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奇案 正文 三 劳拉姚

phenry 收藏 0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


那么,你们公司的第三大股东詹姆斯 佩顿先生去考察的是谁?”温特问道,手上已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他已翻得本子在手,嘴咬上了港币的笔帽,朝艳夫人翻了翻眼睛!

“是一个叫朱利亚 沃尔多的老妇人,这种水不仅不可能上市,而且倒闭都有可能。”

“你那么,这不能算是一次正式的考察?”

“当然不能是,不如更像是一种托付吧,佩顿先生拒绝不了的托付。由此大家喝的都是其中的交情,可我喝不惯!”

“看样子,您也喝过!”

“这种水有什么好呢?”

“佩顿先生说是一种产生水,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一定可以让每个人都长寿,劝我也该多喝!我更不能喝了,我还小,不需要为衰老买保险!”

“呵呵,买保险未必是一件坏事!”应该更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可是,这种水虽然没什么不好,不知道延年益寿是不是真的,但心里不踏实是真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反对这种水进我们公司的原因!”

“您真是个生意人!”

“您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谢谢您指教我两本生意经,在您面前,我接连出现了‘引进’和‘保险销售’这两点致命错误!谢谢您适当地纠正了我,这原来是彻头彻尾的上门推销,而且没有成功击中客户的需求心底。至少,没能让您放心饮用。您是不会让‘海生牌’进您的房间的对吧!”

艳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她差不多要破口大骂了。“你他妈说话真绕,要进我房间你就直接进来,没工夫跟你大费唇舌!”

“但愿您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温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港币,看了看艳·史密斯,做了个“请”的手势。

艳夫人看不过,也就挥手向卧室踱去了,阿尔文和温特静静地跟着。都低着头。

“请吧,艳夫人,打开一下房门,”

“门没锁,你没长手吗?”

“可是,还是您亲自开比较方便!”

“好吧,我告诉你们我平时都是怎么开门的?”

艳站在门前,连后退一步都没有,直接一脚踢出,脚尖直指向床,床很长——是为这条长腿准备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褥子下一点凹陷都没有,这不像是一间发生过命案的房间。

进门时他们都忘记了门。艳走入时低下了头,以躲开门框,要不了多久,她还会成长为紧握双拳的悍妇。

阿尔文和温特相继走入,进入这种私密之处,满是失去男人的气味,而且被一个与之陪伴多年的遗孀带着,心里都不是一番滋味!

床几上空无一物,没有灰尘,没有回忆……床的右手边是幽幽的水桶。在艳夫人的压力下,两个男人靠得很近,门口来了两个着黑衣的男人,其中一个谢顶的,“夫人,要帮忙吗?”

“加万尼先生, 如果你能为这两位来自共同体授权的‘海王号’警署的先生帮上什么忙的话!”

“嘘……”男人示意要肃静,眼睛一直没离开福人的。直到她爆出了那一口恶气,他才转开,侧身对着门,袖下裹着的那条臂一定充满了爆发力。

真是该死,他们不只是在吊丧啊,什么都可能动过。翻箱找柜不但没有用,反可能招来不限于白眼的打击报复。这时候特警在哪里呢?或许可以引起其快速反应。可阿尔文试过,无论他们多么不利,他都没打过这张牌,他只是低头做事,找到嫌疑人不慎遗失的东西!

温特在床的左侧寻找着,拉动着抽屉……很大的声音。抽屉掉在了他们留意过的地毯上,常备物品在卧室的地板上掉了一地。他在当中迅速翻寻着,拨过了安全套,列出了所有的药瓶!

阿尔文走过金光闪闪的金项链,有一枚戒指在灰色的地毯上滚动着,发着星辰般独一无二的光,另一道光转到了床尾开外伫立上的艳夫人黑光依稀的脚下。

她应该在左侧躺着,床罩的褶皱间还有一根没有扫净的体毛。

阿尔文扫视着墙,百叶窗里透进的日光灯被他挡在了背后。

他伸出了手,摸过了材质上等的透明水桶,接着他的手就沿着纳米壁下滑,直到空无一物的龙头下,他放开了搭在龙头上的那一只手,稍微直起了要。

“您可以喝一杯,不要紧的!”

“您这水没有商品啊,夫人!”

“这是我信得过的,这一次,我得请你喝一杯!”

“感谢您给我上了一课——是上门推销的心理——我想,我是被您打击得不会放心大胆地喝上一口的!”

“怕死的,早晚,我都会让你为那张嘴付出代价!”

“为您恭候,不过,我得带走您一杯水!”


“我们走吧!温特。”阿尔文摆头,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而史密斯先生的2个保镖站在起居室门口两侧,侧目看着他们离开,暂时还没有问题问他们,他们一直都在守灵,哪怕从法医到场到现在的4个半小时,他们也是“忠诚”地守灵,这“守灵”2个字也许改为史密斯先生的暴毙打上问号,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邻着史密斯先生死去的起居室便是他的私人办公室,穿过挤得满满当当的挡板的写字间即是,中间要走半分钟,空无一人,桌上只有电脑和文件,抽屉都关得整整齐齐,成排的桌子之间,“海生牌”泉饮偶或有之,同样的水桶拉开在落地窗下。

温特手上握着一杯水。走姿端正挺拔。

阿尔文低着头跟着,若有所思,温特忍不住问,“阿尔文,那个婆娘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她那一手干得漂亮极了不是吗?加里简直就是活活被毒死的。她却以为能处之泰然!”

“她本来就有这个资本。”

温特转过身侧对着,两人一进一退,一起走向尽头的那间私人办公室。

“纵虎归山!后患无穷!一切迹象都那么明显,我们来得晚了一步,长官。婆娘和那一伙人动了手脚,掩盖得还很拙劣。”

阿尔文低着头,还是笔直地走,在狭窄的走道中低着头,手搔着下巴颏,还是在思考。温特握着水杯,轻捷地侧闪着两边的桌脚,好一个大学毕业生——警校毕业生!

“她们那一伙人?你指的他和谁?”

“我怎么知道?我是说根本就是拙劣的掩饰,她想骗过谁?活脱脱一个被药鸠的事实!”

“水浒传?或许是金瓶梅?还有你的外星人。”阿尔文放下了手指,抬起了头。


“事实就是‘砒霜中毒’!长官,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呢!法医怎么会检查出春药来?而阿兰居然还相信!”

“据我观察,艳很正常!”

“她还正常!连法医都正常,我亲眼所见却不正常了!”

“没什么可说了,到了,转身。”

“请进,长官,”温特转过了身,手里握着门把手,旋开了门。


办公桌后边坐着加里 史密斯先生的私人助理,劳拉·姚,见到二位进来,放下了鼠标,那边摆着一迷你小瓶的矿泉水,温特注意到牌子是“海生牌”的,劳拉整体给人的感觉是清新却不缺少必要的干练。身材精瘦,只是在毛织罩衫外披着职业装,乍看会以为是某款休闲装。阿尔文随即明白,她是缺乏安全感。而劳拉迎了出来 “您好,我是史密斯先生的私人秘书兼助理。”她伸出了手,一只手抽了抽鼻子,阿尔文想了想,在她手中捏了捏。

“这是我的助理温特 瓜尔。”

“哦,好!”劳拉向温特伸出了手,温特简直换了个人,小心地握住了她的手,或许他以为——眼前就是天使。

劳拉·姚的魅力在于内敛,只有往里走,你才会接触到你要的,但从外表上,她也很有吸引力,和史密斯太太相比,她更显较小。但高挑的身材足以让加里·史密斯先生找到夫人说不能代替的,还有明确的柔情,善于隐藏的爱意,和女强人所有的控制力,还有很善于保护自己的性格,一般不会随便找个男人的肩膀就想到栖息,可到底还是个小鸟依人。可开放给史密斯的也永远不是全部。

阿尔文平视着劳拉,不确定眼中所见是否是正常的观察。

她有一双温柔的深不可测的眼睛,淡淡的化妆,透过“蝶眼”回望着他的注视。那是一幅职业边框的平镜,能把白领文化摇成这种风格的、如此颠覆的人他还是头一次遇到,或许新洛可可、新血型、阿飞洗手、黑白60、醉酒罗曼诺夫、白手、骰子约翰逊这样著名的服装品牌的人物有兴会为劳拉慕名而来,期望能在她身上找到灵感,将“白领的意义”突破到街头上、地铁下、酒吧后边。可他们多半会徒劳而反。

知道一切仅止于劳拉。

她只有一个,就是眼前的这个。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收回一切意义,让任何一个来访者抱憾而归。不知道深谙大学文化的温特见了会做何感想?在那个午后阳光般的眼镜后边的眸子苏醒——一切幻想会被打破——那是涂抹了厚厚金脂的夜吧女郎!一边也许还勾引着你以为看见的钢管,用她的金乳和她的金腿!

可这仍然不是劳拉·姚的全部!远远不是。

“我真是等了你们好久了!”劳拉·姚说。

“我想知道史密斯先生的财务报表,我可以看看吗?”

“不能,”劳拉说,“这是严格保密的!”

温特按下了双手,压了压桌面,看了看劳拉,又看了看阿尔文,撤了回去,脸上挂着自嘲的笑。

“不过不是全部,只要不涉及商业机密,部分还是可以给您过目的,您还要看吗?”

“还要!”

“会很有限!其中会有什么对您的侦破有所帮助的记录呢?如果揪不出那个东西来,史密斯先生真是冤死了。”她的手指掠过了一个位置低矮的保险柜,脚步向前走。低矮的皮鞋踏在地毯上,修长小腿裹着黑色的丝袜,肌肉丰盈欲露,走姿端庄大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