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因为距离太近,我们这边的兄弟们已经不能开枪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泰国美少女同魔象之间展开肉搏,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在我们的眼前上演了。

可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根本就不是搏斗,而是屠杀和送死。

泰国美少女匆忙后退,间不容发的躲过了魔象的獠牙,还好泰国的大象都是亚洲象,獠牙相对短小的多,要是美少女面对的是一只成年非洲象,就很难这样幸运了。

我还在想着如何解救那名泰国美少女,却见她一纵身跳上了魔象的脑袋,脚踩着魔象的獠牙,一材刀就劈在魔象的脑门上。这一刀显然美少女连吃奶的力气都使用出来了,一刀过后,我甚至都能看到魔象的头骨了。

可是这点伤对魔象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它奋力一甩脑袋,想把美少女从自己的头上甩下去。

美少女不由自主的身子一歪,她的身手当真了得,左手一探,居然插进了魔象是左眼窝子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能抓破魔象的眼珠子。美少女用左手牢牢扣住了魔象的眉骨,居然没被魔象甩落。她一刻也没有停息,刚一稳住身子,立刻挥舞材刀,一口气砍了三四刀,把魔象的脑门砍的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魔象的左眼因为眼皮被拉扯的关系,露出来的巨大眼珠子更显得狰狞可怖。换了正常的大象,遇到这种境地早就被激得狂怒了,而这头魔象仿佛根本无所谓,肆意的抖动着脑袋,似乎是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它突然利吼一声,脑袋一低,又猛的一抬头,一下子把美少女高高的抛了起来,然后这个大家伙立刻摆好姿势,准备在美少女的身子从半空中下落的时候,给她一记致命打击。

魔象的力气非常恐怖,美少女那百十斤的体重,对它来说简直就是个沙包,一下子被它挑的飞起来数米之高,我在树上一看机会难得,知道这恐怕是解救美少女最后的机会了,当下咬紧牙关,两只脚用力盘住树丫,上身对着美少女飞起来的方向一挺,正迎上了她飞过来的方位,急忙拦腰一把,死死的将她抱住了。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也大头朝下的倒吊在了树丫上,要不是我的双腿还死死的攀住了树丫,说不定我已经和美少女一起掉到树下去了。

最要命的是怀里抱着的美少女还在发疯一般的做着材刀劈砍的动作,拉扯的她的身子不住下滑,我赶紧说道:“别动!你安全了!再动可就又要掉下去了。”还好她是女的,还好她发育的还不错,鼓鼓囊囊的大胸脯多少起到了阻挡的作用,才没有让她从我的双臂之中再出溜下去。

我是从背后拦腰抱住她的,因为这样的姿势很难使出全力,所以我这个时候的姿势非常搞笑,基本上就像是一只煮熟了的大虾,我的下巴几乎都从她的肩膀上探出去了。这妞儿愕然回头,结果和我来了个脸贴脸,我看到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我连声安慰了她好几句,终于让她安静下来。

树底下的魔象突然间失去了敌人,不由得恼怒万分,嘶声大吼,它的同伴们也陆续的赶过来了,一起跟着嚎叫。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倒吊在树下下的我们,身材高大的几只魔象立刻伸出了它们的长鼻子,想把我们卷下去。

这个距离这个角度看到数条满是污血的魔象鼻子探过来,真能吓死活人,我和那美少女一起惊叫起来。我在上面,暂时还没有危险,可是美少女的位置相对偏低,没过多久,她的鞋子就被魔象们用长鼻子卷走了一只。吓的她大声尖叫,拼命的蜷缩身子,连材刀都失手掉了下去。

美少女这一挣扎,我的双腿可有些受不了了,明显有点下滑的征兆。这要是掉下去,哪里还有命在?我吓得急忙大喊:“快救我!”

霍夫曼和戴石和我同坐在一条枝桠上,他们两个不用我呼喊也知道不对了,一人抓起我的一条腿,奋力往上拉扯,这时候我是倒骑坐在树枝上的,我就骂道:“他妈的,你们想把我的蛋挤爆是不是?”

树上的两个家伙忍不住一愣,戴石让大老黑坚持住,他放脱了我的腿,学着我的样子,也倒吊在了树枝上,一把抓住了我的脖领子,旁边树杈上的区翔更是把裤腰带都解开了,用腰带当绳子,让那泰国美少女抓住了,几个人一起用力,终于把我们两个拉到了树杈上。

这一次死里逃生,每个人都累的喘不过起来。我一只手扶着树枝,另外一只手抓着泰国美少女的胳膊,免得她再失手掉下去。那边的死胖子也不敢松手,紧紧的抱着崴了脚踝的姑娘。那个泰国男青年还好没有受伤出意外,能够自己照顾自己。

余下的兄弟端起各种大小枪支,噼噼啪啪的往树下开枪。还有人往远处的魔象群里面甩了几枚手雷,“碰碰”几声巨响之后,砸断了好几条魔象腿。我们这几个在鬼门关上走了一着的人全部萎靡不堪,伏在大树丫上呼呼喘气。

树下的魔象有二十几只之多,很多魔象挂了彩,显然是给手雷炸伤的。树上的火力非常猛恶,大家都把子弹直接射入魔象的脑袋,好在目标巨大,很容易打中。片刻功夫,就撂倒了七八只魔象。

剩下的魔象看看势头不对,在那只头象的带领下,纷纷嘶吼着,远远的奔逃了。有两头断腿的魔象被抛在了后面,被我的兄弟们一阵乱枪给干掉了。

我们长出一口气,那个泰国男青年叽里呱啦的问了我们好几句话,我听的头大,回头问我的兄弟们,说你们谁懂泰语?见大家摇头,就对征宇说道:“你用英语问问他们,是些什么人,怎么会被魔象追的到处乱跑?”

征宇用英语问了一番,那个泰国男青年明显有点发呆,看来是不懂英语。还好那三个泰国人互相看了看之后,崴脚踝的姑娘干咳了一声之后,用英语说了几句话,征宇代为翻译:“她说她叫编小C,那个男的叫孙琪,他们两个都是老花救下的女孩的部下。”看了看我,说道:“你救下的那个女孩叫R·友蓉,是青竹郡主。”

死胖子一下子没听明白,说你说啥?怎么还整出来郡主了?我干咳了一声,小声说道:“你别一惊一乍的,泰国的全称是泰王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当然有国王了。有国王就会有亲王、郡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过话虽然这样说,还是很不习惯,我喃喃的说道:“这里和中国有很大不同的,我觉得他们的名字都怪怪的。”

死胖子点头同意,附合道:“恩,这俩妞儿的大腿的确白白的……”

我一听就乐了,喝道:“别胡说八道,什么大腿小腿,黑黑白白的~”死胖子不服气,怀抱着崴脚的泰国小妞儿,美的大鼻涕泡都出来了,说道:“我说错了么?”我向那两个泰国妞儿看了一眼,见她们都穿着当地的短裙短裤,大腿还真有点雪白雪白的……赶紧收拾心神,瞪了死胖子一眼,说道:“你就是撅嘴的骡子,只能卖个驴子价,大家都是劫后余生之人,你怎么这样不尊重人家?”死胖子咕哝道:“她们又听不懂汉语,怕什么?”

就听R·友蓉干咳了一下,用汉语说道:“现在情况紧急,大家逃命要紧,请你们两个就不要再研究我的大腿了好不好?”

…………………………………………………………

居然有两个女书友留言了,不可思议,女孩子胆子不是很小么?

有没有其他的女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