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学教师称女性遭性侵应主动递套 学生驳:贞烈至死

289617505 收藏 3 1037

10日晚,中国性学女硕士彭露露的导师——华中师范大学彭晓辉副教授受邀在南师大做了一场名为“性与人际交往”的讲座。晚上5点50分,离讲座开始还有10分钟,记者来到南师大仙林校区学正楼401教室,可容纳250人的教室座无虚席,就连过道上也挤满了学生。讲座中,彭教授抛出多个前卫的性学观点,数次挑战传统性观念底线。而他的“遭遇性侵犯女性应主动递上避孕套”这一观点,更是当堂激起一名男生的强烈反驳,双方展开激烈的“唇舌之战”。


扬子大学生记者 宋璟


本报记者 蔡蕴琦 张琳


“在面临性侵犯时,能及时递上避孕套,那是保护女性免受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最后一道屏障。”


PK


“我们怎么界定这个递出去的行为呢?如果递出去不就是说明这个女生默许了这种行为?”


面对性侵犯,及时递上避孕套


现场男生反驳:说明默许了性侵行为


在回答一名女生关于“男性处女情结”的提问时,彭晓辉指出,在瑞典高中生发生性行为的概率很高,有很多母亲会为在青春期的女儿准备避孕套。“有一方面的原因是在面临性侵犯的时候,能及时递上避孕套,那是保护女性免受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最后一道屏障。”彭晓辉的这番陈述立刻引得现场一片哗然。


一名身穿黑色无袖衫的瘦高个男生站起来质疑:“在中国,我们怎么界定这个递出去的行为呢?如果递出去不就是说明这个女生默许了这种行为?”


彭晓辉会心一笑反问:“那你认为这样的情况下该怎么做呢?”


男生回答:“我觉得,对于女生来说贞操很重要的。”


“那么你认为女性在面对歹徒的时候应该以死相拼,做贞洁烈女了?”记者注意到,彭晓辉提出第二个问题时,部分学生在摇头。


但是,这名男生依然执着,“是的。您看我们身边的民族,比如韩国,女性随身带着一把银妆刀,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和歹徒以死相搏。”


彭晓辉说,“有调查表明,有40%的女性处女膜天生不完整或不可见,在这方面,男性却没有任何的生理指标来判断,这就造成了一个客观的不平等,我认为到现在还抱有这种观念是不对的。”


这名男生依然执着辩驳道:“您说的情况诚然有,但很多女性在面对性侵犯时,潜意识里是要反抗的。”


数度交锋后,彭晓辉表示,“这名男生的想法我能理解。我赞同瑞典妈妈的做法,并不是变相赞同性侵犯,而是鼓励女性做到自我保护。”


“我们国家男性差不多比女性多出了3000万,很多男人找不到老婆,现在正好有3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让他们的婚姻合法化,也能解决这部分的人口问题。”


PK


“可是您还没考虑到女同性恋的问题。如果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女同性恋也会结婚,人口男女比例不平衡,男人找不到老婆的情况还是会存在啊。”


允许同性婚姻,能挽救四亿人幸福


现场女生反驳:解决不了男女不平衡问题


在幻灯片上展示了一张男同性恋婚礼的照片:“根据调查,一个国家人口中有3%到5%的人口是同性恋,我们在医学上已经界定同性恋不是病,但在很多国家同性恋婚姻还没有合法化。”彭教授当场给大家算了一笔账:“根据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现在的人口是13.39亿,根据上述比率,同性恋者至少有4000万。同性恋婚姻不合法化,那么这4000万人就不得不和异性恋者结婚,这样的婚姻中夫妻双方绝对是同床异梦,就变成了8000万人不幸福,这4000万的家庭再每个生一个孩子,又是4000万……”彭教授的话还没说完,台下的同学已是一阵阵惊呼:“这么可怕!1.2亿人!”


“这还没有完,4000万家庭,夫妻双方各有两位老人,还有他们的亲戚朋友也会受到牵连。这么算下来,一对夫妻、三代人……全国就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不幸福。”彭教授也提出了自己认为合适的解决方法:“我们国家不是有个男性多于女性的问题吗?而且男性差不多比女性多出了3000万,很多男人找不到老婆,现在正好有3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让他们的婚姻合法化,也能解决这部分的人口问题。”


话音刚落,台下就有一名女生向彭教授提出:“有这么多男同性恋是没错,可是您还没考虑到女同性恋的问题。如果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女同性恋也会结婚,人口男女比例不平衡,男人找不到老婆的情况还是会存在啊。”对此,彭教授表示,他只是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思路。


这些观点


你认同吗


高校应设立一个接吻专用地


讲座开始后不久,彭教授就向大家出示了一个研究数据:超过一半以上的大学生有过或正在恋爱。“有一次,我走在校园里,在学校山后的小径上看到一对学生有亲昵的举止,冷不丁打了个照面——这两人都是我的学生,三个人大眼瞪小眼,感觉很尴尬,我只好偏着头走。”说着,彭教授将头扭向一边,引得台下同学哈哈大笑。“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既然数据表明大学生谈恋爱的有这么多,为什么不能给他们提供一个‘接吻的地方’呢?”


为此,彭教授在讲座中建议说,高校的学生活动中心可以专门开辟出一定的空间,设置成火车硬座车厢的造型,营造一种半封闭式的空间,学生情侣可以自带咖啡、蜡烛。这种半开放的空间既能满足学生情侣的接触需求,又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尴尬,老师家长也不会反感。


守不住“底线”该分手就分手


“和男友谈了一年半了,他好几次提出来要亲密接触,我很为难,我不赞同婚前性行为,可是总是拒绝怕失去他,该怎么办呢?”一名女生大胆说出了心中困惑,这也是很多女生的烦恼。


面对女生们最为关心的“如何避免发生婚前性行为”的问题,彭教授给出了恋爱时要遵循的“五部曲”:“第一,男生向你表白时,不要急于进入恋爱关系,要有一个预备期,让双方都有时间互相了解。第二,如果认为合适,确立关系时要约法三章,和你的男友说清楚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和底线在哪里,要求对方尊重自己。第三,恋爱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发生一些亲昵的举止,在感觉无法控制的时候,要巧妙回避,脱离二人世界。第四,大家要记住,你有说不的权利,要坚持自己的生活原则。最后一步,‘该分手时就分手’,如果男友逼到了你的底线,你要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值得做这样的事,和他严肃地谈一次。如果他仍然坚持,就要大胆勇敢地分手。”


在上述一番解释后,彭晓辉不忘说明,“我接触的很多女同学都是不希望发生婚前性行为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在进行婚前守贞教育。”彭晓辉对于“给婆家最好的嫁妆就是自己的贞操”的观点并不赞同:“这也是不尊重女性,甚至是压迫、剥削女性的思想。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现在的女性在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可以完全承担自己生活的情况下,婚前发生这样的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恋爱的次数最好“事不过三”


“我们谈恋爱究竟是为了感觉还是为了将来?如果恋爱谈多了都不想再谈,或者婚姻里厌倦了对方怎么办?”一位男生向彭教授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对此,彭教授建议大家“看准了再下手”:“每个人有选择的权利,我建议大家遵守一个‘权利道德’,那就是‘不伤人’的原则。如果你是为了体验而恋爱,也许到老了会发现生活中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东西。恋爱的次数也要尽量减少,最好‘事不过三’。如果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超过了三次你还没有成功,只能说明你还不够成熟,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还没长大’。”


“我有一个朋友,和男朋友已经发生了关系。可是后来她男朋友对她不好,她想分手,可每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人家了,害怕不跟着他就没有人要。她现在该怎么办?”互动环节,一位女生向彭教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那她必须自己跨过这个坎,把这件事看淡一点。如果坚持和现在的男友在一起,必须考虑他是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感情只有现在时,没有过去时,女孩子一定要懂得这一点。”彭晓辉强调说。


专访


记者


性学硕士彭露露正面试一份教师工作


2008年,彭露露考入了华中师范大学“人类性学”硕士专业,成为了该硕士点自2000年创办后招收的第三位硕士生。三年过去,希望能当一名性教育老师的彭露露即将毕业。因为其专业的“罕见”,彭露露求职经历经包括本报在内的数家媒体“发掘”后,一时名声大噪,甚至惊动了南京市有关部门。热心的媒体帮她联系了许多单位,然而,对方均表示,不需要彭露露这样专业的人才。对于爱徒彭露露,彭晓辉很“纠结”。“性学专业的研究生想找到相关的工作并不难,只是彭露露一心想当性学教育方面的老师,所以一直没能如愿。”彭晓辉告诉记者,2000年他正式获得“人类性学”研究方向的硕导资格,在彭露露之前,彭晓辉的开门弟子毕业后先到卫生部艾滋病防治基金会工作,随后担任英国的一个艾滋病防治基金会驻郑州的项目官员,最近又调往南京充实那里的管理队伍;第二名研究生未毕业就出国了。他向记者透露了彭露露的近况,“彭露露正在面试一份工作,是跟教师相关的,可是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因为还没定下来。”


性学研究生十年只招了5名


“不上《性科学概论》课,就等于没有在华师念过书。”这句在华师很流行的一句话,可以看出这门课受大学生的欢迎程度。彭晓辉告诉记者,而在19年前,《性科学概论》刚开时,许多学生都还面临着观念的压力。第一次上课,选课的学生约有四五十人,之后还私下地给学生做过一次思想工作呢。到第二学期,选修的就有八九十人,从第三学期开始就一直满员,现在很多同学都觉得选上这门课是撞大运了。从开始到现在,前前后后共有18000多人选修这门课。


2000年,彭晓辉正式拥有 “人类性学”研究方向的硕导资格,但由于没有对应的学位点,只能将其挂靠于院里的“动物学”学位点。两年后,彭晓辉正式招到第一名研究生。“调剂过来的一概不收!”这是彭晓辉招收弟子的原则。十年间,他总共只招收了5名研究生,他认为,学这个专业必须是自愿且是兴趣所致。


目前性教育“供不应求”的情况让彭晓辉颇为担忧:“我还有六年就退休了。性教育不能仅靠一些对这个方向有兴趣的专业人员。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章第十三条的规定,在学校中设置教师编制,落实性教育。”彭晓辉期待教育部能够认可性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存在。”彭露露就因为一心想做性教育方面的老师却无法如愿,而国内的性学研究也远远不够。“目前国内明确以性学为方向招收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只有三家,除了我以外,就是李银河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国内的性学研究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根本没有。”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