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Ⅲ 血路勇士 (六)

sy65048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URL] 三班长程海从刘闯的身后站起身,看了一眼跑开的新兵说:“老排,我带的新兵还行吧。” “行什么行,这才刚刚开始。是骡子是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刘闯说着吹响口哨,向着身后树林里挥动手里的指挥旗,又有一名新兵向着掩体这边跑了过来。程海抬头看了看又说:“老排,威波这个新兵,说话油嘴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三班长程海从刘闯的身后站起身,看了一眼跑开的新兵说:“老排,我带的新兵还行吧。”

“行什么行,这才刚刚开始。是骡子是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刘闯说着吹响口哨,向着身后树林里挥动手里的指挥旗,又有一名新兵向着掩体这边跑了过来。程海抬头看了看又说:“老排,威波这个新兵,说话油嘴滑舌的,但是胆子却不大。”

刘闯对程海的话不以为然,因为所有的新兵都要经历转变,一切应该经历的挑战都要经历,最后才能成为合格的战士。看到跑到眼前的威波,刘闯拿起一枚手榴弹拧开后盖,在新兵的眼前晃了晃,说:“哎,看到了吗,这可是真家伙,害怕吗?”

“不,不害怕。”新兵威波的目光紧紧的盯看着手榴手说。

“你不怕说话停顿什么,我和排长都在你身边有什么好怕的。马上都要一年的兵了,怎么还这个熊样儿……来,往前站!”程海看到新兵脸上的紧张有些生气。

刘闯转头冲程海瞪看了一眼,他感觉新兵面对实弹时的紧张是很正常的,越是在紧张的时候越不能批评。他摆手示意程海到新兵的旁边保护,而自己也站到了新兵身体的另一侧。

程海在刘闯手下的班长中是最优秀的,由于他和当年的梁荣生一样也是来自河北,所以刘闯听着他淡淡的河北口音,心里感觉格外的亲切。

新兵威波来到投掷位置上站好,刘闯把手榴弹放到他的手里,并把拉环放套在了他的手指上。然后说:“不要紧张,准备投弹!”

“是!”威波跨出一步身体后倾,握着手榴弹的手高高的举了起来。然后就在举起的瞬间,也许是他十分紧张的原因,手榴弹竟然在他的手里滑落下来,他举起的手里只剩下了一条细细的拉绳。

刘闯和程海都在瞬间惊愕,短短的几秒中内,他们二人分别跃起身体来把新兵威波按倒在地。刘闯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扑倒在地上的时候,急速袭来的气流又将他的身体掀翻在地上,巨大的轰鸣让四周陷入寂静,刘闯感觉到自己瘫软的身体,开始滑向无尽的黑暗。

新兵威波被烟尘呛的透不过气来,他用尽全力把压在身上的身体顶开,张着大嘴在烟雾里喘了几口,忽然看到了血内模糊的班长和排长,忙拍打着他们的身体大声呼喊,可是他们二人除了鲜血喷冒以外,没有任何的反应。


窗外的微风让窗帘轻轻摆动,虽然现在只是初秋季节,但是空气中已经有淡淡的寒意了。方天勇开完会刚走进办公室,十分意外的看到燕子正站在窗前等他。

“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提前给我来个电话。”方天勇说着坐回到了办公桌后面。

燕子走过来坐到桌子旁边,说:“来不来电话都一样,你忙的也没时间专门接待我,我还是先来了等你吧。顺便把调总医院的手续办一下。”

方天勇把手里的文件放好,说:“调动的事儿,我不是让秘书帮你去办了吗,你还自己跑什么呢。”

燕子理顺了一下头发,有些疲惫的说:“陆军学院医院里正发有个重病人,要送到总院来会诊,所以我就跟过来了,这样的手续简单,自己办一下就行了。我今天来呀,还是想和你谈一谈小兵和小梅的事儿。”

方天勇往办公室外看了一眼,说:“家里的事和孩子的事儿,最好到家里谈,在办公室里谈这个让别人听到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不是没有外人吗?”燕子有些生气,她也转头向着外面看了一眼,接着说:“是自己儿子的事,又不是别人的事,再说现在你也没在办公。”

方天勇看着燕子淡淡的笑了一下儿,说:“好,你说吧。怎么现在感觉你有点象泼妇了,呵……当年在师医院里,那种感觉怎么不知不觉的就消失了呢。”

燕子紧绷的脸上也露出笑容,说:“我现在多大年纪了,我还不成为泼妇。我要是现在还象当年一样,我不成了老妖精了。好了,还是说正事儿吧。你想把小兵从海军部队调回陆军部队,你不让我去部队看,他也从没有回家,就算是通电话也很少,我现在是太想儿子了,当然了,如果你把姑娘和儿子都给我调回来,那就更好了,我就想能离我近一点,想看的时候可以看一看……”

笑容在方天勇的脸上渐渐散去,又恢复了严肃和冰冷,有些生气的打断燕子,说:“行了,这个问题你不用和我谈了,现在孩子长大了,哪能总在你的身边呀,他们有他们要发展的事业。你还是把你的手术做好,把咱们家给管好吧。他们应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的。”

“唉,你不是当妈的,永远不会懂当妈的心情……算了,我不和你说了,说了也没用。”燕子起身就要走。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方天勇拿起电话刚听了两句,脸上的表情迅速凝重起来,忙招手喊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燕子。

“出什么事了?”燕子已经从方天勇的表情中感觉到有什么事发生。

方天勇紧皱着眉头说:“小闯,在带新兵投弹训练时受重伤,正在师医院抢救……而且很……”方天勇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啊!”燕子听完了也顿时紧张起来,惊讶的半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又问:“老方,怎么办,我们还是一起去医院吧。要不要通知他家里,可是……怎么和荷花说呢,刘二宝已经不在了,现在儿子又出事……我真怕她承受不起呀。”

听燕子这样说方天勇也有些焦虑和不安起来,他起身来回走了两步,拿起帽子戴上后挥手说:“好了,别在这里说这些了,我们马上去白山县。”方天勇说着拿起电话让秘书备车。

军区到白山县的路程也不是很遥远,但是方天勇却感觉无比的漫长,着急的他几次催促驾驶员提速。想想经常还在梦境中出现的好兄弟刘二宝,再想想还在农村劳作的荷花,此时方天勇的心里十分的纠结,感觉当初同意刘闯入伍参军,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