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临床随机双盲试验,西医垃圾中的战斗机

洋5 收藏 51 712
导读:近日来,为了配合欧洲白种财主搞的抵制、驱逐中医中药对西医西药构成的竞争威胁的欧盟反革命运动,中国网络政治论坛一群带路党分子,也跟着掀起了新一轮反中医狂潮,受到最广大革命群众的坚决抵制和镇压。 反中医混混在被人民群众批驳得语无伦次、哑口无言之极,总是祭出他们的西医法宝——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愚蠢的叫嚣,只有这种试验才是伟光正,只有通过伟光正试验的药物,才是合法药物,妄想占领反中医理论的制高点。 我观之荒诞可笑,忍禁不住,故发此贴以正之。 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是伟光正吗?非也。 生命科学的发展,直到现在还没有

近日来,为了配合欧洲白种财主搞的抵制、驱逐中医中药对西医西药构成的竞争威胁的欧盟反革命运动,中国网络政治论坛一群带路党分子,也跟着掀起了新一轮反中医狂潮,受到最广大革命群众的坚决抵制和镇压。

反中医混混在被人民群众批驳得语无伦次、哑口无言之极,总是祭出他们的西医法宝——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愚蠢的叫嚣,只有这种试验才是伟光正,只有通过伟光正试验的药物,才是合法药物,妄想占领反中医理论的制高点。

我观之荒诞可笑,忍禁不住,故发此贴以正之。

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是伟光正吗?非也。

生命科学的发展,直到现在还没有达到数字化控制的程度。临床结果,现在依然要靠人类的体验和观察,经过比较、分析和总结,最后,得出某种医疗手段和药物的经验是否有效合法。即使这样,该方法,还得继续在实践中接受检验。

比如,已经通过临床双盲试验的药物——降血压药,取得了FDA或FDA相同等级的派司后,在继续的临床实践中,又发现该药会产生顽强的耐药性,使得三高一糖患者,服用后必须终身服药,而该药长期服药,会造成人类多种器官的损害,最要紧的,就是会导致男女病人都发生性欲减退、性功能严重低下。

大家想想,这种通过了临床随机双盲试验的西药,在治疗三高一糖之外,又给三高一糖病人去势、剥夺病人性快乐,到底是在救人呢?还是在害人?你还会认为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是伟光正吗?

临床随机双盲试验的设计目的,并不是为了验证某种药物是否伟光正,而是为了让临床医生观测某种药物的属性时,尽可能的避免主观臆测。而反中医混混,把这种科学目的进行了移花接木,实在是很弱智的表现。

那么,中医为什么不采取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来检验药品的属性呢?

不可否认,中医中药现目前,也没能达到数字化控制的阶段,与西医西药一样,也处于人类的体验、观测、分析、总结水平上,对于某种药物属性的观测和分析,也应该排除医生的主观臆测,这样,临床随机双盲试验,似乎也该是中医中药的选择。

非也,中医中药不是不能选择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来作为临床医生观测分析的手段,事实上,作为统计学的经典,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无论何种科学,都是可以使用的。

反中医混混至今也拿不出对某种中药的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报告,来证实中药无效或者说毒副反应过大,即可证明中医中药不是不能做临床随机双盲试验。反中医混混也举出了日本和新加坡,对中药采取了临床随机双盲试验,报告揭示中医药确实具有临床有效的统计学意义。

中医中药不采取临床随机双盲试验的原因,是因为作为中医中药的发源地,中国不能自己破坏自己祖传宝贝的原则——中医中药认为,人与人是不同的,中医中药作为治疗手段,是因人而异,因治疗阶段而异。

你很难找到中医师给人开的处方,2个病人是完全相同的,中医师一般开药也只是三天的剂量,三天后就要根据病情进展来修改处方。

这个与西医西药完全不同,西药来自化学合成,本身就是毒品,在动物实验后,作用于人体。所谓临床随机双盲试验,就是分期拿几百个病人和几千个病人的临床观测和分析,产生一个统计学的疗效和毒副反应数据,只要最广大部分的记录数据,是积极的结果,该药就成了合法药物,用之于全世界几亿、几十亿的病人,结果,贻害无穷。

从这里,大家就能感受到,西医西药在救人的同时,也在大幅度的害人的原始原因——就是狗日的临床随机双盲试验被冠之以伟光正的面目所造成的。

而中医中药认为:人与人是不同的,不同人、不同病程,都需要变化治疗方案。

反中医混混甲,可能是吃多了达菲——精神分裂,反中医混混乙,可能是患痔疮被西医割掉了大肠头,下三路不爽,精神抑郁,反中医丙,可能是月经不调,吃多了避孕药,肥的像猪,因为时刻担心自己的妇科零件恶变,而忧伤脾,茶饭不思。

医生难道能把他们这组人凑合在一起进行的随机临床双盲试验结果,作为西医的伟光正报告,给予西医单一治疗吗?我以为西医自己也不敢的。

而中医就不同,中医处方是,给反中医甲以停达菲遗嘱并+电击酷刑,给反中医乙以马应龙痔疮膏,给反中医丙以停避孕药+口服乌鸡白凤丸。中医分而治之,大家看,是不是中医比西医更高档?

那欧盟为啥对中医有偏见?非要赶尽杀绝呢?这也是因为临床随机双盲试验。

现在西方的有识之士,越来越感觉到,被西医西药大商人吹嘘得乌拉乌拉的那些通过临床随机双盲试验的西药,并不是伟光正,而是臭狗屎,西方高档人士越来越远离西医西药,犹如远离毒品。

西医西药的西方专家们,也越来越多地呼吁:患了癌症,不要急着手术、放疗、化疗,那会死得更快。

西方的临床实践者,经常面对病人的病痛,束手无策,不得不问计于各国的传统医学。其中,中医中药最有代表性,西方高档人士,更多的求教、求救于中医中药,甚至,不惜时间、精力、钞票,专程跑到中国本土来寻求中医中药的帮助,再不然,也要求助于本国的华裔,很多西方白种财主的病痛,华裔给他们扎一针,或者喝一碗小柴胡,他们就快活如天使了。

这种局面,越来越影响到欧洲、美国的西医西药届胡汉三的生存,所以,他们不得不求他们的忽悠民主帮忙,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胡汉三出了钱,老小鬼子和汉奸们还能不想辙不运动不鼓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