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查处一“松香鸭”加工黑窝点



突击查处一“松香鸭”加工黑窝点



大锅烧得热气腾腾,正准备大干一场


“开门!”“嘎嘎……”今天凌晨两点整,分路口社居委联合辖区公安、市容、安监等部门,对匿藏在吴大郢村民组里的一家松香鸭制作窝点进行突击检查。


开水煮沸 鸭子等着下锅


凌晨两点,雨已渐渐停息,吴大郢村民组陷入一片沉寂,人们都已入睡。二十多人的联合行动组一路上悄无声息,在巷子里穿行,最后在一处低矮的棚屋门前停下,执法人员侧耳一听,棚屋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嘎嘎”的鸭子叫声。


行动组首先派出一名女组员,巧妙地让户主毫无防备地打开了门,“吱嘎”一声,藏在后面的队员们一拥而上,借着棚屋里昏暗的灯光,一对中年夫妻满脸愕然地站在门口,茫然不知所措,倒是关在笼子里的鸭子们反应很快,“嘎嘎……嘎嘎……”对着大伙叫成一片。


在这间面积不足50平米的棚屋里,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一只塑料盆里躺着十几只已经被拔毛的鸭子,水泥地上随处可见杂乱的鸭毛和内脏。棚屋深处砌有一座灶台,灶台上的两口锅正烧着热水,灶台旁放着一只煤炉子,炉火烧得正旺,炉子上的铁锅里装满了鸭油块,正被炉火烤得滋滋作响。


经验老到 松香藏得很深


“松香藏在哪?”行动组找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发现松香,作坊主夫妻俩也一直低头不语。最后,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城管队员循着松香味,在墙角处的一堆废纸盒里翻出了一只铁锅,搬出来一看,里面装的就是热乎乎的松香。


参与统一行动的分路口社居委综治办主任杨勇分析说,这对夫妻经验很丰富,知道松香是关键证据,估计是在刚才开门前的几秒钟,快速将这一重要物证藏匿,“松香这气味太浓了,只要一熔化,百米内都能闻到,肯定藏不住的!”


行动组随即将松香没收,关在笼子里的100多只活鸭也当场查扣,“处罚措施不严厉,对这些作坊主就起不到任何震慑作用,必须罚到他们心痛!”令记者惊奇的是,当行动组将鸭子进行转移时,作坊主并未哭闹阻挠,情绪显得很平静。记者后来了解到,原来分路口社居委在行动之前就已经多次上门发通告,“先礼后兵”,所以作坊主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合肥在线谢华兵 等 转



突击查处一“松香鸭”加工黑窝点

脏乎乎的鸭油还将二次加工



突击查处一“松香鸭”加工黑窝点

100多只鸭装车送往野生动物园



突击查处一“松香鸭”加工黑窝点

灶台旁发现松香


(合肥晚报 通讯员 王刚 本报记者 谢华兵/文 虞俊杰/图)


满口狡辩 鸭油是做肥皂


经了解,作坊主姓郑,肥西严店乡人,此人看上去一脸老实相,但是打起马虎眼来却一点不马虎。记者问他,做松香鸭多长时间了,他一开始搪塞道,“刚刚才做”,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又改口说“年后开始干的这行!”


其实,他说的全不是真话。杨勇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多次来到这家进行宣传教育,督促其离开,“据我了解,这家在这里做松香鸭已经一年多了!”


更绝的是,当记者问其煤炉子上的鸭油做何处理时,郑某竟满口雌黄地说是做肥皂。其实,他说得并没错,鸭油确实可以做肥皂,但他的鸭油肯定不是做肥皂。根据杨勇的经验,这些做松香鸭的黑作坊一般将鸭油去味后,通过其他渠道直接卖给了大排档和烧烤摊,“以食用油的形式卖,收益会大得多!”


凌晨3点10分,行动组联系了一辆货车,将查获的100多只活鸭运往市野生动物园,用来喂食老虎等食肉动物,“我们也想不到更好的处置办法,大家最后一致同意免费送给动物园。”


敲山震虎 查处进行到底


杨勇介绍说,分路口社居委地处城乡接合部,附近有周谷堆农贸市场,这里一度成了松香鸭经营户的“天堂”。早在10年前,就已经有外地人在这里租房从事这一行业,辖区相关部门也曾多次查处教育,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这里一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据了解,年前吴大郢有14家松香鸭经营户,经过近期的查处和宣传教育,其中6家开始在陆续离开,现在还剩下8家顽固不化,依然在跟管理部门躲猫猫经营。“这些小作坊卫生条件极差,夏天到了,容易滋生蚊虫和细菌,不能让这些污染过的鸭子流入市民餐桌上,我们近期还将加大查处频度和力度,一定要敲到山,震走虎!”[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