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中国高炮配备新式火控系统对付隐形战机图(图)

传说中的存在 收藏 6 13527
导读: [img]http://img4.itiexue.net/1296/12969292.jpg[/img] 陈志勇(前排左三)与官兵探索新战法。 (一) 当高射炮兵纯属意外。 陈志勇说,1976年3月,他入伍到原昆明军区某高炮团指挥连通信班,整天在外巡查维护通信线路、练收放线和无线报话。当兵第一年,团里举行训练大比武,他夺得报话专业第一。 这是陈志勇参军到部队取得的首个第一。无线班新战士参加比武竞赛取得报话专业第一,团领导很纳闷,说:“不仅爆出冷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强!中国高炮配备新式火控系统对付隐形战机图(图)

陈志勇(前排左三)与官兵探索新战法。


(一)


当高射炮兵纯属意外。


陈志勇说,1976年3月,他入伍到原昆明军区某高炮团指挥连通信班,整天在外巡查维护通信线路、练收放线和无线报话。当兵第一年,团里举行训练大比武,他夺得报话专业第一。


这是陈志勇参军到部队取得的首个第一。无线班新战士参加比武竞赛取得报话专业第一,团领导很纳闷,说:“不仅爆出冷门,还有点新闻的意味。”在颁奖时,他特意问陈志勇:“你入伍前做什么工作?”


“报告首长,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在贵州农村当了两年知青”。


“是知识青年,又有文化,好!”


正巧赶上团里要选拔一个人去学雷达修理,团领导研究人选时说,一部雷达成千上万个电阻元件,真要搞明白,得选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去学才行。


这个有知识有文化、外出学习雷达修理技术的名额很自然地落到了陈志勇的头上。


在全团官兵一片羡慕的目光中,陈志勇踏上了外出“镀金”之路。


面对雷达上许许多多不知名的电子元件及复杂结构,他用自己认为最笨的办法,死记硬背,几个月下来,硬是把雷达上的每一个元件、组合原理都熟记在心。结业考试,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践操作,所有成绩都是优秀。


优秀,为陈志勇的理想和人生插上腾飞的翅膀。入伍才两年多时间,好多人都还在为当班长而努力的时候,陈志勇却因各方面都优秀被提为干部,被任命为高炮团雷达修理技师。


优秀,尤其是一名军人的优秀,必然要经得起战场的检验。陈志勇任雷达技师刚两个月,西南边陲战火突燃,高炮团毅然参战担负防空作战任务。


震耳欲聋的炮声和战机的轰鸣声,如惊雷响彻天际,弥漫的硝烟似浓雾笼罩着阵地,还有疾风骤雨般的炮弹如长了眼睛似的在敌阵地开花……突然,雷达出现故障,在高炮上纵横捭阖的炮手们顿时傻眼了,隆隆炮声戛然而止,战机的轰鸣依旧。


尽管与雷达接触才很短时间,但陈志勇早已明白,雷达失灵对于担负防空作战任务的高炮部队来说,岂止是傻眼,根本就是瞎眼!


全团就这一台雷达,还是很老式装备。战场情况危机四伏,团长命令陈志勇:想尽一切办法,立即修复雷达。


陈志勇双眼直盯着雷达屏幕,脑子里飞速闪现着那一个个熟记在心的电阻元件,其原理、功能作用,哪怕是细如发丝的线路断开,都有可能导致雷达故障。正确的判断,总是来自于对整体情况的娴熟。当陈志勇排除那个细如发丝的电阻断开故障时,天空中叫嚣的敌机,在100多公里以外就被雷达紧紧钳住。


战争结束,陈志勇胸前的那枚二等军功章格外耀眼。团领导在给陈志勇戴军功章时说:“一个优秀的雷达技师也应该成为优秀的炮兵指挥员。”


就这么偶然,陈志勇被选送到某炮兵学院学习深造后,任团司令部作训参谋。5年后,时任炮兵营副营长的陈志勇第二次出征,再经战火洗礼,一直从高炮营长干到高炮团长,高炮旅长。令陈志勇没有想到的是,到了预备役部队,又任高炮师师长。陈志勇说:“看来这一生不仅与高炮有缘,还得与高炮相伴了。”

(二)


行进在嘹亮的军歌声中,陈志勇蓦然回首,才发现战争与炮占据了自己的大半人生。


面对战争之神,作为炮兵营长、团长、旅长、师长的陈志勇对高炮的深厚情感已书写成军旅岁月的句句诗行,伴随隆隆的炮声震撼在心灵最深处。尤其是那两场战火,总是让陈志勇对火炮充满昂扬的敬意。


双手抚摸着炮,陈志勇说:“从我当上炮兵那天起,就时刻关注着世界上各式各样的炮,把炮的发展变革与未来战场紧密对接。”


深入研究当今世界近几年来发生和正在进行的战争、战例时,陈志勇发现,空袭与反空袭作战,已是战争的主要样式并贯穿战争的始终。产生如此认识的陈志勇,把目光紧紧盯在伊拉克战争的作战思想和战场发展态势上。这场战争打开了高科技条件下打赢现代战争的思想之门,目睹刀光剑影、变幻莫测的战场,全世界军人被战火灼烧的眼睛也被擦亮,仰望星空,猛然间看到了什么是现代战争,什么是高科技。当然,他们也都在思考一个共同的问题,高技术条件下的现代战争——究竟有多高?


高技术条件下现代战争的高度有多高,战争发展的速度就有多快!超越战争的思想,实质就是超越高技术条件下现代战争的高度和战争发展的速度。


陈志勇更加坚定了自己多年来对高炮发展变革的研究,伊拉克战争使他这个炮兵指挥员大开眼界之后,对高炮防空也有了新认识,高射炮主要靠人工操作,可以摆脱制电磁权的局限和束缚投入作战。海湾战争中的伊拉克反空袭期间,联军损失的38架飞机,大多数都是在低空飞行中被高射炮兵击落的。再看看那些比高射炮先进的防空导弹,都因制导系统不如美军,又受对方强烈的电磁干扰,很少能击中目标。这让人领略了作为战争之神的高射炮在现代高科技战争中的**神采。


那么,自己带的部队也能有打赢的实力和底气吗?想到这个问题,阵阵难以名状的感怀和强烈的差距感在陈志勇的心底悄然涌起。


反复研究海湾战争中空袭作战的样式特点,陈志勇理清了炮与战争在发展变革中的关系,得出这样的结论:敌空袭通常在夜间进行,我军防空作战必须提升夜战能力;敌经常采用隐形飞机实施空袭,我们必须要有发现隐形飞机的能力;敌可能采取反辐射导弹攻击我防空兵阵地,我们必须具备避让反辐射导弹攻击的能力;敌空袭兵器多为高性能航空器,必须提高对敌空袭兵器发现和毁歼概率。


带着炮与战争发展变革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带着一群对炮充满无比热爱之情、对打赢未来战争敢于担当责任的官兵,陈志勇迎着全军上下掀起的装备技术革新和装备信息化建设热潮,踏着部队科技大练兵的节拍,沐浴着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阳光雨露,沿着对现有武器装备进行变革创新的征途艰难地上路了。


跟随陈志勇奋战多年的某团团长王述均谈起他们这些年来的革新成果,难掩自豪:“陈师长领衔和指导攻关小组的同志们,在火炮革新的攻坚战中冲锋,经常是废寝忘食地搞实验,通宵达旦地查资料。”他们在某式指挥仪上加装红外热成像仪和激光测距机,研制出“高炮红外热成像火控系统”,提高了高炮部队夜间作战、抗击敌隐形飞机,避让反辐射导弹攻击的能力;在“高炮红外热成像火控系统”的基础上改装火控计算机,研制成“数字化高炮红外火控系统”,解决了火控计算速度慢、精度低、操作繁琐的难题;又在“数字化高炮红外火控系统”基础上升级网络通信功能,形成了集目标探测跟踪、火控诸元计算、火力指挥控制于一体的火控网——“数字化高炮红外火控网”,实现了在火控网内目标信息传输共享,强化了火控诸元传输共享、连分火射击、营集火射击等技、战术功能。


累累硕果中蕴含的曲折与艰辛,把某团营长冯国杰的思绪拉回到2000年6月的军事训练分析会上。当时,一些营连长提出:某高炮进行夜间射击“找不到,测不准”的问题难以解决。时任高炮旅长的陈志勇一听随口就说:“问题出在指挥仪上,必须对指挥仪进行信息化改造”。


“这个办法试过,没有多大效果。”一位营长提出反对意见。


“就我这些年对高炮的研究感觉,肯定是指挥仪的问题,没效果是因为没改造到位。”陈志勇用坚定的语气说:“盯着指挥仪的革新下工夫,这个方向没有错。”


会后,陈志勇带着旅指挥仪站长到科研院所对指挥仪改装展开研讨论证,到夜间训练场对“看不见,测不准”进行集中分析,反复试验,找到了影响和制约指挥仪性能发挥的因素,原来夜暗条件下,夜间航模小不便于发现,测距机因天黑容易出现较大误差。


随着战争的发展,越来越古怪神秘的高科技武器装备,身着信息化外衣,在深邃的夜空中用人的智慧闪耀着克敌制胜的光芒。某高炮旅的每名官兵都忘不了一个特别的日子,2001年7月21日这天,晚风轻拂的夜色漆黑如墨。晚20时13分,陈志勇组织该旅一个连的官兵,用装备了红外热成像系统和激光测距系统的指挥仪,指挥高炮一举命中2700米高空的目标。第一次实现了夜间射击炮响靶落的梦想。这是该连官兵在不同气候条件和地理环境下,对改装的指挥仪进行千余次试验的回报。


远望夜空中绽开的“美丽花朵”,陈志勇说:“从当初的夜间‘看不见,测不准’,到后来的一部指挥仪带动6个高炮连实施夜间精确射击,用3年时间解决了大问题,这不仅是战斗力大幅跃升的标志,更重要的是让官兵们明白,人就是驾驭战争之神去打赢未来战争,掌控未来战场发展变化的主导者。”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