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到底制度有病还是人有病?——评一些人对于酒驾醉驾入刑新规的吹毛求疵

gygw 收藏 17 1015
导读:5-1起执行的刑法修正案-八把近几年屡屡发生的酒后开车、醉酒驾车行为放进了可能被刑事处罚的罪列。而且不同于原来以事故危害和严重性为考察点的态度,如今不管出没出事,酒后开车就是违了法了,可以依法处置;醉酒驾车就是犯了罪了,可以让你坐牢。这个判断确实有点严,有点狠,但凭良心说,之所以判罚要改的这么严厉,还不是苦口婆心的劝导一直被当作罗嗦不被重视?还不是酒驾醉驾的祸乱一直高发让司法机关不得不顺应民意提高判罚尺度?所谓‘乱世用重典’,当今当然不是乱世,但是社会局部的这种乱事着实不少。乱事也须狠招,至少我认为如此,相

5-1起执行的刑法修正案-八把近几年屡屡发生的酒后开车、醉酒驾车行为放进了可能被刑事处罚的罪列。而且不同于原来以事故危害和严重性为考察点的态度,如今不管出没出事,酒后开车就是违了法了,可以依法处置;醉酒驾车就是犯了罪了,可以让你坐牢。这个判断确实有点严,有点狠,但凭良心说,之所以判罚要改的这么严厉,还不是苦口婆心的劝导一直被当作罗嗦不被重视?还不是酒驾醉驾的祸乱一直高发让司法机关不得不顺应民意提高判罚尺度?所谓‘乱世用重典’,当今当然不是乱世,但是社会局部的这种乱事着实不少。乱事也须狠招,至少我认为如此,相信人民群众中支持者也不会少,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出于什么目的咱不得而知,反正他总要为着某一方辩护一下,就象法庭上任何一个被告不管罪孽轻微还是严重,总是能得到当然也可以得到律师的辩护。但辩护归辩护,你再巧舌如簧也改不了被告的违法犯罪事实。但是这种辩护有时候确实也令人担忧,因为他貌似合理合情的论点论据不仅迷惑旁观的群众,甚至干扰主审的法官,于是我们需要一个原告方的正面观点,一个同样强有力的律师以更加合法合情的论证将他一一批驳。譬如有人对于房产调控发布行政限购令的指责,认为他强暴干涉市场自由,是国家经济政策、制度的倒退,因为撞到了绝对多数群众最大抱怨和反感的枪口上,迷惑不了人而自动熄火。现在针对新出台的酒驾罪驾处罚规定,又有人提意见认为:应该酌情处理,没有酿成事故和危害轻微的应该可以不予处罚。迷惑啊!可能又是祸祸人的意见,虽然看似合情合理,如果现实执法中确实百分之百的严肃操作也真的是合情合理。但是,现实真的能那么美好吗?

不用说别的复杂的制度和对于制度的遵守、执法,就说一个最简单的交通红绿灯,话说大一点国内任何一个城市的任何一天里,如果有条件从早到晚看到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路口的红绿灯通行状况,我几乎敢肯定能发现一些红灯下悠然或者快步的走过路口的行人,驾车走红灯的会比行人少,但放大一些样本多观察几天也就不难被找到了。我不说这些行人、司机的素质低下,更反感有人借此慨叹中国人素质低下,坦率的说,那些行人里也许我也是一个,虽然我敢说99%的情况下坚决不走红灯,但有些时候确实也会随波逐流或者着急赶路。但为什么驾车的闯红灯会相对比行人少一些呢?因为开车那样干可能的损失会比较大,他有顾虑啊,这就是制度约束的力量和贡献;而行人中可以说表现最好的要数孩子们了,因为孩子懂得了‘红灯停、绿灯行’这个道理后,他相对老实,本能的受到道德约束。从这个简单案例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制度的好不好、有效与否绝对不是文字规范本身就决定了,‘红灯停、绿灯行’多么简单的一个制度,谁还弄不明白的?可为什么有人做到了,有人总是会违反?如果成人能都象孩子们那样老实本分,依靠道德力量主动约束,那么事情当然简单了,可现实并非如此。因为人是‘聪明’的,他会算计。不乐观的说,咱们现在这个社会的道德力量实在软弱的很,那么制度就基本完全依靠违犯后的惩戒来保障了。不给违规者强有力的处罚,却想在制度制订时充分显现规章的善意,比如象这位专业人士建议的还是按事后的危害与严重程度给予酒驾罪驾者惩戒,等于还是想靠着道德的力量让那些有酒驾罪驾可能的司机们自我约束,这些年的苦口婆心有用吗?真出了事出了大事出了死不止一个的恶性事情,你怎么惩戒算是有效?提这种建议简直妇人之仁。

这位提建议的还是最高院的副院长,不仅是业内还是高层啊。意见可以提,但我们也要毫不客气的把他顶回去,不是针对他,而是就事论事,不能不说。按照他的意见,即使罪驾也不要简单的按新法律解释一律入刑,还是要考虑事件本身的危害性,这就是开了个口子,执法人员和当事违规司机可以自由裁量充分运作的口子,给更多人‘捞外快’机会和以钱换刑的机会。不是我们太不相信执法者,实在是他们历来的表现太不值得信任啊。把制度规范严实一些,其实客观说是保护他们,减少他们犯错误的机会,这样不好吗?

曾经国足请来的外籍教练里有两个各自留下过很经典的一句话。第一个外教德国人施拉普那说:你不知道球往哪儿踢,那就往球门踢;最成功的帮住国足唯一一次打进世界杯的美国籍南斯拉夫人米卢说:态度决定一切!这两句话很对吗?实在漏洞百出啊,如果是中国教练说的,肯定被批的千疮百孔。什么就往球门踢?那么容易要你教练教啊?我不知道往球门踢当我是傻子啊?态度能决定一切?技术不重要了?体力不重要了?但幸好他们是外教,他们出口那样说没什么人较真的立即痛批甚至向领导反映,因为他们的经历似乎证明他们是有水平的,你不能怀疑。领导也不能因为这一句话就弱智的认为他们言语失当了,甚至反而有莫名的佩服;球迷们不会因为这一句话就幼稚的认为他们很没水平,反而有种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而更关注起来。如果假设两位教练的一句话象是法律制度,他们实在简单到太过极端,但也许他们真的能那样在实际中简单的执行,而不是考虑周全照顾全面最终却执行的全是漏洞。比如态度决定一切,不是技术、体力、资历,中国人习惯于头头是道要考虑妥当照顾全面了,但那样操作起来反而麻烦甚至滋生漏洞;而用态度决定一切,不是不考虑其他了,但所谓技术、体力、资历这些本来就是必须的,态度决定一切不是说我一个从没上过球场踢球的跑不了10分钟的凭着认真服帖的态度就能被接受,而是说做出决定时,态度排列第一位,具有否决权,很实用,很简单。

话题扯的有点远,为了证明一个观点:没有真正完善的制度,制度肯定有缺憾。就在今晨的新闻里,我们听到人民日报也发表了类似副院长发言的观点文章,官方有这种表态,我倒认为也是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总是要照顾更全面些。那即使如此,我们也看到官方态度里承认了制度稍严厉些短期来看是更能有效压制和防范这种违法犯罪行为的。这不就对了,短期来看有效,只要短期内真正把这种行为压制下去了,哪怕让现在一些相对很正面形象很好的普通老实人或者知名人士受了些委屈,但真正让罪驾受刑这种观念深入人心了,那么也许以后再犯这种罪刑的人会越来越少,也就是现在这些担心处罚过分的善意会越来越得到尊重。那样不是一个美好的未来吗?

如果一定要给一些真的‘很冤’的酒驾醉驾者以减轻或免于处罚的可能,那么我希望有关方面能慎重、详细的给出特定的标准和条件来。比如什么时间(午夜至凌晨)?那些地点(城外开阔路面?)开什么型号车?酒醉到酒精含量多少程度?酒后多少时间以内等等?这样标准应该各个地方各自按实际需要制订,这个必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任何笼统一句话‘显著轻微、没有危害’等等都是给执法者、违规者以继续犯错的机会,不值得信任。

坦率的说,我认为一个大街上喝酒开车甚至醉酒开车的人比一个职业杀手更可怕。杀手纵使他有着十八般杀人利器和万千种杀人的手段,但咱一个普通老百姓他可没那闲工夫来费劲,就算街头遇着只要不是他正在行动的现场,也没事。可那些糊里糊涂开着车的‘人们’,天知道他们会把方向盘打向谁?可怕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4楼gygw

 以下是引用马一戈 在第2楼的发言:
我觉得,这个还是有必要的。只要酒驾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律追究刑事责任,确有不妥之处。


犯罪有故意和过失之分。故意犯罪,只要实施了就构成,未遂或中止只是考虑量刑的因素;过失,只要不产生后果,是不构成犯罪的(至少我现在没想起刑法中哪条过失犯罪是不需要后果的)。


酒后开车,肯定是故意,明明知道自己喝了酒还开车上马路,被抓了不冤。


可是,绝大部分人不可能一生不沾酒。问题来了:喝过酒多长时间才不算酒驾?这个标准一般人是不好掌握,或者说无法自行确定的。有人中午喝了晚上九点多还被查出酒驾,也算......

言论开放,观点可以差异啊,况且哥们也最后支持我底线的观点。但我还是坚持不留口子,详细有规矩了再开口子不迟。社会的冤情不少,确实有人在酒驾醉驾上受点冤相对来说还是得大于失,利大于弊的。

9楼gygw

再来表个态:这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对哥们担心有人‘冤枉’的顾虑还是要澄清一下,忘了提醒就象7楼说的,罪驾才受刑,酒精没到那个度只是酒驾,还是处罚不受刑的,这是善意的第一扇门;如果实在很在意有了刑事案底,我到有个折中的策略,还是不管有没有出事故(出事故当然更严重),首次发现某司机酒精度到醉驾标准还开车的,吊销驾照,至少三年不准考证;二次发现这司机醉驾无条件终生禁止考证不得开车,这样也足可以防范醉驾害人。至于其他罚款、拘役、教育之类我不强调累述。再要重申的是,这底线不能现在施行,得给现在的新规至少半年观察期,有好转再试不迟。还有,制度怎么完善也杜绝不了绝对不‘冤枉’人,象武松老兄那样喝点酒更精神才好打虎呢?人家一边开车一边喝点小酒才能提神醒脑,一瓶白酒也绝对不会出事,但酒精超标了我照样的罚,不能留这个口子。

这个问题很大,不过可以先小点看,制度是软的吧?酒精是硬的---和管枪那一样,枪是死的,手里有枪得强盗的是活的

心理是软的,武器是硬件啊

制度和人你怎么分?杀人的是凶器,武器没那么自动化吧?

我的看法,制度有病,但是不大,人有病问题就麻烦了。

比如,比如啊,没车让他开,酒架什么吗?没有家伙我和你单挑?扯淡么---前提是干不过你,没有酒了,哪来酒架?同样没有驾了,你喝死也没架啊。

大点说,制度哪里来的???所以这个不好评论的

我觉得,这个还是有必要的。只要酒驾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律追究刑事责任,确有不妥之处。


犯罪有故意和过失之分。故意犯罪,只要实施了就构成,未遂或中止只是考虑量刑的因素;过失,只要不产生后果,是不构成犯罪的(至少我现在没想起刑法中哪条过失犯罪是不需要后果的)。


酒后开车,肯定是故意,明明知道自己喝了酒还开车上马路,被抓了不冤。


可是,绝大部分人不可能一生不沾酒。问题来了:喝过酒多长时间才不算酒驾?这个标准一般人是不好掌握,或者说无法自行确定的。有人中午喝了晚上九点多还被查出酒驾,也算情理之中;但有人第一天喝了酒睡了一觉第二天仍被查出酒驾(这个好像是天津的,前些日子各大网站都有载),就有点超出一般人的意料了。


自己在不认为酒后的时候被查出酒驾,肯定不是故意,也就是个过于自信的过失;过失又没有造成后果,如果因此被追究刑责,于法理相悖。


以前因此被罚款扣分甚至行政拘留,最多认个倒霉。现在酒驾入刑了,如果再因此背上一生抹不掉的刑事犯罪记录,岂不是冤案一桩?


所以说,我个人是反对酒驾入刑一刀切的。


“如果一定要给一些真的‘很冤’的酒驾醉驾者以减轻或免于处罚的可能,那么我希望有关方面能慎重、详细的给出特定的标准和条件来。”——这句话支持。但在没有细则出台之前,我觉得先“留个口子”,避免无辜者蒙冤,是必要的。


对不起了朋友,这次不能全盘支持你的观点。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