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紧急抢救受伤的陈班长

加加林少校 收藏 47 25407
导读:紧急抢救受伤的陈班长 我们农场豆腐班的班长,是上海宝山人,姓陈,脾气暴躁,三句话不对劲,喜欢动手,绰号叫陈老虎。 我们虽然是农场,因为四周没有围墙,每天晚上岗还是要站得。一晚上四个人,每人两小时。那是一天的早晨,起床以后,大家都在整理内务,洗脸刷牙。副班长检查哨兵下岗回来,放在枪架上的武器。他卸下了56冲的弹匣,恨恨地说:“TMD,连子弹都没有卸掉,就放在枪架上了”!啪的一声把弹匣放在桌上,但忘了枪膛里还有一发子弹,他打开了保险,扣动了扳机,砰地一声,枪响了,子弹击中了班长的左胸,班长浑身一

紧急抢救受伤的陈班长


我们农场豆腐班的班长,是上海宝山人,姓陈,脾气暴躁,三句话不对劲,喜欢动手,绰号叫陈老虎。

我们虽然是农场,因为四周没有围墙,每天晚上岗还是要站得。一晚上四个人,每人两小时。那是一天的早晨,起床以后,大家都在整理内务,洗脸刷牙。副班长检查哨兵下岗回来,放在枪架上的武器。他卸下了56冲的弹匣,恨恨地说:“TMD,连子弹都没有卸掉,就放在枪架上了”!啪的一声把弹匣放在桌上,但忘了枪膛里还有一发子弹,他打开了保险,扣动了扳机,砰地一声,枪响了,子弹击中了班长的左胸,班长浑身一紧,两个手不由自主地按住胸前的伤口,嘴里吐出了四个字:“赶快抢救”,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兄弟们吓得手足无措,我马上跑到场部,拿起磁石电话,要出了水师营总机(地方线),接通了基地总机:“要“406”!什么“406”讲话,混蛋,我是后勤农场,我们枪走火,有人负伤了”,只听的总机话务员:“首长同志,后勤有人负伤了,请您稍等”,电话就接过来了。“406吗,要急诊室”,急诊室的护士接了电话,我告诉他,我们有人负伤了,她同意派救护车,但是不知道我们农场的路怎么走,我告诉她到大连的路总是知道的吧,是的,车过了水师营以后,我在公里边上等你们的救护车,告诉驾驶员,看到我(海军战士)拦车,就听我的指挥。放下电话,我回宿舍戴上军帽,看了看班长,他的军装已经脱掉,用救急包进行了包扎,堵住了伤口。我就撒开两条腿,朝着公路奔跑,一定要赶在救护车到达之前,赶到路边上,否则,我们的班长可能就没命了。真是凑巧,我刚赶到公路边,休息了一小会,就听到救护车的铛铛的钟声,一辆墨绿色的救护车风驰电制地开过来,我马上跑到公路中间,双手在头上挥舞,车停下来了,“我是后勤的,跟我走”我跳上救护车驾驶室门边的踏板,一个手伸到车门里面拉住,救护车在我的指挥下,开到了农场场部!


车一停,军医和护士就马上跑到宿舍里,立即给班长量血压,量完以后,松了一口气,因为止血包扎的挺好,两个护理员就直接朝车上抬,中队长命令我跟车到医院,看看班长的情况,车动了以后,我问了问军医,是否有生命危险?军医说:“从接到电话到现在,已经近两个小时了,我刚才量了血压,血压没有掉下去,这说明没有打中要害”,我才算松了一口气。


到了医院,医院里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班长直接抬进手术室,据事后做手术的医生和我说:“因为距离太近,火药气体喷进了胸腔,清创很麻烦,手术中拿掉了左面两圈勒骨,他亲眼看到子弹头,从心脏和主动脉中间穿过去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向上偏两毫米,主动脉打破,向下偏两毫米打在心脏上”。就这样豆腐班长,从鬼门关上逃了回来。


班长清醒了以后,对指导员说:“*副班长不是有意的,不要给他处分了,同时建议,把副班长调到面包房,专门为舰艇部队烤面包,永远不准他再摸枪”。


豆腐班长伤好了以后,回到了我们农场,评为二等乙级残废,因为左臂抬不起来了,退役回到上海,部队专门到上海宝山吴淞第五钢铁厂,给他落实工作,同时解决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农转非的问题。在吴淞给他买了房子,房子交给厂里,给他租住。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


顺便说一声,陈班长回到农场以后,由于身体原因,再也不能发威成为陈老虎了,弟兄们给他改了一个绰号:“陈巴狗”。听说N年前,陈班长因旧伤复发,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都是后话了。


本文内容于 2011/5/11 19:40:24 被华夏猎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