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革命的先行者是中山先生,我们应该尊重他

但中山先生和黄兴曾经在二次革命失败后,逃亡日本,在日本创立“中华革命党”,发表过这样的讲话:

孙中山曾对革命同志说:“一、革命必须有惟一(崇高伟大)之领袖,然后才能提挈得起,如身使臂,臂使指,成为强有力之团体人格。

二、革命党不能群龙无首,或互争雄长,必须在惟一领袖之下,绝对服从。

三、孙先生代表是我,我是推翻专制、建立共和、首倡而实行之者。如离开我而讲共和,讲民主,则是南辕而北其辙。忠心革命同志,不应作‘服从个人’看法,一有此想,便有错误。我为贯彻革命目的,必须要求同志服从我,老实说一句,你们许多不懂得,见识亦有限,应该盲从我。我绝对对同志负责任,决不会领导同志向专制失败路上走。我是要以一身结束数千年专制人治之陈迹,而开亿万年民主法治之宏基。

四、再举革命,非我不行,同时要再举革命,非服从我不行。……我敢说除我外,无革命导师

--------------------------------------------

重点参考

“革命必须有惟一(崇高伟大)之领袖”

“老实说一句,你们许多不懂得,见识亦有限,应该盲从我”

“再举革命,非我不行,同时要再举革命,非服从我不行”

这是不是有独裁思想的嫌疑

-------------------------------------------------

正是因为这场讲话,黄兴极为不满,曾劝说中山“吾重之爱之,然后有今日之要求。吾知党人亦莫不仰重孙先生,尊之为吾党首领;但为此不妥之章程,未免有些意见不合处”,没有成功,以至于孙黄反目,作为革命元老级重要人物的黄兴反尔以此拒绝加入“中华革命党”,也就是“中国国民党”的前身

另外孙中山为了打倒袁世凯,主张争取日本政府的援助,曾向日本方面提出了《中日盟约十一条》,黄兴对此也持严厉的批评态度

-----------------------------------------------------

中山先生为什么要讲这样过激的话来成立革命党,甚至不惜以卖国的《中日盟约十一条》为代价

当然本人并不认为中山先生想卖国,基于两点,一,他并没有掌握国家机器,没有这种权利,那只是一种假象;二,可能是一种权益之计,类似于列宁一样的策略,希望将来夺取政权后,以暂时的妥协屈辱,为将来的崛起打下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