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自珍的风雨人生 第四部分 上编千里伴君行 患难心相随(4)

王行娟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


患难心相随(4)


当炸弹的硝烟消散一点以后,贺自珍看到不远的路上,有一副担架。担架员已经被炸死,担架上的伤员正挣扎着要爬起来。一股强烈的责任感使她不顾一切地跳出小沟,向伤员冲过去。她正要扶起这位伤员,帮助他隐蔽,突然,另一架敌机朝这个方向俯冲下来,接着是一阵猛烈的机关枪声和炸弹的爆炸声。隐蔽已经来不及了,贺自珍毫不迟疑地向伤员的身上扑去。她只感到浑身一阵剧烈的疼痛,便失去了知觉。

这时,第三架敌机也掉过头来,朝这里俯冲。隐蔽在周围的同志,目睹了这一切,都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把贺自珍和那个伤员救了下来。大家看到,被贺自珍掩护的那个伤员,安然无恙,而贺自珍的头上、身上却伤痕累累,淌着鲜血。有一块弹片从她的右背部,一直划到右胳膊上,裂开一个长长的大口子,血不断地涌出,染红了军服,一滴一滴地滴到地上。

同志们看到贺自珍为了伤员的安全,身负重伤,非常感动,都关切地围了过来。那个被她掩护过的伤员更是激动万分。他呼喊着:“贺大姐!贺大姐!”瘸着腿要走过来。这个被打掉了一条腿、都没有流过一滴泪的硬汉子,这时忍不住热泪一串串地落下来。

死也抬着走

连里的医生赶来了。经过检查,发现贺自珍的头部、背部有14处弹伤。长征路上没有条件动手术,嵌入她头骨里和肌肉里的弹片无法取出,医生只能把比较表面的弹片夹出,洗干净伤口,敷上白药,包扎起来。

可是贺自珍仍然昏迷不醒,伤口不断地淌着血。过了一会儿,连鼻子、嘴里也都淌出鲜血,呼吸越来越微弱,脉搏也摸不到了。

医生看到这个情形,判断是子弹打到心脏附近了。他和连里的护士立即进行抢救。强心针装在一个钉着的木头箱里,他来不及找钳子把木箱盖撬开,使劲用脚一跺把箱子盖踩裂,拿出强心针马上给贺自珍打上。

这时,毛泽民的夫人钱希均和连里的负责人,都紧张地守候在贺自珍的身旁,不断喊着她的名字,注视着她病情的变化。

医生说:“我看她很危险。如果子弹是打到心脏附近,血止不住,顶多只能活两个小时。要马上商量一下怎么办才好。”他还提出,“贺自珍目前处在危险期,要绝对平静,不能有一点颠簸,抬在担架上都不行。”

连里的领导反复商量,觉得比较稳妥的办法就是找一家老乡,把贺自珍留在那里养伤。他们立即打电话给毛泽东,报告了贺自珍受伤的消息和连里的处理意见。

那时正是红军抢渡赤水河,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大规模迂回周旋的关键时刻,毛泽东一刻都不敢离开指挥岗位,无法分身去看贺自珍。他马上回了个电话,说:

“不能把贺自珍留在老百姓家,一是无医无药,无法治疗,二是安全没有保证,就是要死也要把她抬着走。”

他立即派傅连暲医生到休养连去,协助连队医生进行抢救。同时,他又把自己的担架调了来,帮助抬贺自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