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要为了一己私利成为摧毁社会道德评价体系的帮凶 (长城兵团)

千钧棒 收藏 38 1324

忽然间,有句古话被我想起: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用这句话来看待近几年刮起的甚嚣尘上的崇洋媚外之风的现象,看来是很贴切的。

近几年,学界刮起了“性解放风”,跟着刮起了“中医是巫术风”,继而是“灭龙风”,最后差点演绎成全武行的“反伪科学风”,现在又刮起了“辱毛反毛风”“普世价值风”等等。嗨呀,这些“学者”“学究”们,你们都已升级到了“耳顺”“古来稀”的“强弩之末”的岁月了,还在那铆足劲崇洋媚外的干嘛呢?都已“功成名就”了,为何还要为了名利不惜一切的毁掉自己的残烛晚年而遭人不齿遭人诟病呢?

在网络这片美丽富饶的汪洋大海中,这几叶“小舟”的主人,操着“洋泾浜”的“洋”腔,穿着蓝布长衫外套西装(或连襟大褂),足蹬老头布鞋(或裹着三寸金莲),在“码头”对着人群叽哩哇啦念了一番歪经,中心意思“只有洋和尚才能念诵正宗的经文来,想念经的尔等跟我走”,在一群不知深浅但又有向往追求的人们簇拥下,离岸而去。

在离岸伊始,风和日丽,鲜花挥动,看着簇拥在身后的跟随者,额的神哎,心里那个滋味,闭着眼睛,脖子轻摇,嗯…… 美啊,陶醉。忽然,狂风大作,波涛汹涌,“小舟”怎敌得过汪洋大海的力量?霎时倾覆,主人呛了几大口海水,海水苦涩得难咽,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涌,铺天盖地的盖过来,连喘气的工夫都没有,“小舟”哪里去了?“洋装”怎么不见了?“洋泾浜”的“洋”腔怎么说不出来了。

在波涌的作用下,这些“小舟”的主人又被送回了原地,刚爬起半个身子,就操着带有浓郁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嘶吼着:“谁让你搞同性恋了?谁让你搞一ye情了?谁让你换偶了?我只是告诉你,想做这事的人其实是有权利的,就连你这个不想做这事的人也是有权利做的。”(李银河语); “我从来没说灭龙啊,你们误会了啊”(吴友富语);“我可以负责地说,中医既不是什么积极的文化,更不是什么科学,甚至还不够格称‘伪科学’,而是中国古代落第文人,利用人们‘病急乱投医’的心理而刻意做成的骗局。”(张功耀语);把开国伟人辱骂成“祸国殃民、丧尽天良、十恶不赦”的历史罪人(茅于轼语);何祚庥们认为“科学”是从西方传入的,中国就没有科学,要说科学必须符合国际公认的理念和规范等等。

“科学”一词在中华大地流行,是受日本的“分科学识”影响而逐渐演化而来的,在英语词系中并不曾有,国际公认的理念和规范中也没有对“科学”一词有定义。可为何我们国家有些学者和学究们总喜欢用这云山雾罩的模糊概念说事呢?比如,从近代以来那些要废除中医的人,鲁迅、余云岫、傅斯年等人都是从日本留洋回来的,是喝过洋墨水的;张功耀作为中南大学的一个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授,提出要“废除中医”开始在国内无人理睬,后在美国的一位叫王澄的华人康复科医生大力支持下,最终“出口转内销”的成就了张功耀,使他成为当之无愧注定被载入史册的“反中医斗士”;李银河是留学美国学社会学而归国的“海龟”;茅于轼在退休前默默无闻,退休前后去了趟美国,拿到了美国福特基金会(我国许多的MZ精英都与这个基金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的资金赞助后,回国成立了一家其担任法人的研究所,渐被一些媒体炒热等等。从这些情况就可以看出,我国出现的这风那风的现象无不都是“出口转内销”的,他们总爱用一些迎合国外的某些势力的观念标准来说事,是什么原因呢?

一直有个问题总在脑海里萦绕,那些连自己国家的母语都说不好的人,难道他所学到的外国知识就会很具有权威性?难道就不会出现偏差?难道就没有自视甚高而瞧不起自己国家的情节?

我们确实不要排斥国外的那些先进的知识和理念,的确要反对闭关锁国的思想。但我们更不能死板的教条的一成不变的用僵化的意识原封不动的去套用国外的东西,凡事都把国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奉为圭臬。而是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学以致用,这样我们才能学到和获得更多的知识,成为有中国特色的科技观、发展观以及务实观,这样才能树立人们正确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我们应该看到,这风那风的刮起,不仅仅是崇洋媚外的问题,功名利禄的意识是否起主导作用?虽说结论是或然,但一些现象是否能提供些什么供我们去参考呢。

我们仅以“废除中医”的张功耀的实际情况来举例吧,张功耀是中南大学一个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授,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理论的精髓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唯物历史辩证法,那么强调的就是用唯物主义的辩证哲学观看待世界。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理论中有一个原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都是一分为二的。那么就是说,教哲学的教授应该对这个原理是运用的要比常人熟练的多。可张功耀在他的“废除中医”的理论中,却是强调西医的成功一面,驳斥的是中医不好的或是失败的一面,他列举了中药中的药性啊和组成啊什么的,说是不科学,没药性,且却拿不出具体的病例分析。可西药的组成部分他却不列举了,为什么?他要列举出来就会自扇自己一大耳刮子,大家以为西药的组成部分就没什么问题吗?也许大家不太清楚,烧碱、硫酸、盐酸、硝酸等等这些带有强酸强碱的腐蚀性的化学品是西药的基础组成部分,为何张功耀对此就不敢列举出来呢?是他不知,还是说他想以此篇文章来达到他的一个什么目的呢?如果说,一个教学育人的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授,是这样不唯实的认识世界,只懂得用唯心主义认识论来认知世界,这就形成了一个“二律背反”的不能自解的根本性冲突。那么,在他这样的人生自我价值观的思想指导下,教育出来的学生会用什么样的世界观来看待世界和认知世界?一个教授置为人师表身先垂范的职业操守于不顾,那教育出来的会是什么素质的学生,这不发人深省吗?

这风那风的始作俑者不惜用有违人文伦理道德的理论和作为,用自虐式的“苦肉计”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学界的探讨抑或是争论?我以为不是,他们是要以此来换得人们对他们的关注,李银河的那些“性解放”的理论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其就提出来了,为何在那个年代没有掀起风浪来?张功耀的“废除中医”也是在几十年前就出现了,为何现在又沉渣泛起?科学院士要反所谓的带有中国特色的“伪”科学在上世纪新中国成立以前就有了,为何时隔多年又出现了?退休的学铁道工科的研究人员茅于轼的“辱毛反毛”的论调,上世纪三十年代就被现已逃到小岛上的某政党一直在使用到至今,为何他敢有招摇于市的胆量?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用唯物主义的科学的态度来做学术讨论或是课题辩论吗?如果不是,那会是什么呢?这不就是在各自不同的利益驱动下的“网络推手”的作为吗?他们有何目的,相信读者们内心各有评断。

各类媒体作为信息传播的载体,本应为现代社会文明、为社会进步、为人们获得更多的知识、为社会和谐做出更多的努力,这是媒体本源规范所决定的,也是每个媒体工作者应恪守的职业操守。现在这种足以摧毁社会道德评价体系的这风那风的掀起,媒体难道可以一脱干系吗?如果不能,那会是什么?那就是有些媒体为了利益驱动,不惜丧失职业操守的甘愿沦为“网络推手”兼“网络水军”的自我放纵。

其实,这风那风的刮起,无不与人们伦理道德观有关。一个人的心灵是隐蔽的,但是会通过自己的言行显现出来的。如果,我们自认为有缺陷、不可爱、没有价值,往往会以同样的怀疑、缺乏爱心、令人气馁的态度对待这个世界。一个人的心灵就像一面镜子,你感知到的是什么样的世界,取决于你如何看待你自己,这都关涉到道德范畴。

佛语云:思量人间的善事,心就是天堂;思量人间的邪恶,就化为地狱。又曰:心生慈悲,处处就是菩萨;心生智慧,无处不是乐土; 心生毒害,人就沦为畜牲;心里愚痴,处处都是苦海。

一言九鼎,青铜的铭文铸在历史的源头处,道德乃人之根本,德以明辨善恶与真伪。德,褒扬真与善,排斥恶与伪,德以明理,德以服众,德以忠诚,德以信义。

人啊,是否还是自重自爱的好?是否不要为了自己某种欲望的满足,而废黜了自己心灵中的道德?因为道德,是隐藏的法律;法律,是彰显的道德。

我们还是都来恪守道德的好,不要为了一己私利的利益驱动,而自觉不自觉地成了摧毁社会道德评价体系的帮凶。如果,都不遵守道德规范与加强自我约束的话,社会道德评价体系一旦崩溃,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你知,我知,大家知……









一稿发表在搜狐

此系原创之作,如有转载的,尽管拿去,但敬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bbs.tiexue.net/post_5069783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5/15 4:30:20 被千钧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这年头当个网名得具备敏锐的思维和超强的分辨能力啊,不然一不小心就被忽悠了,被利用了。其实那些文章什么的也没什么,只是我们中国人的通病就是对好奇的事物太过于投入了,没有良好的自控分析能力所以才被那些推手们利用

现在的一些学者、专家、教授都成了一群行尸走肉,谁给钱就替谁说话。

所以,我们一提些这些名头首先想到的不是德高望重受人尊重在,而是只知道说空话假话大话,道德沦丧的败类。这很可悲啊。他们完全把这些受人尊敬的名头给踩了个遍。

 以下是引用cjx007 在第35楼的发言:
小平同志说:“不管白猫还是黑猫,捉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这句话用在战场上没错。用在治国就是大大错误,中国现在种种社会矛盾都是这句话得延伸品

同意,一个孔子像刚立上去没几天,就悄悄地又挪走了。这也不知道该归入LZ说的什么“风”。

本文内容于 2011/5/15 10:20:22 被小编a1编辑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