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中国周边满是妖魔鬼怪,但真正成精的只有一只!

天涯一剑侠 收藏 10 24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放言中国周边满是妖魔鬼怪,但真正成精的只有一只!

“泛敌人论”者的始作俑者是一个叫做戴旭的上校(去年已任职某基金会)。他在一次演讲中问:看看周边,哪个是我们的朋友?眼下之意,环顾周边,中国无友。由于他的演讲传播甚广,其“泛敌人论”影响也十分深远。一致直到现在,但凡谈起中国南海问题、东海问题等等,仍然是“打”声一片。不管是菲律宾、越南、日本还是印度、印尼,好一个“打”字了得!


喊“打”是简单的,但是,如果网络上充斥这些声音,则是有害的。它无益于中国,恰恰有利于美国。“打”字的结果决不是中国更强大,相反是中国更孤立、更弱小;因为,一个个“打”字,只会把一个个友好的中国周边国家推向美国怀抱,令美国在亚洲更稳固、更强大。泛敌人论者之害,猛于虎!


毛主席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他的中国各阶级的分析,为建立中国革命的统一战线指明了方向,统一战线也成为中国革命取得最终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


中国革命如此,国际政治何尝不是如此。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无疑是中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国际反霸大业中发挥领导作用所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毛主席的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曾经长期指导中国外交实践,并把中国推向第三世界的领导地位。今天,我们必须在坚持“三个世界”划分的基本原理的基础上,对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有新的更明确的认识。


中国是亚洲的中国,亚洲也是中国的亚洲。中国要在亚洲确立主导地位,消除美国的负面影响,特别是驱赶美国的霸权主义阴魂,就必须首先搞清楚中国周边的敌友关系。“泛敌人”论者居心叵测,必须予以坚决批判。其最大的毛病就在于,把友邦看成敌人,把可以成为同盟军的国家彻底推向敌人,不是搞中国反霸统一战线,而是要促成“反华统一战线”,从一定意义上讲,“泛敌人论”者已经成为美帝国主义的帮凶!


我认为,作为中国周边国家,情况是复杂的,但也是比较清楚的。大体可以分为五个类型:第一种是与我无领土纠纷,却有战略合作。分别是俄罗斯、朝鲜、中亚五国、巴基斯坦、缅甸、老挝、柬埔寨、孟加拉、泰国、马来西亚、东帝汶等。这些是中国亚太外交的最基本的依靠力量。第二种是,与中国有领土纠纷,但也有密切合作的国家,他们是菲律宾、越南、印尼等国。属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重要成员。

第三种是,与中国无领土纠纷,但关系复杂的国家,他们是澳大利亚、韩国和新加坡。韩国与中国合作密切,却是美国重要的亚洲盟友。在半岛问题上,与中国存在严重分歧。新加坡是个奇怪的现象,与中国合作密切,也无领土纠纷,但是,却倾向于拉美国制衡中国,反映其对中国的警惕感。澳大利亚也是如此,对中国的看法时好时坏,摇摆不定。第四种是与中国有领土纠纷,且关系复杂。主要是印度。印度既希望同中国保持合作关系,又害怕中国挑战其南亚和印度洋的霸权地位。


特别是对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关系心存嫉妒和不满。第五种是有领土纠纷,且敌对意识较浓的国家。这个国家也只有一个,就是日本。它与中国有宿怨,不仅赖在中国的钓鱼岛不走,而且甘做美国霸权在亚洲的走狗,与中国争夺亚洲问题主导权,支持美国建立围堵中国的统一战线。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中国周边,中国的敌手实际就一个,那就是日本,只有它或者它与美国狼狈为奸,才可能构成对中国的真正挑战。随着日本右翼势力抬头,鼓吹日本搞核武器,鼓吹海上机动防御,鼓吹自由民主之弧,日本敌视中国的外交已经和正在付诸实践。中国应该对日本高度警惕。


其他四种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是友邦。这是中国反霸斗争的最基本的依靠力量。也就是第一种类型国家。二是可以争取的中间力量。他们是印度、越南、印尼、菲律宾、新加坡、韩国、澳大利亚等。这些国家均具有两面性,既可以成为同盟军,也可以成为敌人,关键在于中国的外交运用。美国要组建所谓“反华统一战线”,争取的也是这一部分。为了不把它们推向敌人那一边,中国对它们还是要采取怀柔和绥靖政策。有些问题,还是拖一拖为好。


中国要成为亚洲领袖,就必须树立亚洲意识。要放在领导亚洲、整合亚洲这一战略目标上考虑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问题,不以“小纠纷”影响开拓“大地盘”。我认为,只要不是中国愿意,任何力量都不可能从中国拿走一寸土地或岛屿。为了长期和战略利益,中国不必急于解决一些迟早都能够解决的问题,而应该集中精力对付美国及其走狗日本,严防它们挑拨离间,浑水摸鱼,建立“反华统一战线”。为此,我支持采取“关门驱虎”战略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