒋介石满以为就此可以实现自己学习军事的理想了。然而,进了这振武学校,心又凉了一大半:这振武学校并不是日本正规军事学校。原来大清政府认为中国学生智力低下,就是到了日本,也不见得一下子学得了日本的东西,因此特办振武学校,作为留日生的预备学校;并且学生们须在此先学三年,毕业后再以士官候补生身份到日本军队实习一年,实习合格后才能升入正式的日本士官学校去学习军事。


蒋介石为振武学校第十一期预备生,学的是炮兵专科。这预科学校天天学语言,他早就会了,还有啥好学的?蒋介石于是转而与上次在日本时结识的浙江吴兴老乡陈其美密切来往起来,并由陈介绍加入孙中山的中国同盟会,成了拿着大清学费而进行反清活动的革命党。学了语言,振武学校也不讲什么军事,天天做操,练习步伐,蒋介石干脆跟着陈其美,专门在浙籍同盟会员同学中进行活动,什么发传单、发展会员呀,啥都干,忙得不亦乐乎。


191O年冬,蒋介石终于从振武学校毕业了。12月5日,以士官候补生分配到驻扎在日本北海道新泻县高田镇的野炮兵第十三联队实习。在这里,蒋介石当了个二等兵。


尽管实习一年合格后才能升入日本士官学校,因为在预科学校没学什么东西,来到了炮兵联队,蒋介石又燃起了满怀的希望,认为这次总可以去参加军事训练,去学点开大炮的真本事了。谁知联队派他去喂养拖拉大炮的军马。蒋介石连大炮都没见着,就当了养马兵。以后,每天吃完早饭,就得到马厩里去。


因为天冷,蒋介石实习的任务,就是用禾草把马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关节擦热,使马浑身的血液都流通起来,早、晚各一次。北海道的天气本来很冷,而他往往马还未被擦热,自己就已是全身汗水淋漓。这天天去擦马,连联队的大炮都没见着。


这还不算。日军实行“武士道治军”,下级必须绝对服从上级。蒋介石是二等兵,上等兵可以任意使唤他,上等兵之上还有下士、中士、曹长、特务长,完了才是正式的军官。这么多的“上级”,官官兵兵都管着蒋介石。结果,蒋介石天天除了擦马之外,就是为这些大大小小的“上级”们洗衣服、擦皮靴、补衣服……成了男保姆不说,稍有不慎,上级们就会来一顿粗暴的打骂,甚至绑起来,吊在木屋梁子上饿饭。



蒋介石“咬定牙根忍耐着”,盼望有朝一日能学到真才实学,可在联队当了10个月的兵,只是喂了10个月的军马,连见到一门大炮都是遥遥无期。


这种窘境并非是蒋介石一人遇到,不是“个别情况”,而是所有留日生都是如此。写出孙子兵法的民族不自强,堕落到去别国学兵法,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而大清国拿出重金,派留学生出国,又糊里糊涂地送到敌国(甲午战争被日军彻底打败)去学,自然是把那些留学生害苦了。学生们眼看花着政府的钱,自己却学不到任何“东西”,着急了,急了也不管用,日军教官就是不开恩,有关军事的事儿,闭口不言。一些学生见在学校和日军中学不到任何东西,于是跑到图书馆去找军事书籍,希望从那里找到日军强盛秘密的蛛丝马迹,哪里找得到?有关这方面的书籍一本也没有。一次,一位同学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巴尔克战术》,如获珍宝,拿回来众人竞相传阅,后来才知这是一本早在德国公开发行的陈旧军事论著,在国内都随处可见。这样的“敌国留学”自然是越留越烦人。蒋介石期待的东西没有,由盼实习到恨实习,满肚子是怨气,失望又变成绝望,对外表光鲜其中早已经烂腐透的大清政府深恶痛绝。


世袭制的大清政府对外软弱,在内腐败,酝酿已久的地火终于喷薄而出。1911年10月10日,武昌新军几个士兵几声吆喝,立即引发全城暴动,辛亥烈火随即燃遍全国,湖南、江西、陕西、山西及云南等省相继宣布独立,大清国在一瞬间就土崩瓦解,中国上下一片尖叫和混乱。垂死的大清政府挣扎着派重兵南下,进攻武昌。革命党人向全国发出“极望各处响应”急电,陈其美决定在上海举行起义,策应武昌。为此,他给在日留学的同盟会员发出急电,催促他们回国。蒋介石向日军师团长长罔外史打报告,要求请假回国。


“干啥!”长罔外史一把就拒绝了。


蒋介石坚持要请假走人,长罔外史硬是不准:“大清国委托我们管理,没他们的许可,你们不能擅自归国。”


蒋介石遭到拒绝后,也不理他,转而去找联队长飞松宽吾。联队长有权给士兵48小时假。稀里糊涂的飞松宽吾倒准了他48小时假,但告诫说:“你必须在48小时内归队,否则就要以逃兵论处,宪兵要缉查你。”


蒋介石支支吾吾地应着。随后,他连夜从高田乘火车赶到东京,向同盟会浙江省支部领取了回国路费。在东京,为躲避宪兵稽查,他脱掉了二等兵军装,换上日本和服,并将军服和军刀用邮包寄回高田野炮兵联队。


24名留日学生登船回国了。


蒋介石在日本留学整整4年,3年学预科班,一年实习养军马,实际上没进正式军校就回国了。在4年中,他没学到什么军事知识,甚至连大炮都没直接接触过,更谈不上放上一炮,对大炮几乎没入门。后来,他当了三军统帅,在大会小会上对手下的将领、军校学生讲述他的“军事学问”时,只能说些让人觉得搞笑的东西,比如当军人就要爱护军马;要服从长官,军人服从命令天经地义;要节制饮食,有益身体;军营要讲卫生,不能随地吐痰;要用冷水洗脸;士兵要俭省,要善于废物利用……至于起码的军事常识,都说不来,再要说下去,就只能说军人还应另学会一种技艺,比如养马什么的,以备退伍后就业,等等。


这样的留学生涯自然是痛苦的。


蒋介石等人离开日本后,11月8日,日本外务大臣全田康哉照会大清驻日公使,公文说,由于这些学生严重违犯军纪,日本政府已通知各学校,将他们全部“开除”了,所付的培训银两不予退还。驻日公使在国内是“巨人”,高傲蛮横;出了国就当“小子”。接到这份公文,浑浑噩噩的他还不知情蒋介石等人参加革命去了,跺着脚,又气又骂,然而行走于人胯下,他哪里有什么办法?大清的银子又打水漂了。



蒋介石留学一场,4年光阴,一没进正规大学,二无文凭,以后他会如何做呢?又一个唐骏?


以下为李敖的考证:




可蒋介石从日本回国后,到处说自己是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的。为了将自己的学历拔高,蒋介石回国后,以捐会费为名,要其副官陈铭阁到北京米市胡同南兵马司找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同学会总会负责人刘宗纪,要他将蒋介石说成是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的,并捐款5万元。





刘宗纪无奈,答应了蒋介石的要求。





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生杨文凯、卢香亭知道刘宗纪将蒋介石列为第六期学生名单中后,很气愤,特地去质问刘为什么把不是六期生的蒋介石列入第六期同学名册中时,刘宗纪对他们说:“捐巨款还不好吗?何必深究呢?”





刘宗纪这一说,杨文凯、卢香亭便不做声了。




蒋介石用金钱,为自己弄了一个假学历。





此后,国民党编写的官职履历表、人物志、年鉴、宣传资料等,都说蒋介石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李敖在研究蒋介石时,发现了里面的破绽。他决定深挖细找,把蒋介石的学历弄个水落石出。他觉得最直接、最硬的证据,就是找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名册。如果蒋介石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名册上一定有其名,不是就没有。





后来,李敖终于找到了日本昭和15年兴亚院出版的中国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名册。





李敖从第四期查到第十期,均未发现蒋介石的名字。其他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学生,在此册上都能找到名字。事实说明,蒋介石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学历,是假冒的。





1985年10月3日,他写了《蒋介石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吗?》的文章,将蒋介石的假学历彻底拆穿。





李敖拆穿了蒋介石的假学历,不仅使蒋家人难堪,国民党内那些为蒋介石写过传记、人物简介、宣传资料的狐朋狗党们,也被弄得灰头土脸。










本文内容于 2011/5/19 15:23:40 被sgzydw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