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9日,有人给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送锦旗。锦旗上写着“赠:合肥市中级腐败法院”。








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60多岁的老人家手里举着锦旗,站在法院“公众入口”的门外。



气温很高。两个人脸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着。



门内开着中央空调,很凉爽。门内的人静静地注视着外面的两个人。



举旗的人名叫陈先红,合肥市瑶海区农民。



陈先红介绍,其妹夫丁汝胜去年买人房子,有8.4万元房款对方没有打条。后对方将丁告上法庭,丁输官司。



丁汝胜上诉至合肥中院后,先是开过一次庭。丁汝胜后来取到了录音证据,请求法院开庭。但法院没有再开庭,就直接下判决判其输了。丁夫妻气得病倒住进了医院。



无奈,陈先红找人制作了一面锦旗,同老母亲陈福翠一起,于今天一大早就赶到合肥市中级法院。但无人接收这面锦旗。



农妇赠法院“腐败法院”锦旗~


陈先红说,上午10点多钟,主审法官凌某出来了,希望她“该走程序走程序,不要这样子闹,要不然法院将采取行动了。”陈先红说:“你们让公安把我抓起来吧,这样正好能把问题查清楚。”凌法官说:你录音经过对方同意了吗?没有经过对方同意私自录音是违法的,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就这样,陈先红与母亲在法院门前整整站了一天,直到晚上6点多钟才离开。


一位熟悉的法官告诉记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已经确认了视听资料可以作为证据,即使是偷录的录音带,只要取得方式不违反法律的一般禁止性规定,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就可以作为证据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