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Ⅲ 血路勇士 (五)

sy65048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URL] 方天勇忙凑到赵河南的身边,说:“老赵,你看到的不是二宝,这是他的儿子刘闯,你刚才不是和我说要见刘闯吗。” 刘闯也忙说:“赵大爷,我是刘闯啊,你好好的看看我。” 赵河南又端详了片刻,可能他又把纷乱的思绪给理清了,极度消瘦的脸上艰难的露出一丝笑容,喘着气说:“是闯儿,是你小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方天勇忙凑到赵河南的身边,说:“老赵,你看到的不是二宝,这是他的儿子刘闯,你刚才不是和我说要见刘闯吗。”

刘闯也忙说:“赵大爷,我是刘闯啊,你好好的看看我。”

赵河南又端详了片刻,可能他又把纷乱的思绪给理清了,极度消瘦的脸上艰难的露出一丝笑容,喘着气说:“是闯儿,是你小子……我看清了,我还以为是二宝来接我了,要领我上路了……”赵河南说着抬扬起手,落在了刘闯的肩膀上,用如枯枝般的手指十分爱惜的抚摸着,闪烁雪亮光芒的少尉军衔,又说:“小子,我要去见你老爹了,我会告诉他……你小子干的不赖……乖乖地比他强,小子……好好干吧……你也一定能成为精兵的……”

“赵大爷你放心吧,我一定在你们战斗过的土地上,做出一番成绩的,我不能给你们丢脸……”刘闯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河南的手无力的滑落下来,随着脸上的那丝笑容的散开,他的眼睛也渐渐合起,把恍惚迷离的目光给遮挡起来,瘦瘦的脸上只留下了一片坦然与安详。

方天勇凑到赵河南的脸上听了听,又轻轻的唤了两声,赵河南没有任何的反应。赵河南游离的气息如寒风中的枯叶,感觉随时都会从枝头脱落飘远。方天勇望着赵河南说:“你这个老河南一生幽默风趣,好象你的生命里从没有烦恼两个字,面对病痛你也总是咬紧牙关,都是把笑容挂在脸上……老哥,二宝早早的离开我了,现如今你也要走了……”方天勇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泪水朦胧了他的视线。

午夜时分白山县下了一场蒙蒙细雨,让空气中充满了潮湿气息。伴随着这场小雨,赵河南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在他最后的时刻,方天勇和刘闯一直在床边守候相伴。按赵河南自己的要求,他被安葬在了白山县烈士陵园,他说许多认识的老战友都在这里,所以不会孤单和寂寞。

方天勇处理完赵河南的后事要返回军区的时候,刘闯忽然提出要见他。方天勇不知道刘闯有什么事,忙让秘书通知他进来。刘闯走进招待所房间后,十分正规的给方天勇敬礼。方天勇没有还礼,而是挥手让秘书离开,招手让刘闯坐到了桌子前。

“你从来没有主动找过我,是有事吧?”还没等刘闯开口,方天勇先说话了。

刘闯坐在椅子上把后背挺的很直,十分认真的说:“方大爷,我来到部队还没有求过你什么事,今天我想求你一次。”

方天勇给刘闯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说:“说吧,什么事儿。”

“我想调到特种大队工作。”刘闯没有绕弯子,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想走我的后门儿是吗?”方天勇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看刘闯在思考,又说:“是不是从那次演习中被特种大队的人给捉住,这个想法就有了?”

“是的,有这个想法很久了。但是,我知道要进那个单位不容易,所以我想找你问一问。我不是想走后门,我会接受他们单位的全面考核的。”刘闯说话的时候和方天勇对视着目光,但是在他的眼里看到的只有锋利和寒光,而寻找不到任何的答案。

虽然方天勇没有表露声色,但是看到刘闯能这样找自己,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他的心情和赵河南是一样的,都是真心实意的想照顾好战友的后代。方天勇沉默了片刻,说:“好吧,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看到你的进步,我和你燕子阿姨都很高兴,希望你保持好现在的成绩不要骄傲。关于进特种大队的这个事情,我还要好好的想一想。”

刘闯想把方小梅的感情经历说出来,可是又感觉说出来方天勇会担心,而且这是小梅的私事,如果随便说出来又不好,到嘴边的话他又咽了下去。方天勇看刘闯还有话要说,忙问:“你,还有别的事吗?”

“噢,我没有事了……”刘闯说着起身敬礼,说:“方大爷我先走了,你保重。”

看到刘闯要走方天勇也站了起来,他叫住刘闯后说:“你平时要给家里多写信,对了,也要给你燕子阿姨写信,她经常问起你的。进特种大队的事我会考虑,不过能不能去你都要把现在的工作做好。一会我就走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刘闯忙点头答应,也就是在这一时刻,他在方天勇锋利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丝温情,这种眼神曾经在赵河南的目光中看到过。也许这就是父爱的目光吧,刘闯的心里忽然又有了一丝暖意。内心里又为在抗洪前线与方天勇顶嘴而后悔,想到这里他有些认真的说:“方大爷……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呀?”看到刘闯诚肯的说对不起,方天勇的大脑马上飞速运转,但是他没有想起刘闯是为什么而道歉。

“方大爷,几年前在抗洪前线,我不应该和你顶嘴,更不应该听信农村里那些人的谣言。”这番话压在刘闯心里很久了,今天终于当面说了出来,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方天勇听完后没有马上说话,此时他已经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只是心里也热乎乎的有份感动,刘闯能这样坦诚的道歉,证明了他的成熟与坦诚。方天勇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如果你不敢和我顶嘴,就不是刘二宝的儿子了,和你爸一个脾气。你长大了,我很高兴。好了,你去吧,过一会儿我就要动身了。”

“是!”刘闯再次敬礼并离开。


然而回到步兵三连的刘闯并没有马上等来调令,有时他怀疑是不是方天勇工作太多,把他想进特种大队的想法给扔在了脑后。随着秋季实兵演习的临近,刘闯在紧张的训练中这个想法也有些谈忘了。

清凉的秋风在山林中轻轻拂过,刘闯从掩体里伸出头来,看了看土坡下手榴爆炸后翻腾起的浓烟,回身抬手拍了一把新兵的头,说:“距离还行,好样儿的,你下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