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美国前领导异口同声:强大美国不怕被中国超越!

天涯一剑侠 收藏 2 481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97/12971222.jpg[/img] 拉登之死对美国有什么影响? 卜睿哲(richard c. bush iii,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拉登之死确实有助于提高美国的信心,但有关美国的国际形象,就要看是从什么国家的角度出发。穆斯林世界会认为美国一如既往地与穆斯林国家对抗。美国在亚洲的同盟国也许会对美国产生新的敬意。 何慕理(john j. hamre,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总裁,前美国

三位美国前领导异口同声:强大美国不怕被中国超越!

拉登之死对美国有什么影响?

卜睿哲(richard c. bush iii,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拉登之死确实有助于提高美国的信心,但有关美国的国际形象,就要看是从什么国家的角度出发。穆斯林世界会认为美国一如既往地与穆斯林国家对抗。美国在亚洲的同盟国也许会对美国产生新的敬意。

何慕理(john j. hamre,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总裁,前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一些法国学者对我说,本·拉登在美国杀死他之前已经在政治上死亡了,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事实。我不认为杀死本·拉登会在美国决策上引起大的变化。美国人在认知阿拉伯世界上的确有了很大变化,这些变革是由于埃及和突尼斯,而不是本·拉登的死亡。本·拉登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现在的新时代是由埃及、突尼斯、叙利亚、巴林等国的混乱局势构成的,中东的局势已经与先前大不相同,而美国还没找到能一致认可的方案。

包道格(douglas h. paal,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前美国总统特别助理):拉登之死对美国的策略会有一些影响,现在我们可以更快地减少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人员和金钱的投入,减少美国财政对战争的投入能给美国经济减轻很大一部分负担。

与战争投入相比,我们对亚洲输送的只是数量很少、开销很小的船只和军队,每年阿富汗战争要花费1000亿美元,马上美国就能省下其中95%的开销用于国内的经济重建,另外一小部分将用于加强美国在亚洲的力量。最积极的影响是美国的注意力又会转向亚洲,总统和他的官员将把注意力放在美国与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上,而不是坐在白宫的电视机前观看监控本·拉登住宅的录像。

美国会转而对付中国吗?

包道格:不一定。我相信许多中国人认为发生“9·11”是中国的幸运,因为美国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中东而不注意中国的军事。随着本·拉登的死亡,许多人又会认为美国将重新对中国施加压力。在我看来,美国只是重新开始重视亚洲。“9·11”事件以后,小布什总统把注意力集中在反恐上,对亚洲整体上给予的是最少的注意力。虽然他给予了中国一些注意力,奥运期间在中国待了长达10天。但亚洲大部分地区,尤其是东南亚,得到的关注极少,现在美国正重新开始维护在东南亚的利益。我希望中国方面能对这一改变做出正确分析。美国并不是开始针对中国采取新的更独断的遏制政策,美国仅仅是重新恢复了1996年前对亚洲事务的参与程度,并且用适合2011年、2012年的方式进行。

怎样评估未来中美力量对比?

卜睿哲:中国终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这是中国1979年以来所有成果的集中体现,但我觉得不应该过分夸大它。我做了一些研究,发现一战前1913年的世界gdp排名中,美国以5亿美元排在第一,但那时美国却选择了远离国际社会独善其身,没有承担什么国际义务;接下来的4个国家大致相近,中国、英国、俄罗斯和德国各有2.5亿美元,中国当时在政治、军事上都很弱,没有国际影响,英国在主导欧洲和世界格局,俄罗斯被认为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德国则在挑战欧洲和世界格局。所以经济力量不代表国际影响力,关键要看每个国家如何运用各自的经济力量。

包道格:中国的gdp需要分摊在13亿人身上。此外,树总会停止生长,不会一直长到天上。中国经济不会无止境地增长,会在某一点上停住。我认为这个点会在中国完成了对西部的开发建设之后很快到来,一些美国学者认为也许10年、20年或30年后,中国的gdp将超越美国。我认为这个分析是不正确的。

美国曾有过阶段性挫折,每次人们认为美国完了,可美国都重新回来了,不过花费的时间比人们预想的长,一般都需要七八年左右。选民会改变国会和奥巴马的政策,美国会回到3%左右的快速增长的。我们会重新积极自信地参与国际事务,2020年美国将强势回归。但许多中国人只看短期,2007年、2008年,美国衰落了中国崛起了,但你必须看到往后的10年。美国直到1941年才走出1929年的大萧条。

中美的较量将导致冲突吗?

卜睿哲:首先,最大经济体不代表最大影响力,但我认为美国将会很乐意见到中国在国际社会和东亚扮演建设性角色的。这对美国、中国和国际社会都有帮助。我明白中国对力量的等级观念,但是世界不一定只有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虽然原则上美国更希望中国有另一种政治体制,但美国很现实地看待这个问题。即便中国政体发生改变,那也得出于中国国内的因素,外部是无法通过做什么来实现这种改变的。中东的问题就在于,即使有了民主体系,如果政府组织非常弱,新的体系就无法生存。

何慕理:我认为美国还没有处理这个问题的框架,但相信美中都不需要赢得这个大仗。我不认为美国希望处在与中国对立上的轨迹,虽然美国目前身处3场战争。

我们能接受中国作为最大经济体,因为美国不希望看到一个贫困的中国。但说到军事发展就比较复杂了,有许多的不确定因素。中国军队现在是自卫性质的,但如果将来发生了变化,双方就有可能对立,美中目前没有处理此事的体系结构,可能因此产生问题。

美国和区域性大国的差别在减少,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中国的强大,但美国作为世界大国,中国作为区域性大国的格局不会变。我的大部分中国朋友都不赞同“g2”的看法,认为为时过早,中国仍应该关注与发展经济和在转型时期保持稳定,因此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希望进入“g2”格局。中国的发展并没有与现有的国际体系相矛盾,但将来中国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否威胁到美国的超级大国位置呢?我认为中国没有主导世界的志向,中国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和领导亚洲区域性事务,但它是很谨慎地这么做的。

包道格:我肯定一定会有人这么想:现在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害怕被超越。但认真研究亚洲问题的美国官员不会这么想。因为他们了解情况,他们知道在未来七八十年,中国不会在军事上与美国较量。

核武器的出现,使战争变得不可想象。美国必须有威慑的能力,但使用军事力量是另一回事。过去美国曾就台湾问题设想过,假如陈水扁宣布“独立”,大陆发起进攻,那该怎么办?美国是要出兵中国沿海呢,还是一直到长江、到北京?这样的战争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这样,21世纪的全球末日就要来到了。因此,这样的冲突是不会发生的,我们必须学会互相合作。

现在没有国家可以放心依靠另一个国家。印度开始同时缓和与美、中、俄、欧的关系。俄罗斯也试着与中、美、印及其他国家建立可行性关系。大家都开始对冲。这对新的世界秩序是个挑战。因为它造成了更多不稳定性,如果一方力量显著加强,其他国家就会马上行动以维持力量平衡。美国从去年开始在日韩举行最大规模的军演,同时向东南亚推进,目的就是对中国力量的平衡。但如果中国表现出克制,力量的平衡就可能有利于中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