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为打赢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为打赢 47


雷达122团四好连队评比工作在全团展开了,个人评比五好战士的工作也同时在进行。

二连的战士们回头看看一年来走过的路程,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他们认为连里的工作做得好,例如,他们有力地保障了空情,胜利地完成了祖国和人民交给他们的战斗任务,上级和航空单位不断表扬二连,各个操纵班都赢得了飞行师的好评,这让连队许多战士感到骄傲;连队多样化的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连长由适应训练起,又适时提出了用行动做一个真正军人,以及谋打赢等课题,这是一套组合拳,让新兵个个都有精彩表演,使连队正气不断上升,团里在大力推广他们的带兵经验;连队涌现出了一位从战斗中走来的好同志游安平,他还是全团学习的榜样;二连在支援驻地建设方面,成绩也很突出,尤其是为知青生活创造了一等的工作,这也是我们一年来工作的一部分……光这些,他们就够得上评为四好连队了。干部们则不乐观,年初的一次枪走火,四好连队评比的资格早就没有了,还讲什么四好连队?先进班和五好战士很快就评出来了,先进班为操纵三班、一班和报务班。评为五好战士的有三班长蔡至新,他凭着天时地利人和的诸多优越条件,各项工作一直遥遥领先走在最前头,他领导的班不仅军事好,文艺演出在全连也是最出色的,他的五好战士提名,很快获得连队干部会议一致通过。一班长岳乐祥,在工作被动的情况下,带领全班奋起直追,破除形式主义,扎扎实实工作,一步一个脚印,成绩突出,被评为五好战士。另外当选的五好战士分别是三班勾两号操纵员张延土,一班勾两号操纵员汤怀戎,报务班班长,电工班油机员赵典眉,操纵员陈君华,报务班的蔡跃明等十多名老兵。新战士虽然也参加了五好战士评比,但此次评比要求极为严格,标准又高,名额还要上报团里审察把关。三班新战士张为民表现突出,对连队建设起了推动作用,连里决定将他的五好战士提名报团里批准。连长为了兑现表彰演出突出的新兵,经过在所有编节目的新兵中间权衡之后,同意上报刘匀田为五好战士,名单提交团里审批。连里还嘉奖了一批老兵,如二班陆幺号B型操纵员潘金根,周宝仁等。新兵常儒焕因他的两首诗作改编成了节目,也受到了连队的嘉奖。

通过五好战士评比活动,大家感到评出的五好战士既坚持了标准,又倡导了多样化的路子,还为新一年的工作指出了方向。连队嘉奖的名单,就在连队晚点名时宣布了。

也有不服气的人和不服气的班,班长黄炎林就不服气,他说:“像张为民,刘匀田这样有文艺特长的兵,不应该全集中在三班,这不公平!光凭他们的文艺节目,三班就是当然的先进班了,这还评什么?也不需要努力了。”

岳乐祥也在说:“三班的文艺力量是太强了。”

蔡至新说:“别人说这话都可以,唯独你说这话不行,你也有马失前啼的时候啊?我们班的新兵,都是被你推出来不要的兵,后悔啦?你不是收获了先进班和五好战士吗?人要知足,想样样都占全,没门!”

徐丕成也在嘟囔,“我们炊事班因为泄密的事受了牵连,没有评上先进班,自己也没有评上五好战士,还说得过去。相比之下,岳乐祥太狡猾了,他们班走火了,影响了全连的评比,他们班居然还能评上先进班,他还能评上五好战士,这不公平!”

连长解释说:“如果单纯从完成任务讲,各班都可以评为先进班,但加上‘附加条件’之后一点点来扣,有的班就不行了。至于讲到岳乐祥的班该不该评上先进班?我想要用平静的心情来看待这事,他的新兵班是走了火,但这个新兵班已经不复存在了。再说,他在后来创建先进班的工作中,积极破除形式主义,这个工作开展得好,我们哪一个班像他这样做了呢?没有吧!这不是很有创见吗?他的空情保障也搞得不错,飞行师没有少表扬他们班吧?评先进班评五好战士,又不是定终身,明年可以从头来嘛。至于说到三个爱好文艺的战士全分配到了三班,那是我们当时不了解他们的特长,以后我们再调整吧,但我还是为你们感到高兴啊,你们也知道珍惜人才了。”连长看着大家,又接着说:“鉴于许登丰在记录工作岗位上的表现和他在报读训练中的优异成绩,连里决定改任他为一班平面雷达B型操纵员。我们所以这样做,是想创造一种活跃的气氛,让连队的建设成为一团活水,让人人都有机会发挥才干,让连队建设多样化成为可能。我们希望许登丰同志能珍惜这次调整工作的机会,快速适应新的工作。他调动后的岗位空缺,先由老兵顶着。”连长这个决定让大家感到意外,也使许登丰感到意外。许登丰庆幸自己的猜测还真的变成了现实,别提他多么高兴了。现在,该轮到他去追赶大家了。

东峰山又下过了一次雪了。

东峰山的冬天虽然寒冷,山上和营房屋顶上还有残雪没有化完,屋檐下还挂着冰柱,但不刮风不起雾,人们还是愿意到户外活动,只要是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人们会三三两两到公路上去散步谈心,他们身穿大衣,有的人朝公路上山的方向走,有的人朝公路下山的方向走,边走边聊天,冷,也不能挡住战士们在户外活动。

有两个战士,顺着公路而下,已经走出营房很远了,他们边走边聊在他们身后面不远处,还跟着走来三两人一伙、三四人一伙的谈心人群。走在最前面的两个战士是一班的邱利群和三班的张为民,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战友。

张为民说:“去年一年,我先是当了你的替身,后来我也做了点贡献,你的一个点子为我开个好头,让我受用不浅,我这一年生活得真幸福啊。不光在连队,就是在知青点上都是一样的,我从来就没有寂寞过。你的脑袋瓜很灵活,点子多,人又正派,为什么就不约束一下自己任性的毛病呢?如果你的嘴巴能用警卫营警卫团来保卫,你是可以比现在生活得更光彩的。我听你们岳班长讲,你们班破除形式主义的努力,就是你建议的,这不是很管用吗!可是岳班长提议连队嘉奖你的意见,却没有被你们班里的同志通过,这是很可惜的。你对过程完成后由谁来收获,表现得漫不经心,这反映了你把努力的过程看得高于一切,这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要结果啊!你认为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去看自己设计的过程会更开心,可我要问你,你到底又看到了什么呢?我若不把卢惠霞和陈淑芳的事讲给你听,充其量你只知道一个大概,你对你导演的结果能理解多少呢?它带给了你思想上哪些转变呢?可以说你什么都没有。我和你不同,我的梦想是当一名职业军人,我生长在军营里面,对军营有着特殊的感情,我要用我的努力去实现我的梦想。只是我的起步,有很大一部分是你先为我奠定的,是你把我推向一个高起点,我不接受还不行。”

两人感到有些冷起来,于是他们转头朝回走。

邱利群说:“你批评得对,我是有些任性,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心直口快惯了,不看环境讲话,就是一个毛病。不过,看到了不好的事,我就忍不住要说,我对我的几个同乡,有不满的地方,也是这样。我知道我说了也没有用,还会伤害他们,但我的思想会因此变得活跃起来,这才是我不肯改变自己毛病的原因。我对其他人任性,也是这个心理在作怪。你说你收获了结果,对你的推动更大,结果是在怎么推动你前进的呢?你讲来听听,看对我改正缺点有没有帮助?”

“我的努力,最初是由你导演的那个买肉买面弥补你的过失开始的,但老百姓移花接木地把结果算到了我的头上,它给我造成了连锁反应,先是把卢惠霞引到我的面前,卢惠霞又在办知青点之前,把我介绍给了在他们生产队插队的陈淑芳,这不,陈淑芳又冲着我来了。这一系列的事,已经改变了我,至少让我接触到了生活。在连队我接受了一种说法,认为我们东峰山雷达站虽然驻扎有两个雷达连和一个营部机关,还有几个小分队,但仍然是一群和尚兵,而且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似的高山上,唯一能见到的老百姓就是邮递员,每一个星期才来两次,信息闭塞得很。现在我不再这样认为了,我们和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外界的一举一动,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反映到我们头脑中来。通过我国周边军情的变化,我们知道了国际风云的险恶,这是老百姓所感受不到的。通过我军应对,我们知道了我国我军的动向,谁能比我们更迅速,更简捷,更准确地了解国家形势的走向呢,没有吧。通过我们对国际国内形势的理解,再去观察地方上传来的种种信息,我们能从老百姓熟视无睹的现实生活中,看出我国政策宏观上的走势,这个认识远比生活在微观现实中的人能更深刻地了解现实,我的这个说法是不是有点张延土的风格呀!东峰山上是没有硝烟,却时刻充满了战斗,这个战斗就不断发生在我们的空情保障中;这里看似平静,却时时突现出波涛惊云,这一年发生了多少对敌斗争的大事啊;这里看似是一个只有军人而少见老百姓的孤岛,但它却比哪一个大城市都更加紧密地联系着全国,联系着世界,是不是这样的呢?你还能说我们东峰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吗,当然不是。你若不广泛地参与实践,不了解社会上汇集来的各方面的信息,你也就不可能认识到我说的这一切,东峰山当然就是孤岛一个了!我们学习的老兵汤怀戎对我国周边的敌情了如指掌,他为什么也说这里是孤岛呢?我接触的那些社会内容,他就没有接触到。我能认识到汤怀戎认识不到的这一切,是需要条件的,我的这些条件不是你给我创造的吗!我上面说的这些认识,更加坚定我的人生,走与实践结合的路,既要读有字的书,更要读“无字”的书,学‘无字’的道理。古人不是讲了吗,入之愈深,收获也就愈大,涉深水者得蛟龙,涉浅水者得鱼虾,这都是讲的深入实践的问题。这些话真是一点也没错,就看你肯不肯去琢磨了,这样的认识你有吗?你讲过但求耕耘不求收获,但这不等于说收获来到了你面前,你还拒绝不去拾取它,不正当的收获不能要,我就抵制了指导员树我当典型的事;是你努力来的收获你也不去弯腰拾取它,你这是在用近乎傲慢的态度对待收获。你没有收获,就不能站到更高的实践平台上,自然你又得不到新的更大的收获,你的提高是不是中断了呢?你的实践是不是总在原地踏步呢?我是不同意你现在的生活方式的。”

邱利群也被感染了,他说:“我觉得现在这样生活下去,是有些单调乏味,我想扩大一些生活的接触面,但是又没有机会了。当然这还是怪我自己,明明是我做的事,卢惠霞偏偏要算到你的头上,连解释她都不信,这说明我的性格中有排斥人的一面。这次岳班长提议嘉奖我,班里不少同志没举手,也说明了这一点。我以前认为看别人实践我的方案挺有趣的,因为别人把一切反映坦露给我看,会让我看得更真切。岳班长为什么就没有看到老兵在他背后搞形式主义呢?根本的原因,他不是在局外,所以人们就躲着他。我追求人们别躲着我,那么我就只能站到局外去。现在我不再这样认为了,我也在改变我自己,减少了和老兵的正面对抗,可是人们又非要把我固定在先前的生活方式之中,不肯改变对我的印象。人啦,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我有过人的地方,另一方面,我的不足又限制了我过人之处的发挥,我真的很难做到十全十美。现在我希望我的长处能有助于弥补我的短处,可是机遇不再垂青于我了。你信不信吧,韩曙光要扭转人们对他的印象,他不做脱胎换骨的努力,是改变不了的,这点我算是领教够了。”说着说着,他们走进了营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