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兵圣艰险的军事实践

289617505 收藏 1 282
导读:离经以道   孙武,字长卿,后人尊称其为孙子、孙武子、兵圣、百世兵家之师、东方兵学的鼻祖。曾以《兵法》十三篇见吴王阖闾,受任为将。领兵打仗,战无不胜,与伍子胥率吴军破楚,五战五捷,率兵6万打败楚国20万大军,攻入楚国郢都。北威齐晋,南服越人,显名诸侯。所着《十三篇》是我国最早的兵法,被誉为“兵学圣典”,置于《武经七书》之首。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成为国际间最着名的兵学典范之书。   以上是百度百科中关于孙武的记载。其中‘帅吴军破楚,以六万兵击败楚二十万大军,攻入郢都’的语句让人产生‘兵圣

离经以道


孙武,字长卿,后人尊称其为孙子、孙武子、兵圣、百世兵家之师、东方兵学的鼻祖。曾以《兵法》十三篇见吴王阖闾,受任为将。领兵打仗,战无不胜,与伍子胥率吴军破楚,五战五捷,率兵6万打败楚国20万大军,攻入楚国郢都。北威齐晋,南服越人,显名诸侯。所着《十三篇》是我国最早的兵法,被誉为“兵学圣典”,置于《武经七书》之首。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成为国际间最着名的兵学典范之书。


以上是百度百科中关于孙武的记载。其中‘帅吴军破楚,以六万兵击败楚二十万大军,攻入郢都’的语句让人产生‘兵圣’一出楚军即望风披靡,吴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轻松获胜的印象。但我多次读这段历史后却发现,兵圣在‘破楚之战’这一其生平主要军事实践的过程中充满艰险,最后结果也差强人意。了解分析此战并从中探讨‘知行’间的关系,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

楚国是南方大国,但自公元前516年楚昭王即位后,不仅内政腐朽,而且又与周边国家如唐、蔡等国不和。公元前512年,吴王阖闾以收留吴王僚之弟掩余、烛庸为由,先后灭掉了归附楚国的小国徐国和钟吾国,之后想趁机伐楚,但孙武认为“民劳,未可,待之(人民疲劳,未可以,等待时机)”加以反对,阖闾听从其言,并采用了伍子胥提出的“疲楚误楚”的战略方针,将吴军分为三支,轮番出击,骚扰楚军。这一措施实行了六年有余,吴军先后袭击楚国的夷(今安徽省涡阳县附近)、潜(今安徽省霍山县东北)、六(今安徽省六安市北)等地,使楚军疲于奔命,斗志沮丧。[1]


公元前507年,蔡昭侯、唐成公为报楚令尹子常(囊瓦)的勒索和被拘三年之仇,背叛楚国,与晋、吴结盟,使楚北侧失去屏障。公元前506年春,应蔡国之请,晋、齐、鲁、宋、蔡、卫、陈、郑、许、曹、莒、邾、顿、胡、滕、薛、杞、小邾18国诸侯在召陵会盟,共谋伐楚。同年四月,晋国又指使蔡国出兵攻灭楚之附庸沈国。楚国于同年秋发兵围攻蔡国。吴国君臣认为倾全力攻楚的良机已至,决定以救蔡为名,经淮道绕过大别山脉,从楚守备薄弱的东北部突入楚境,对楚国实施打击。


公元前506年冬,吴王阖闾亲率其弟夫概和伍子胥、伯嚭、孙武等,出动全国之兵,乘船溯淮水西进。至战略要地州来,舍舟于淮汭(今河南省潢川县,一说安徽省凤台县),登陆前进。以蔡、唐军为先导,3500名精锐步卒为前锋,穿过楚北部的大隧、直辕、冥厄三关险隘(均在今河南省信阳市以南,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直趋汉水,深入楚腹地,达成对楚的战略奇袭。楚不料吴军作此迂回奔袭,急派令尹子常、左司马沈尹戌、武城大夫黑及大夫史皇等仓促率军赶至汉水西岸布防,阻止吴军渡汉水攻楚都城。


当吴、楚两军在汉水对峙时,沈尹戌鉴于分散在楚国各地的兵力尚未集结,易被吴军各个击破,难以阻止吴军突破汉水的防御的特点,又针对吴军孤军深入,不占地利的弱点,主张充分发挥楚国兵员众多的优势,变被动为主动:由令尹子常凭借汉水之障与吴军周旋,正面牵制吴军,自己去方城(起自今河南省叶县西南,沿东南走向至泌阳县东北的一条长城)调集楚国兵力,迂回至吴军侧后,毁坏吴军舟船,阻塞三关,断其归路,然后与子常军实施前后夹击,歼灭吴军。值沈尹戌赶赴方城调兵之际,武城大夫黑认为楚军不宜进行持久战,主张速战速决。大夫史皇亦迎合子常贪功之心,怂恿其速战。子常听信二大夫之言,又错误地估计了战场形势,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可以击败吴军,于是改变与沈尹戌商定的夹击吴军计划,不待沈尹戌军到达,擅自率军渡过汉水攻击吴军。


这是兵圣破楚之战中最艰险的阶段。吴军的战略奇袭虽然大出楚国君臣的意料,但并未使楚国陷于意志崩溃的混乱之中。在楚军布置好防线后,吴军反而处于深入重地、求战不得、后路堪忧的危险境地!如果楚令尹子常能够坚定执行沈尹戌的战略计划,让沈能率方城军马断吴军后路再夹击吴军,吴国君臣已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东周列国志》中对此事有如下一段描述


沈尹戌来至汉阳,囊瓦(子常)迎入大寨。戌问曰:“吴兵从何而来,如此之速?”瓦曰:“弃舟于淮*,从陆路自豫章至此。”戌连笑数声曰:“人言孙武用兵如神,以此观之,真儿戏耳!”瓦曰:“何谓也?”戌曰:“吴人惯习舟楫,利于水战。今乃舍舟从陆,但取便捷,万一失利,更无归路,吾所以笑之。”瓦曰:“彼兵见屯汉北,何计可破?”戌曰:“吾分兵五千与子,子沿汉列营,将船只尽拘集于南岸;再令轻舟旦夕往来于江之上下,使吴军不得掠舟而渡。我率大军从新息抄出淮内,尽焚其舟;再将汉东隘道,用木石磊断。然后令尹引兵渡汉江,攻其大寨,我从后而击之。彼水陆路绝,首尾受敌,吴君臣之命尽丧吾手矣。”(沈尹戌大是知兵。当时若非有囊瓦贪功侥幸,能不危者?不知孙武何为不计及?)


本处括号内的文字为清人蔡元放的评论。上文虽是小说家言,但并不是捕风捉影毫无事实依据的胡诌,可见当时吴军的危急状况!


孙武在《地形》一篇中论述过“挂“这种地形,原文是——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不知孙武自己为何指挥军马陷于此境?


吴君臣得知楚军夹击之谋,又见子常军渡河来攻,为避免腹背受敌,改变原定在江、汉腹地与楚军决战的计划,由汉水东岸后退,调动楚军于不利地形。子常错误地认为吴军畏楚而退,紧追不舍,企图速胜。在小别(山名,今湖北省黄冈地区大崎山)至大别(今湖北省大别山)间,连续三战,楚军受挫,锐气大减。子常意欲弃军逃命,但受到史皇指责,只得勉强继续作战。


-

吴军停止后退,于11月18日在柏举与楚军对阵。夫概认为应先发制人,击溃子常军,尔后以大军继之,必败楚军。阖闾虑及胜败在此一举,务求万全无虞之策,不同意夫概意见。夫概见机而行,率自己所属5000人猛攻子常部。子常军一触即溃,楚军大乱。阖闾见夫概突击成功,立即发起全面攻击。子常弃军逃奔郑国,史皇及其部属战死,楚军大败。


丧失主帅的楚军残部纷纷向西溃逃,吴军乘胜追击,至清发水(今湖北省安陆市境内涢水)追上楚军,阖闾欲立即展开攻击,夫概认为乘其半渡而击,必获大胜。楚军见吴军追至而未进攻,急于求生,争相渡河。待其半渡之时,阖闾挥军攻击,又歼楚军一部。吴军加快追击,竟使楚军在溃逃中虽炊熟而不得食。追至雍澨(今湖北省京山县西南),与由息(今河南省息县西南)回援的沈尹戌军相遇。沈尹戌率军奋力拼杀,虽然击败夫概,但被吴军包围,楚军突围失败,沈尹戌见无法获胜,命令部下割下自己的首级。楚军失去主帅,惨败溃逃。此后,吴军又连续五战击败楚军。楚昭王得知前线兵败,不顾大臣子期、子西的反对,带领家属亲信逃走。楚军得知楚昭王已逃,全军溃散,子期率兵赶去保护楚王,子西则率军西逃,吴军于公元前506年11月29日攻入楚都郢。


抓住子常贪功冒进的天赐良机,兵圣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军事素养,终于西破强楚,显名诸侯。但请往下看——


吴军攻占郢后,进行了屠城,到处烧杀抢掠,引起了楚人的仇恨。


楚昭王出逃后,先逃到云梦,再逃到郧国,郧公之弟企图谋杀楚昭王,结果楚昭王流亡到随国,方才安定下来。


伍子胥入郢后,寻得楚平王之墓,开棺并鞭尸三百,之后又寻找楚昭王。随国收留楚昭王,阖闾命随国交出,但因为占卜结果不利而拒绝。


申包胥得知伍子胥鞭尸,派人指责他说:“子之报仇,其以甚乎!吾闻之,人觿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于戮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但伍子胥却说:“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申包胥得知伍子胥之言,遂于前505年春到秦国求救。秦哀公认为楚王无道,不应救援,申包胥遂于秦宫门外痛哭七日七夜(秦庭之哭),秦哀公怜悯他说“楚虽无道,有臣如此,可无存乎!”,命大将子蒲、子虎率五百乘战车联同残余楚军南下帮助楚复国,败吴军于沂,楚将子西也率兵于军祥击败吴军,秦楚联军亦灭亡了吴的属国唐国。此时,越国乘吴国内空虚发兵进袭吴都,夫概又企图夺取王位,吴王阖闾被迫于同年九月撤离楚地,引兵东归。楚虽复国,但元气大伤。[


破楚入郢后吴国面临着巨大的历史机遇——兼并楚国!如果能够成功兼并楚国则吴国将最先成为具有统一天下实力的强国。但如何才能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吴国君臣包括孙武在内都没有系统地考虑,(通观《孙子兵法》其中关于怎样争取敌国民心的论述很少)这样也就不可能提出真正有效的方案,更谈不上采取有力的措施了。在巨大的胜利面前吴国君臣头脑膨胀,开始肆意妄为。先是作为副统帅的伍子胥进行了流传千古的复仇行动——鞭平王尸;接着作为统帅的吴王阖闾进入楚王后宫奸淫楚昭王的嫔妃(有资料说其中甚至包括楚昭王的王后);有此两位‘榜样’则吴军将士对楚国平民的烧杀抢掠更是不在话下…如此倒行逆施怎能不激起楚人强烈的仇恨!结果申包胥秦庭一哭,西师入援、楚兵再振、越人袭吴都、夫概叛于内…吴军不得不仓皇撤出楚境,也就永远丧失了兼并楚国的历史机遇!吴军的远征虽然胜利巨大,但未能‘灭楚’、更未能‘得楚’、只取得了‘破楚’这一差强人意的结果!


毛主席在《实践论》中曾有过这样一段论述“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所谓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所谓‘生活,实践底观点,应该是认识论底首先的和基本的观点’理由就在这个地方。”


孙武在‘破楚入郢’后不能系统地提出争取楚国民心的方法,甚至缺乏这方面的认识,以致吴国丧失了‘得楚’的历史机遇。不正印证了‘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这句话吗。


虽然兵圣具有极好的军事理论素养,但在破楚的过程中因为主观和客观原因也有严重失误和不得已的无奈。主观方面因为自己的指挥兵入‘挂’形,陷于全军覆没的险境;客观方面因为只居于总参谋长的地位而无法阻止统帅(阖闾)和副统帅(伍子胥)的倒行逆施,以致激起了楚人强烈愤恨…由此可见好的理论能否真正得到贯彻执行,主观和客观因素起着极大的作用。


以兵圣的天才在‘破楚之战’的军事实践中仍然如此艰险,就更不用说“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的赵括之流和自以为掌握了理论精髓实际上却是‘嘴尖皮厚腹中空’的王明之辈了…可见‘得真知已极不易,能实行更加艰难’!行事(社会实践)中又岂能不谦虚谨慎啊!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