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总会落定,何谓永远的激情?

尚恩 收藏 0 208

在这期间中我收到过她的《信》同时《交织4个心》也落了下来,她说《你在他乡还好吗》我很《怀念你》想你但《别怕我伤心》,因为我知道《谁最爱我》,你知道我《心中有你》《你还记得吗》我们的承诺,说了许多。最后好说《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你怎么舍得让我难过》呢?我也回信了就这样《岁月无声》的过了几年,我也长大了。我《等不及》想见到她,回到家,我说《爸,我回来了》说我要到《爱在西元前》找回那份《曾经拥有》过的爱。爸爸没有反对,同意了。我和《为所有学我们的人》告别,喝了最后一次《爷爷泡的茶》《勿勿》忙忙的心情,仿佛又《回到过去》相识的情景。

她并不知道我回来,我想给她个惊喜,在她的门前用《暗号》叫她但没有人但在《白桦林》的《召唤》下,我《在希望的田野上》的《那些花儿》中看到她,她感受着《花香》的《味道》,《花太香》了,在阳光照射下我看见她不是一个小女孩了,是一辈子个《大女人》了,我继续《朝前走》直到她看见我,这时我们不管路人《甲乙丙丁》早已拥抱在起。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过去很少听见“水”、“灌水”、“水手”之说呢?这主要是因为历代君王残暴,忌讳甚多,时不常地搞一些“文字狱”啦“焚书坑儒”的运动来整治水手。水手们摄其淫威,不得已才假借一些音同意会的文字来表示“水”、“灌水”、“水手”。据村夫细考,如“师”、“死”、“湿”、“诗”、“词”(瓷器)、“曲”(河湾)都隐含有“水”的意思,在不同的时代用来表示“水”、“灌水”及“水手”。如“唐诗”、“宋词”、“元曲”等,无一不是“水”也!

再者,以前的水手们多是些羽扇纶巾的文人儒士,或喜欢玩一些风雅的文字游戏,或羞于承认自己的工作是“灌水”,所以就对“水”避讳莫深了。近代的一个大力水手甚至取其笔名叫“张恨水”,以示对“水”的不屑。其实他灌水灌得比谁都多,并开创了一个叫“鸳鸯蝴蝶”的灌水门派。

说到水手,不能不提到孔仲呢先生。他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强力水手,他有一个“座右铭”――“三人行必有我师”!意思就是只要看到三个人经过,他就要“湿”一下,“水”一篇!他一生喜欢带着七十二个保镖出国旅游,途中收了弟子三千,算得上的阅人无数,你可以想象他一生灌了多少的水――简直不可以用升斗计量!后来的水手们为了表达对他的尊敬和崇拜,将其神话为“先师孔圣人”,他就成为了众水手的祖师爷。

同事玲姐性情极好,初见她我还想把她介绍给哥哥,当然那时哥哥还没女朋友!琢磨了几天不知怎么开口,玲姐来拉我陪她去街头打电话。

“男朋友吗?”我随口问。

“我老公!”一扭头,见她一脸幸福陶醉状。

--老天,我要晕倒……

途经一家玩具店,玲姐拉住我:“等等,我想给我女儿买个玩具。小孩子在家里快过生日了……”

一连几天我差点没忍出内伤。

玲姐爱给人看手相,什么爱情线、事业线说得头头是道。见我不以为然,她便给我上课:

那时我还在家里一家国营棉纺织厂上班,在车间做一个小小的统计员。男朋友林是同车间和修理工,我们很相爱。不,应该说我很爱他。每次在饭堂打完饭我端了饭碗就跑他们宿舍,偶尔回家带了什么样好吃的我也直接提去他那里。每个周末林也会踩着他那辆破单车载我去看一场电影,两人合吃一袋瓜子。在那些贫乏的日子里,我已觉好幸福。

大家都住集体大宿舍,平日没什么消遣,日子单调得如同白开水。男孩子闲来无事便喜欢聚在一起打牌,林也是。打牌没什么不好,可是他那份热情也太投入了一点。到现在我还搞不懂:为什么我这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还敌不过扑克牌对他的吸引呢?

好几次我为此与他争吵,他的好朋友大军就过来劝和。大军是厂里的团支部书记,也住他们那个宿舍。有一次我在车间同另一个统计吵架,当时没吵赢,只觉很没面子。去跟林讲,后来还是大军出面教训了人家一顿。记得当天下班后我特意买了一只大西瓜去他们宿舍。

太多的争吵终于让一份感情变得索然无味了。又一次的冷战之后,林神秘地消失了,听说他请了长假去了南方。

天空凝结着不下雨,

我的眼睛凝结着不落泪滴。

天空下雨的时候是我熬不住不想你,

天空下雪的时候是我把眼泪烧成盐,深埋心底。

“风热了,雪变成了雨。风冷了,雨又变成了雪。天气使一切东西发生变化,当你眼鼓鼓看着它变成一种东西时,却不得不眨一下眼睛了,就在这一瞬间,一切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这是阿来在《尘埃落定》中的句子。是几年前读的这本书,小说的大致内容早已忘记,只有这句话,却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

佛家用四种物质诠释世界:水,火,风,空。

我问:“水,火,风,空,何来尘埃?”

佛说:“水火可容否?”

我答:“不容。”

佛说:“风空可容否?”

我无语。

佛笑:“风空本不容,凡人执意风空相容,怎会不惹尘埃。”

我顿悟,跪倒在佛面前。

风的我遇上空的她,本不相容的两个人却偏偏要在一起。借着扬起的漫天尘埃,我们相拥着,相视着,哭着,笑着。我们骗自己说我们都是聪明人,其实我们都是十足的傻瓜。我们骗对方说我是属于你的,其实我们只属于自己。

我们永远被“永远”这个词嘲笑着!

尘埃总会落定,何谓永远的激情?当激情沉淀过后她哭着对我说“请不要留我”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尘埃落定后,水还是水,火还是火,她还是她,我还是我。

佛问:“悟到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