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抗日:飞虎战龙 第一卷 初犯清远 第50节 飞虎铁血泪3

flxlrh303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URL] “国军的邓晓龙长官,快撤,我们北江中队还需要长官的鼎力相助。”赵月娥一边撤退一边大喊,但没有任何回应。 邓晓龙还与鬼子相持着,楚河汉界双方竟然诡秘地沉静下来。 跑,跌跌撞撞地跑。 奔,气喘吁吁地奔。 赵月娥与梁飞虎终于爬上高山,钻进密林里。 山高,路险,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

“国军的邓晓龙长官,快撤,我们北江中队还需要长官的鼎力相助。”赵月娥一边撤退一边大喊,但没有任何回应。

邓晓龙还与鬼子相持着,楚河汉界双方竟然诡秘地沉静下来。

跑,跌跌撞撞地跑。

奔,气喘吁吁地奔。

赵月娥与梁飞虎终于爬上高山,钻进密林里。

山高,路险,沟深,林密。这时候,即使有一个大队的鬼子来,也奈何不了北江中队与飞虎队。

梁飞虎每跑一步,都牵动伤口,剧痛难忍,但他咬牙强忍。剧烈的运动,使他的伤口流了不少血出来。他一直顾不得看伤口,现在坐下来,只觉得四肢百骸都酸软无力,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和疲劳所致。

马骝仔为梁飞虎抹干净脸上的鲜血,不禁惊呼一声,原来梁飞虎红润润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大佬,你受伤了?”岳豹紧握着梁飞虎的大手,紧张地问。

梁飞虎感受到兄弟的温暖,他捏捏兄弟的手,咧开大嘴笑笑,指指自己的右胸,淡然说:“没事,我这儿中弹了。”

山水清澈,透明,清甜。

北江中队的战士们都忙着为飞虎队受伤的手足包扎伤口,赵月娥和黑牯仔则检查梁飞虎的伤势。在路上,梁飞虎和赵月娥已经把各自的身世告知对方。赵月娥为英德连江口人,出身贫穷,她的丈夫参加了共产党,被国民党杀害,光荣牺牲,她的公公婆婆也惨遭国民党反动派的毒手。由于她回娘家探亲,侥幸逃过一劫,于是她就接过丈夫手中的枪干革命。鬼子来了,她就在东江纵队粤北支队的领导下组建北江中队,与鬼子打游击战。

赵月除下梁飞虎的上衣,拿出手绢轻柔地为梁飞虎擦拭身体。梁飞虎感觉回到孩提时代,放佛母亲在为他洗澡。梁飞虎的肌肉一块一块地怒突,显然经常进行锻炼。弹头就在梁飞虎右乳靠近腋窝处,血肉模糊。如果梁飞虎没有横扫那一脚而改变身形,如果狙击子弹不是先击中那根飞翔的竹子,子弹会穿梁飞虎的胸膛而过。但子弹经过翠竹的阻隔后,二次打击的弹头进入肉体后产生变形,翻滚,也造成严重的创伤。若弹头不及时取出来,就会感染。

梁飞虎喝了些水,吃了黑牯仔递过来的干粮,气息好了起来。他从腰间摸出一壶烈酒,猛灌两口,对黑牯仔说:“来吧。”

说完,他塞一根粗大的树枝在口里,用牙咬着。

黑牯仔先用火炙烤匕首,然后把梁飞虎烈酒倒在匕首上,当作酒精消毒。

“等一等。”在黑牯仔准备干工作时,梁飞虎却出声阻止。

“什么事?”赵月娥问。

“赵队长,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你为我解释下列问题:一、你和邓晓龙一样都是国军吗;二、你鬼子拼刺刀时为什么要退弹;三、你们与鬼子白刃战时为什么用枪,这是不守规矩的,有失我们的风度;四、你为什么知道鬼子拉响自杀弹想与我同归于尽;五、你为什么告诫我的兄弟要把鬼子打晕捆绑起来,难道赵队长能预见到这种后果?”

梁飞虎有太多的问题想问这位英姿飒爽犹酣战的赵队长,他不好意思直接问女同志,因此以分散精神的借口来问。嘿嘿,他貌似粗鲁无比,但这点花肠肚子还是有的。他也有问题想问邓晓龙,可惜邓晓龙仿佛人间蒸发般不见了。

赵月娥轻轻说:“一、邓晓龙长官所属的部队是国民党的军队,是为大资本家服务的;而我们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我们的共产党与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人民的军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目的是为了让广大贫困的劳动人民有饭吃,有衣穿,有房子住……”

梁飞虎想问,但问不出口了,因为黑牯仔已经开始动手术了,就用匕首插入他的肉中,挖出子弹头,把烂肉割掉。说得轻松,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你用刀子割割自己肉试试!

梁飞虎疼得双手握拳,全身肌肉绷紧,一条条血管怒突,就像蚯蚓。他尝试一直认真地倾听赵月娥的话,精神分散,果然没有那么疼。对于赵月娥第一点的解释,他记不了那么多,只记得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党,赵月娥和所有北江中队的战士们都是共产党员。

他的内心不断地嘀咕:“北江中队的战斗力是飞虎队的十倍,共产党是什么政党呢,竟然能吸引这么多优秀的人才?”

赵月娥说:“至于第二点,鬼子白刃战时为什么要退弹,我不是军火专家,我不会回答,我就回答你的第三至五点问题。在在平型关战役中,半小时的惨烈肉搏,我军以优势兵力,打得鬼子辎重兵再也支持不住,纷纷钻入车下。我军停止进攻,没有烧车,也没有朝车下射击,而是像对待国民党军队一样,向着车底的日军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我军战士没有想到,鬼子不是钻出来投降,而是伸出枪向我军战士射击。双方距离太近,不少战士就这样死在鬼子的枪弹下。

一个电话兵沿着公路查线,看到汽车旁躺着一个日本伤兵,就跑过去,似乎是想要鬼子放下枪投降。他刚跑近,鬼子挣扎起身子,一刺刀就刺进电话兵的胸膛……有的战士想把负重伤的鬼子背回来抢救,结果被背上的鬼子咬掉耳朵;有的战士给已经失去作战能力的鬼子伤兵裹伤包扎,被日军伤兵拿出自杀手榴弹同归于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