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川渝袍哥 收藏 18 8730
导读: [img]http://img4.itiexue.net/1296/12968416.jpg[/img] 2008年,板房区作为临时安置点接纳了成千上万名北川灾民。2010年9月,北川新城竣工。人们通过摇号获得安置房,陆续离开板房区。在 “三年左右时间完成重建主要任务”背景之下,2011年1月11日成为新县城安置房的最迟入住时间。然而,地震整整三年后,永兴板房区却仍在视线之外为灾民们遮风挡雨。 [img]http://img5.itiexue.net/1296/12968417.jpg[/i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2008年,板房区作为临时安置点接纳了成千上万名北川灾民。2010年9月,北川新城竣工。人们通过摇号获得安置房,陆续离开板房区。在 “三年左右时间完成重建主要任务”背景之下,2011年1月11日成为新县城安置房的最迟入住时间。然而,地震整整三年后,永兴板房区却仍在视线之外为灾民们遮风挡雨。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永兴板房区,是"512" 汶川地震后北川县的临时安置点,于2008年10月由山东援建。高峰期时,永兴板房区曾安置灾民3万余人。图为2011年4月26日,一名男子骑车经过板房区。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2010年9月,北川县城的全面建成,“摇号分房”成为人们最关注的大事。随着永兴板房区的居民不断搬迁,闲置的板房也跟着逐渐增多,板房一间一间空了起来。如今,这一大片板房区里只居住了上千名尚未能搬迁的灾民。图为4月28日,已无人居住的板房。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空出来的板房,被卸了门窗,便成为了附近居民们遮阳乘凉的好去处。图为2011年4月26日中午,气温高达34度以上,三位女子在一间空板房里乘凉。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而专门作为麻将室的板房里,配有麻将机和空调。图为4月28日,几位女子在“麻将室”里打麻将。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板房区的青壮年劳力基本都在外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图为4月28日,一名女子在板房外洗衣物。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肖义刚便是离开板房去打工的人们的一员。就在他走后不久,妻子(图右)生产了。肖义刚的岳母(图左)便赶过来照顾月子。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57岁的朱云友一家共有七口人。在去年12月23日第一批摇号分房后,今年朱云友又迎来了第二批摇号。朱云友在新北川县城一共分得3套住房,成为永兴板房居民们的羡慕对象。图为4月28日,朱云友从新县城赶回板房为搬家做收尾工作。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5个月大的男孩邓博文是在板房里出生的,而他的父母也就是在这间板房里完成了终身大事。这对年轻夫妇的新房已装修完毕,再过几天就要搬新家了。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7岁的小女孩宇欣是新北川县城小学一年级的学生。由于永兴板房区距离新北川县城30公里,宇欣每天上学都要由奶奶接送,一天的车费就得花十几元。再有几天,宇欣一家就要搬去县城的新家了。宇欣说:“今后上学再也不用奶奶接送了。”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64岁的徐兴弟一家共八口人,但只有他一人是北川县城镇户口。根据规定,全家在新北川县城只能分到一套70平米的住房。"70平方米的房子8口人如何住?原本是要申请更大的房子,但是我们没有钱,又没办法按人口数来置换住房面积。"他说。仍住在板房内的很多灾民表示,安置房的申购价格虽然并不算高,但对于他们而言,所需的资金仍难以承担。图为4月28日下午,徐兴弟在自家板房前听广播里的分房政策。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邓兴隆的孩子死于“512”地震中,今年,51岁的他与妻子又重新生了一个女儿。邓兴隆在老北川的房子是门市房,按照分房政策,他们只能去竞拍比住宅房贵很多的门市房。“可我的全部家当全部都毁在地震中了,根本没能力竞拍新的门市房。”图为4月28日,邓兴隆在给女儿喂食。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邓兴隆一家是开理发店的。搬到板房区后,为了生计,夫妻俩重新购置了理发用具,做起了给板房区居民理发的生意。然而,少了客源,板房理发店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了。图为邓兴隆的妻子(靠窗)在为顾客理发。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童文菊,在老北川老县城干了20年的汽车修理。他们没有北川户口和房产,因此不具备分房资格。如今,她的丈夫与儿子、儿媳在别的镇子租房干汽车修理,她则留守板房带孙子。童文菊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靠修车攒够钱,在新北川准备买套商品房。像童文菊这样无房产无户口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因为经济能力和政策限制,继续在板房里生活下去。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赵义华(右)在北川做了十年生意,地震前买了一套160平方米的房子。2008年,正当他办住房手续时,赶上了地震,手续也没办下来,房子便成了地震博物馆的一部分。按照政策,他没有分新房的资格。夫妻俩对此耿耿于怀,却不知道怪谁。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2010年以来,一些灾民从外省打工返回,在板房区内开设网吧、小饭店、零售店,或开“黑出租”,在这里形成了“板房商业街”。然而居民减少,曾经红火的“板房商业街”生意一天比一天萧条。图为“板房商业街”的一家超市。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4月28日,夜幕降临,剩下的居民聚在一起聊家常。一名骑自行车的小男孩。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4月28日晚,卖家具的商家驾驶带有喇叭的广告车在板房区宣传。


汶川最后的板房(转)


地震三周年,新县城以崭新的姿态展现在北川的土地上,大片的板房逐渐从公众视野中淡出。而留守在板房里的人们,仍然在寻找着未来的家。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