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5月 6日文章,题:美国是时候向东看了副题:本 拉丹的死亡标志着美国将进一步把目光投向亚太地区

“基地”组织在2001年9月11 日对美国发动的袭击导致美国突然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参与了阿富汗及其邻国巴基斯坦的事务。

由于阿富汗备受塔利班反政府武装的困扰,加之巴基斯坦越发陷入乱局,美国因此加大了在这一棘手地区的投入。

而与此同时,亚太地区则成为全球经济增长与大国军备竞赛的舞台。虽然美军将在未来数年内继续驻留阿富汗,但本 拉丹之死预示着美国将开始结束对“阿巴”的执念。美国将越来越重视东方;对此,欧洲则应当跟进。

9 11打乱美国战略部署

许多人忘记了在9 11事件发生前,美国的战略重点已经在向亚洲转移了。时任美国总统的乔治.W.布什决心重新思考美国应当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因为中国的动向对美国的经济与军事霸权构成了长期挑战。

2001年4月,一架中国战斗机与一架美国间谍飞机相撞,引发了短暂的危机。此事进一步坚定了布什总统的决心。

然而,“基地”组织策划的恐怖袭击迫使布什政府把目光转向阿富汗与广大穆斯林世界。虽然美国在布什任期内始终都在积极参与亚太事务,但其首要战略重点却放在别处。

和前任一样,美国总统贝拉克 奥巴马入主白宫时希望把亚太地区放在优先位置考虑。

然而,这一设想再次受到其他事件的干扰。为阻止塔利班加强对阿富汗广大地区的控制,奥巴马授权增兵阿富汗,并加大了武装无人机对巴基斯坦境内恐怖分子窝点的打击力度。

但奥巴马承诺过的要让美国重新关注亚洲的诺言似乎从未动摇过。在本 拉丹被打死前,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 多尼伦接受美国《纽约人》周刊采访,称美国在中东与阿富汗是“分最超重”,在亚太则“分量不足”。

本 拉丹的死并不预示着美国将很快从阿富汗撒军,也不表示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援助会迅速减少。美国已经承诺会在阿富汗实现“负责任的过渡”,并在未来几年里都会在当地维持相当的军事力量。

过去十年来,恐怖分子的网络蔓延到巴基斯坦的各个角落,现在威胁到了国家的统一。

恐怖分子网络并不会因为本 拉丹的死而分崩离析。即使巴基斯坦政府的某些部门确实参与合谋藏匿“基地”组织领导人本 拉丹,美国也不能简单地切断对巴援助,由此冒着让这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陷入崩溃的风险。

与此同时,本 拉丹之死标志着美国完成了在阿富汗的最初任务,这就使美国有能力转而制定一套更能反映其亚洲利益布局的战略。

这种转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就当下而言,席卷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会消耗美国的注意力。这种转变也不会自动使中国代替“基地”组织,成为美国的头号大敌——这种结果也是一些中国人所担心的。

事实上,美国重新关注亚洲的大致路线图已经很清晰了。美国将会巩固现有的同盟关系与战略伙伴关系,打造新盟友,团结志同道合的国家。


欧洲应跟进美国聚焦亚洲

为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美国将会保留现有的永久性基地,通过谈判得到当地没施的临时使用权,把更多海军与空军力量部署在环印度洋一太平洋地区——从日本、韩国、东南亚一直延伸到前往印度的海上通道上。

与此同时,美国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相关谈判为支点,再次积极推进贸易发展。商谈协定的同的是为建立横跨太平洋的自由贸易区打下基础。

最后,华盛顿将继续拥护民主与法治,认为这些是该地区所有国家都应当支持的普世准则。

美国向亚人方向调整重心的举动会对欧洲产生重大影响。过去十年来,阿富汗一直是展现跨大西洋安全合作的中心舞台。北约将继续在阿富汗作战。

但在未来,美国将越来越希望欧洲成为其在亚洲的伙伴。然而,美欧在亚太地区的合作尚不完善,有许多欧洲人依然把亚洲主要看作是一处市场,而不是21世纪国际政治的主战场。

这种观念应当改变。欧洲应当预见到美国的东进举动,并开始定义其在亚太的角色。

在20世纪下半叶,美国与欧洲协调行动,改造了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地区——北大西洋。如果欧洲能够跟进美国,重新把焦点放在亚洲,那么这对跨大西洋伙伴就能同样对本世纪最关键的地区施加影响。(作者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丹尼尔-克利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