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刘闯沉默着点了点头,看到笑容在方小梅的脸上凝固,然后又渐渐的散去。刘闯很认真的说:“小梅,和平年代里的军人,一样也会有流血和牺牲,潇阳是在客车上遇到了不平事见义勇为,伤势很重,所以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其其格在旁边搂着方小梅的胳膊也说:“是啊小梅,我们也不是新兵了,也经历过一些事情了,就算是出现什么样的意外,你也一定要挺住。”

“你们都别说了……”方小梅说着把头低下,短发随着汽车前行而晃动,遮挡住了她白净的脸庞。

教导队离医院的距离并不远,出租车拐过几条街便到了。透过车窗远远的看到,医院门口站满了围观的群众,有些人手里都握着鲜花。刘闯在下车交钱的时候,司机师傅没有收,说知道他们是来看见勇为战友的,所以这趟活他也义务奉献了。

走下车的方小梅心里空空如也,感觉仿佛象是在梦境中一般,刚才还刺眼的阳光已经暗淡的失去了光泽,空气中悄然弥漫起了一股冰冷。其其格紧紧的握着方小梅的手,和刘闯一起挤过人群走进医院。当他们三人来到二楼抢救室的时候,医生与护士正在清理走廊里的鲜花,还有地上滴落的血迹。

双腿发软的方小梅看到了鲜花,同时也看到了“勇士一路走好”的横幅,她顿时天旋地转的差点摔倒在地上,忙伸手扶住了冰凉的墙壁。医生告诉刘闯,那位见义勇为的军人已经转到太平间了,走廊里的鲜花都是热心市民送来的。站在旁边的方小梅听到了医生的话,身体彻底的瘫软下来,站在旁边的其其格忙把她抱住。

走向太平间的路并不是很远,但方小梅的脚下却象踩上了棉花,走的十分遥远与艰难。她脸上的表情是僵硬和呆滞的,此时连说句话的气力都没有,如果不是刘闯和其其格的搀扶,她可能随时摔倒在地上。


厚重的铁门被推开了,扑面而来的寒气在瞬间透彻骨髓,随着往前方移动脚步,浓浓的悲伤在方小梅的心中更加膨胀。刘闯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到停放潇阳的位置,伸手轻轻的掀起了盖在他身上的白布单,看到了面如白纸的潇阳。以前刘闯对潇阳是有些偏见,感觉他身上的书生气太浓了,而不象风声水起的铁血军人,然而现在刘闯不会再有任何的偏见,心里充满了敬重。他举手向潇阳敬礼,语气十分坚定的说:“兄弟,好样儿的,一路走好!”

眼前的现实把方小梅的梦境扯碎,她扑倒在潇阳冰冷坚硬的身体上,痛哭着用力拍打。潇阳就象睡着了一样,微闭着双眼是那样的安详,任方小梅是怎样的摇晃,他没有任何的回应。方小梅声嘶力竭的哭喊,凄惨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来回碰撞。

其其格看着方小梅悲痛欲绝的样子,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刘闯看其其格站在旁边也在抹眼泪,忙伸手拉了他一把,示意赶紧劝起方小梅,不能任她这样哭下去。其其格忙把方小梅拉起来,和刘闯一起架着她往回走。

白布单再次把潇阳盖起来,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便成了永远。泪水依然在方小梅的脸上奔涌,但是她却没有气力哭喊了。走出大平间大门的时候,耀眼的阳光显的格外的刺眼,让方小梅感觉到眩晕与窒息,过了好半天她才缓过气来,但是脚下的土地依然起伏不平而且松软。


自从送别潇阳之后,方小梅的脸上再没有出现过笑容,每天都是沉默着参加各种学习和训练,直到她集训结束离开,脸上的表情都是那样的冰冷。这些刘闯都看在眼里,他很想安慰方小梅,可是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刘闯带着对方小梅的牵挂,回到了步兵三连成为了实习排长,回到连里后才知道,好兄弟梁荣生已经复员回老家了。虽然对于他的离开自己早已经想到,但是望着窗外纷扬的白雪,刘闯的心里还是充满了遗憾和惆怅。其实这样的分手也挺好,至少不用以泪相拥的伤感别离。

就在刘闯回到连队半年之后,他忽然接到了来自师医院的电话,熟悉的声音十分简短,让他马上请假赶到医院。刘闯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忙用最快的时间向连队请假,来到了县城中心位置的师医院。他还没有跑到病房门口,便看到了站立在门口的方天勇。刘闯忙紧跑了几步来到方天勇的面前,十分关切的问:“方大爷,是不是赵大爷的身体……”刘闯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在方天勇凝重的表情中找到了答案。

方天勇上下看了看刘闯整齐的军装,还有崭新的少尉军衔,然后点头说:“是的,你赵大爷这回,可能是真的不行了,刚才我和他说了几句话,他提出想见见你。所以,我就给你打了电话。”方天勇说着推开了病房的门,刘闯看到了床上的赵河南。

虽然上个月刚刚到家中探望过,可是现在赵河南象换了个人,整个身体瘦的皮包骨头。刘闯忙紧走了几步来到床前,握住了赵河南的细瘦而无力的手。

伴随着医疗仪器的鸣叫声,赵河南十分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刘闯的脸庞在他混浊的视线里忽远忽近,但是还是让赵河南的眼睛闪起光芒,忙用十分微弱的气息说:“方……老方,我看到二宝了……二宝来看我来了,兄弟,你是二宝兄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