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毛主席教导我们:“野营训练好”

桑泊渔翁蒋山樵夫 收藏 48 16191

在我的帖子《我的行伍生涯》的网友回复里,网友gaoFO501问我:“知道11.24吗?”我回答:是不是毛主席的“野营训练好”?因为我记不得具体日期了,gaoFO501不愧是老兵,记得那么清楚。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伟大领袖一挥手,全国人民向前走”。为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各行各业掀起野营拉练的热潮,工厂工人、学校学生、机关干部们背上背包,怀揣“红宝书”,行进在祖国的山川田野间。空军和海军也纷纷走出营房,走出基地,高喊“练出铁脚板,踢死帝修反”的口号,千里大“练脚”了。然而,大约只热闹了一个冬天,就偃旗息鼓了。而我们野战军就当然地把野营拉练作为每个冬季训练的必修科目了。

其实,我们部队在毛泽东的这一批示发表之前就开始搞野营拉练了。我参加的第一次野营拉练是在1970年元旦后没几天。那是部队调防,长途行军,向新驻地机动。

当时我还是个新兵,第一次步行那么远,要好好准备。我按部队的要求,学老兵的模样,认真仔细地准备行装:武器弹药不必说,一样不能少;雨衣水壶钢盔工兵锹,一件不能丢,米袋里装上我两天的口粮——三斤大米;挎包里揣着洗脸的毛巾刷牙的缸子和吃饭的碗,换洗的衣物有衬衣衬裤、大裤衩、罩衣罩裤等等都打进了背包。准备停当,称称多重,好家伙,足有四十斤!班长说:“太重了,减!”说完解开我的背包,掏出装着换洗衣物的包袱,“这些都别带了,装在旅行袋里和连队辎重一块运走。”我说:“晚上睡觉没枕头了。”“晚上睡觉把棉衣盖在身上,棉裤做枕头。”班长接着又说:“还有,你把裤衩脱了,穿裤衩行军,裤衩会夹在裆里,一出汗,非磨烂你的蛋皮不可!”听班长的话,我脱去了裤衩。光屁股穿衬裤的感觉还真有点异样。

部队开拔了。第一天路程不远,三十五公里,走的全是公路。一路上,歌声不断,战友们情绪高涨,我却唱不出来,没走多远就像大雁一样,脖子伸得老长,背上的背包直往下坠,背包带勒得肩膀生疼。我走两步就颠一下背包,企图减轻肩膀的负担。我们每走五公里用时五十分钟休息十分钟。行军路上最动听的要数休息的军号声了,当号声一响,背包往地上一撂,一屁股坐在背包上,伸开双腿,尽情享受这短暂的十分钟,老兵们依旧海阔天空。一位老兵递过来一支香烟,我看了看,接过点燃,装着老成的样子抽了起来。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支香烟,真香!这年我十六岁。

宿营地终于到了。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子,我们以班为单位分住在老乡家里。班长分配任务,一部分人找老乡借稻草打地铺,一部分人帮老乡打扫庭院挑水,这是我军的光荣传统。班长没给我分配任务,我累得实在不想动。我坐在背包上看战友们忙着,看炊事班在埋锅造饭,看班长把我的米袋子交给炊事班,连队卫生员到各班巡诊,帮脚上打泡的战士挑泡,我的脚不打泡,这倒让我挺高兴的。我的周围围了一圈妇女,她们有的抱着孩子,看着我议论纷纷。我听到她们说“这个当兵的还是个娃娃!”

吃完饭,烫过脚,睡觉了。我和班长一个被窝,按要求,我们都没带褥子,俩人的被子一床盖一床垫倒腿睡。这一夜睡得真沉。天麻麻亮,起床号响了,大伙睡眼惺忪地打背包收拾地铺。收拾停当,准备洗漱。老乡家有热水,可我们不能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嘛。于是我们拎着个教练手榴弹,到水塘边敲冰取水。水太冷了!还是老兵们有办法,他们就地拔了一把枯草点燃,将毛巾在冰窟窿里蘸湿了,在火上烤一烤,将就着把脸洗了。

第二天的行军路程还是那样,老兵们的劲头也还是那样,可我的感觉和昨天不一样了,浑身酸疼酸疼的,哪儿哪儿都不对劲。我咬牙坚持着,班长和老兵们都要帮我扛枪背背包,我没同意,我怕丢人。

我渐渐的发现,越是闷头走路就越累,于是我也开始海阔天空开始互相调侃了。途中休息时遇见小店,我也去买了包香烟和战友们分享。

行军的路程一天天加码,最多一天走过六十多公里,从天黑走到天黑,公路和农村小道都走过。行军的内容也开始增加了,增加了一些演习科目。一天行军,快要到宿营地了,忽然前面传来军号声,连长听到号声,往路中间一站,大声命令:“防空警报,分散隐蔽!”一瞬间,大伙们冲下公路,到处找可隐蔽之处。团里的参谋们来来回回地检查。我躺在一棵小树下,寻思这样的科目多搞几回就好了,可以多歇一会儿。我想错了。过了好一会儿,解除警报的号声响起,部队回到公路上。忽然又传来一阵急促的号声,“跑步前进!”靠!防空演习耽误的时间要用跑步赶回来!跑啊,气喘嘘嘘地跑啊。跑到后来,队形没了,部队像洪水一般,漫山遍野地向目的地冲去。

离我们新的驻地还有一天的路程了。这天白天睡觉,夜行军。上半夜,我的精神头好着呢,一路上尽在逗乐子。不一会队伍前面传来“不许讲话”的命令。不讲话我也能逗,我眼神特好使,微光下我能把路看的透清,我后面走的兵眼神就差了,我便寻他的开心。平地里我忽然一跳,他便以为路不平了,看不清,蹲下用手探路;路上有障碍物,我轻轻的一步跨过,他一脚踩上去,坏!脚陷进去了,使劲一拔,鞋没出来,打开手电一照,是坨牛屎!下半夜,让你说话都不想说了,瞌睡虫缠了上来。我是一边走一边睡还做梦呢!我梦见了床,舒适柔然的大床。走着走着掉队了,掉到炊事班的后面。一路上跌跌撞撞,不停地撞在炊事员背的行军锅上,我的脸一定比包公还黑,还好天黑,不会有人看得见,反正我是看不到自己的脸。醒着的时候走路也是半闭着眼,心想让我倒下吧,倒下我就能睡着,不管是泥里水里,不管有没有牛屎!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灯光,行军队伍走下公路朝灯光走去,哈!到了!“一营的,继续前进!”又走了一会儿,又见灯光,“一连的,到了!”我们还得继续前进。走啊走啊,行军队伍中有人憋不住了,大声问前来接应部队的打前站的人:“还有多远?”“快了,就两里地!”又走了一会儿,怎么还没到啊!又有人问同样的问题,得到了和第一次同样的答案。我苦笑着说:“这哪是两里地啊,分明是两海里!”指导员大声喊:“同志们,加油啊!到家啦!”

后来我们发现,这段路确实很短。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拉练,四十一年了,记忆犹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写得很生动,尤其喜欢你干净凝练的文字,短小精悍,如果写小说,相信一定是把好手。我也有你同样的经历,所以看后感慨良多。提几点不成熟的看法:一是文章开头最好交代故事发生的地点,文中虽然提到了破冰,知道发生在北方,但还是把具体的地点交代清楚为好,这是写作中很重要的一个要素;二是尽量避免平铺直叙,这是一忌。不要写得太实,不要一直都是叙述,应该有适当的议论的成分存在,做到两者交替进行(这点非常重要);三是加一点对周围景物的描写,加一点“我'的内心活动的细腻描写(有,但不够),加一点行军中因某件事勾起自己的一段回忆(这叫“插叙”,当然这个回忆应该紧扣文章的主题,总之就是要让文章丰富饱满些)的描写等,尽量突出整篇文章的文学性,这样文章就有了层次感和立体感,读者读起来就感到更有味道。当然目前你这样写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如果按高标准严要求的话,尚需努力!不当之处,请指正,八角帽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伟大领袖一挥手,全国人民向前走”。为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各行各业掀起野营拉练的热潮,工厂工人、学校学生、机关干部们背上背包,怀揣“红宝书”,行进在祖国的山川田野间。空军和海军也纷纷走出营房,走出基地,高喊“练出铁脚板,踢死帝修反”的口号,千里大“练脚”了。然而,大约只热闹了一个冬天,就偃旗息鼓了。而我们野战军就当然地把野营拉练作为每个冬季训练的必修科目了。

=====================================================================

你比我早三年当兵,该叫前辈了。可你怎么也讲那个时代是“疯狂的年代”呢?实在不合适!

我总认为那时是激情四射的年代,尽管有点过头,但热情还是值得赞扬的,总比现在个顶个的忙私活好吧?!

本文内容于 2011/5/13 13:18:14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