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十八章 审问(一)

兄弟联盟 收藏 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狗日的!老子就说这事情没那么简单!”谭凯文猛地跳起来,一双眼睛杀气腾腾,指着大鹏的日记本吼道:“郎青,走!咱们到公安局找他们去!这事情弄不清楚,我他妈的跟他们没完!” “不管怎么样,咱们不能看着大鹏这么不明不白地成了杀人犯!”郎青也气得火冒三丈。 两个人刚要往外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狗日的!老子就说这事情没那么简单!”谭凯文猛地跳起来,一双眼睛杀气腾腾,指着大鹏的日记本吼道:“郎青,走!咱们到公安局找他们去!这事情弄不清楚,我他妈的跟他们没完!”


“不管怎么样,咱们不能看着大鹏这么不明不白地成了杀人犯!”郎青也气得火冒三丈。


两个人刚要往外走,突然又都站住了,脸色忽然都沉下来,又重新坐到沙发上。气愤归气愤,俩人这时候都明白一个事实:这篇日记,只能证明这群城管的可恶。却无法作为给大鹏开脱罪责的证据。因为日记是当事人自己写的,当事人是无法给自己做证明的。更何况,这日记只写了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却并没有写当天在市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郎青,咱们得给大鹏请律师,请最好的律师!”谭凯文坚定地说。


“咱们需要钱。”郎青说。


一阵地沉默,谭凯文说:“我的复员费全给我老爸了,不过,我可以要回来,相信我爸会理解我的。其他的,我爸去年刚做完手术,恐怕是没有什么积蓄了。”


郎青苦着脸,说道:“我的复员费全捐给孤儿院买了教学设备,现在我手里只有这两个月攒的工资。就算咱俩的钱全搭上,也不够。”


两个人这时候同时想到了一个人:王海鸣。谭凯文急忙从包里找到那本战友联系册。


公安局刑警大队三楼的一间审讯室里,魏大鹏憔悴地呆坐在审讯椅上,双手穿过审讯椅前面档板的两个圆孔,又被手铐铐在一起,脚上的铁链弯成几个圈,绝望地摊在地上,就像此刻大鹏那绝望的心情。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审讯了,前两次的时候,魏大鹏一言不发,双目呆滞,还没有从那突然的灾难中清醒过来,警察没有办法,让他休息了一晚上,但是一个晚上,魏大鹏也没有睡觉,始终睁着呆滞的眼睛,看着狭窄的拘留室对面的墙壁。第三次被提到审讯室的时候,魏大鹏还是那眼神,还是那样的呆滞。他的对面,两名警官冷冷地盯着他,旁边一个记录员面前的纸上,一个字都没有。


两名警官有些烦躁,同时站起身走出审讯室,靠在楼道里点着烟。


“这小子从昨天到现在一言不发的,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吓傻了?”一名警察说。


另一个年龄大点的警察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查了他的证件了,精神有问题他能在部队做一级士官吗?再说,他那个部队我也查过了,正牌儿的野战陆军部队,搞不好这小子还执行过任务杀过人呢,他还能被吓傻?”


“那你的意思是他在装傻?城府很深?”那警察惊讶地看着搭档。


老警察摇摇头,说道:“不像。我感觉,他可能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或者……可能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他自己还没适应过来呢。”


“那他一言不发的,这事情可不好办!”那警察扔了烟,将烟头踩灭,压低了声音说道:“刚才我看见市城管局的张副局长来了,直接进了严局的办公室。”


“说什么了?”中年警察问。


那警察笑道:“我哪儿知道啊!我总不能在严局办公室按个窃听器吧?”


“张队!你电话!”一个女警察从一间办公室里探出头来,“严局找你!”


中年警察快步进了办公室拿起电话:“严局……哦,那个疑犯还没撂呢……”


“张强,你这里审讯要抓紧啊!刚才市里面的刘副市长又打来电话问情况呢!现在这事情给我们的压力非常的大,不法商贩光天化日之下杀害政府执法人员,这影响太大了!不赶紧把案定死,咱们跟上跟下都没办法交代!”电话里面,严局的嗓门很大。


张强诚惶诚恐地回答着:“是!严局请放心!我们加班加点也要把这事情搞定!”


那边电话放下,张强眉头紧锁地回到审讯室门口,搭档忙问怎么回事,张强苦着脸摇摇头,俩人又回到审讯室。


坐下以后,张强看着魏大鹏,问道:“要不要抽根烟?”


魏大鹏迷茫地摇了摇头。


“魏大鹏,事情已经摆在面前,可以说是证据确凿!现在你不说也没有用,可以告诉你,我们也会考虑你的认罪态度问题,这些很可能会成为将来法律量刑时候的重要依据,我希望你不要浪费这样的好机会。魏大鹏,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我想你还是要自己说出来,看你的资料,你是军人出身,军人出身嘛,说话办事也要有个当兵人的样子,痛痛快快地不好吗?”面对傻了一样的魏大鹏,张强像是在说套话。


魏大鹏没有傻,也没有蒙,从昨天到这里,一直到现在,他满脑子想得都是自己的父母,他知道自己成为一名杀人犯的后果。他反复地在想,自己成了杀人犯,父母一旦知道这个消息会如何的伤心,还在想着自己复员后的这半年的艰苦奋斗,最终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在想谭凯文和郎青,想他们两个听说自己的事情以后会多么着急多么伤心,他还在想自己的老部队,想他的战友,他的班长排长连长……魏大鹏想得太多,想得太苦,想到最后这一切成了一团乱麻堵在他的心里脑海里,使他无所适从,无法适应,也不知道该再想什么,再说什么。张强的话听到他的耳朵里,魏大鹏一开始还没有反应,当他说到“你是军人出身,军人出身嘛,说话办事也要有个当兵人的样子”时候,魏大鹏烦乱的心猛得被锨开一个小缝儿,整个人才将迷茫的眼神收回来,看了张强一眼。


张强一看有希望,也不再等着了,主动地问:“魏大鹏,你以前认识曹大可吗?”


“我只知道他是城管的曹队长,不知道他叫曹大可。”魏大鹏老实地回答。


张强内心激动坏了!这小子闷了快两天了,终于说话了!给了记录员一个眼神,忙继续地问:“那我问你,你以前跟曹大可有没有矛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