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自珍的风雨人生 第四部分 上编千里伴君行 患难心相随(1)

王行娟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size][/URL] 患难心相随(1) 丢下下一代 一天下午,休养连的队伍来到贵州白苗族的一个村庄,准备翻过一座叫白山的山峰。怀着孕上路的贺自珍肚子阵阵作痛,她预感到要分娩了。休养连的连长侯政马上让一些同志停下来,在路边找到一间屋子,把贺自珍扶了进去。连里的医生和护士都留下来为她接生。 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


患难心相随(1)


丢下下一代

一天下午,休养连的队伍来到贵州白苗族的一个村庄,准备翻过一座叫白山的山峰。怀着孕上路的贺自珍肚子阵阵作痛,她预感到要分娩了。休养连的连长侯政马上让一些同志停下来,在路边找到一间屋子,把贺自珍扶了进去。连里的医生和护士都留下来为她接生。

休养连的队伍继续前进,后续的部队一支一支地从他们的屋前经过,最后,殿后的部队也走过去了。他们留下了话:敌人正在后面追赶过来,你们必须在下午四时前翻过这座白山,否则有被敌人追上的危险。连里的领导紧张地守候在“产房”外面,一面为贺自珍能否顺利分娩担心,一面计算着时间,考虑如何应付眼前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

“产房”是一间用单层砖砌成的破旧房子,里面空无一物,没有床,没有锅,也没有灶,连门都没有,只剩一个破门框。可能是因为靠近大路,被敌军多次洗劫,主人已经不在。贺自珍只能躺在担架上分娩。同志们张罗着想烧点热水,可是没有柴禾,水井也不知在哪里。时间紧迫,不容许他们从容地去寻找。贺自珍生下了这个女孩后,担架员便把她从房里抬出来上路了。贺自珍的担架上、衣裤上,还残留着揩抹不掉的斑斑血迹。

前面的路程遥远而又艰苦。对这个婴儿的处置方法只有一个,就是送给当地的老乡——这是不需要作任何讨论的。毛泽民的夫人钱希均用一件大衣把女婴裹好,贺自珍用虚弱的手,从身上掏出仅有的四个银元,交给钱希均,说:

“把这几块钱带上,交给老乡抚养孩子用吧。”

担架员抬着贺自珍走了没多远,钱希均抱着婴儿又追上来,对贺自珍说:

“你赶快给小孩子起个名字,或者留个什么东西,日后也好相认。”

贺自珍摇了摇头,刚毅地说:

“不用了。革命的后代,就让她留在人民当中吧。孩子将来要是参加革命,我们日后可能相见;如果不参加革命,就让她留在人民中间,做个老百姓吧!”

但是后来,贺自珍唯一留下的女儿李敏到了她爸爸的身边,自己孑然一身度过那漫长的岁月时,她牵肠挂肚地怀念起被自己扔下的这个女儿来。她曾设法查访,但没有下落。她后悔当时没有留下个什么东西,以便日后寻访。

后来,她哀伤地说:“长征路上生的这个女孩子,我连看都没看清楚她长个什么样子,也说不清楚具体是在什么地方,送给了什么人家。我也无法知道她今天的死活。后来,毛泽东知道我分娩后,把孩子送掉了,点点头,赞同地说:‘你做得对,我们只能这样。’我们干革命是为了造福下一代,而当时为了革命,又不得不丢下自己的下一代。”

由于长征路上筹粮困难,分娩后的贺自珍经常吃不饱肚子,当然更谈不上产后营养了。可是,就是这样一点微少的供给,她有时还慷慨地分给有困难的同志。有一次,队伍开进云南一个地方,缴获了一批云南火腿,每人都分到了一份。连里照顾她产后虚弱,给她分了个双份。贺自珍不肯接受这个特殊的照顾,她只留下一份,把另一份退回连部,恳切地说:

“我没有什么困难,把这些东西拿去给真正有困难的同志吧。”

毛泽东知道了这件事,把自己那份送来,放在贺自珍的手里,对她说:“你做得对,共产党员应该先人后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