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广东惠州从一家黑砖窑解救了17名奴工,其中有3名未成年人,一名智障患者。这些奴工都是从黑中介手中买来,每一个奴工身价400元,工作3个月仅获5元酬劳。据记者调查,当地还有十几个黑砖窑。当地相关负责人称,出事黑砖窑已存在至少七八年。

广东惠州现黑砖窑奴工 月薪不到2元

广东惠州现黑砖窑奴工 月薪不到2元

王亚兴的两只胳膊上伤痕累累。

广东惠州现黑砖窑奴工 月薪不到2元

多名工人提着行李跟记者离开。

广东惠州现黑砖窑奴工 月薪不到2元

黑砖窑里的生活环境艰苦

广东惠州现黑砖窑奴工 月薪不到2元

自:Club.ChinaRen.com

这是惠州市仲恺区的一个“黑砖窑”。在家长举报、记者探访后,最终揭开了这个丑陋的面纱;黑砖窑里,被黑中介骗绑而来,400元一个卖给黑砖窑老板的苦力,每天工作15个小时,想跑就会挨打砖砸的惨剧也浮出水面。

在记者举报后,沥林镇政府积极介入,14名苦力顺利离开;仍有部分工人留在砖窑,其中一人是智障患者。

烈日当空,低矮的篷房内,17岁的王亚兴站起身看见了记者,“叔叔,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他的双臂上是接连两次用一次性打火机上的铁片割脉留下的痕迹,一道道深重的血痕,触目惊心。这一幕发生在惠州市仲恺区的一个“黑砖窑”里。

昨日下午,记者驱车进入位置偏僻的黑砖窑,在沥林镇政府的介入下,解救了14名工人,其中3名未成年人。据记者调查,当地还有十几个黑砖窑。当地相关负责人称,出事黑砖窑已存在至少七八年。

李德辉,22岁

“学乖”升打手骗取信任

昨天上午10时,44岁的重庆人李修权从中山赶到樟木头汽车站,他要去惠州仲恺区寻找身陷黑砖窑,无法脱身的儿子李德辉。

李德辉今年22岁,4月14日,在外地看到“工地急招”的海报,上了一辆黑中介的面包车,被扔到了黑砖窑。“有人跑出来打电话给我,说我儿子也在里面。”李修权说。

经过几个小时的寻找,李德辉找到了。他浑身脏兮兮,讲起黑砖窑内的惨剧,他气愤地说,在里面,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想逃跑被抓住,那就用棍子打,用砖头砸膝盖。听老工人说,去年有人被打残了。

李德辉在里面“学乖”,“我还通过告密,告诉工头有谁想逃跑,并跟着工头一起打工友陈流春,获取了老板信任”,李德辉“升”为“打手”,“我就打过这么一次,真的。”他说。

正是他的“卧薪尝胆”,让老板相信他不会跑,允许他有一定的自由活动空间,他联系上了父亲,并能带领记者进入黑砖窑。

王亚兴,17岁

被骗14天两次割腕想自杀

昨天下午,记者驱车进入偏僻黑砖窑。躺在砖头搭起的简易木板上睡觉的王亚兴起来了,他浑身是泥,浑身发臭。“能带我出去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反复地说,“叔叔,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家在贵州,家里电话是……”

他光着上身,两只胳膊上是十余道深入肉里的血痕。

王亚兴17岁,被骗来黑砖窑14天。李德辉说,“王亚兴拆下打火机上的铁片,狠狠地往手腕上割,他想自杀两次了。”

王亚兴说,“在这里,电话不让打,刚来时不能出矮棚半步,去厕所都有人跟着。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他们不让我走,还打我。”

工头老婆:要想走?先还钱!

黑中介骗绑工人400元一个卖“黑砖窑”

王亚兴的说话声,让工棚旁边房间的工人都起来了。15岁的胡智豪悄悄地问,“能不能也带我走,我们都是被骗来的。”

越来越多的工人起来了,“我也要走,我也要走”。他们的声音惊动了工头,工头的老婆开始大骂,“你们凭什么让他们走,想走把欠的钱还清了。”

她拿出一个大本子,里面是一条条的借据,全都按着鲜红的指纹。“欠款”都是400元、500元。

工人说,欠款是他们被迫签的,“黑中介把我们扔到这里,黑砖窑老板以400元一个的价格买下我们。400元就成了我们的欠款。每次我们想走,工头就说,先还钱。”

14个获救的工人中,有的是被黑中介骗来的,有的是被绑架来的。15岁的胡智豪和魏锋在外地打了“工地急招”街头广告的电话,黑中介的一辆小面包车接上他们,将他们“绑”到一栋出租屋内,关了一天,凑足了4人,黑中介才将他们运到黑砖窑,卖给老板。

34岁的黄瑞明更惨,5月7日,他在外地路行走时,一辆面包车上突然下来几个人,将他直接绑上车,然后运到了黑砖窑。

李德辉说,一个月逃跑的工人会有10个左右,“这些工人一走,黑砖窑老板就要买新人,他会打电话给黑中介,他们就帮他找人。”

血泪经历

一天干15小时,慢了挨打

干了3个月,只领到5元钱

低矮、阴暗的砖房是工友的卧室。简陋的屋子空空荡荡,几堆垒起的红砖,盖一块木板,此外空无一物。土豆丝、包菜、猪血、米饭,他们每天吃的就是这些,饭管饱,“吃饱了才好干活。”

一天的工作,从凌晨0时30分开始。李德辉的任务就是把机器切好的砖坯拉出去,晒干,如此循环往复到早上7时许。“动作还得快点,稍稍慢一点,那几个打手就要打人了。”他一直干到中午11时,他才能睡上2个小时。下午,他还要从14时一直工作到18时30分。每天都要工作15到16个小时。

李德辉说“老板说是押一付一,第1个月不发工资,可还有好几个进厂比我早的工友,也没拿到钱啊!”一个叫欧建云的工友,干了3个月,只领到5元钱。”

解救行动

14名工人获解救

智障者仍在砖窑

昨天下午,在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和记者的监督下,砖厂老板终于给付了工人应得的血汗钱。

离开时,工友们挥手告别,“叔叔,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胡智豪、王亚兴反复地说。王亚兴除了工资和差旅费,还得到了一点额外补助,总计1700元。“我今晚就走。”他说,一刻都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今晚就回贵阳!”

这个黑砖窑内,还有数十名工人没走。其中一名是智障患者“小李子”。

采访中,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出事的这个黑砖窑已经存在至少七八年,此前,他们也曾经多次查处过,但因位置偏远,监管困难,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该负责人表示,在当地这样的黑砖窑还有十几个,“下一步,我们将展开全面的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