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自珍的风雨人生 第一部分 上编 千里伴君行 永新暴动的女将(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


永新暴动的女将(6)



溃逃的敌人在半路上又遇到了埋伏的自卫军,被打得七零八落,丢盔卸甲,狼狈逃窜。

这次战斗,共消灭敌人百余名,缴获了一百多支枪。

战斗结束后,贺自珍两枪撂倒两个敌人的事迹传开了,而且 越传越神,有人说她是“神枪手”、“百发百中”,还有人说她是“双枪女将”。直到五十多年后的今天,永新还流传着不少有关她的种种传说。

贺自珍听到这些传说,笑着对人解释说:“这些说法都不是事实哟!我的枪法并不好,打单枪都很勉强,怎么会打双枪呢?当时,在永新城头,打死两个敌人,有很大的偶然性哩,那是形势逼出来的,哪里是什么神枪手呀!”

井冈山地区农民武装的这个胜利,使伪江西省主席朱培德暴跳如雷,他怎么容忍得了在自己鼻子底下出现这么一个红色的县城呢?湘赣两省联合会剿永新的计划,迅速拟定。湖南四个团,江西两个团,立即开赴永新。

大兵压境,总指挥部决定,队伍全部秘密撤出县城,按原计划分三路行动。

时间紧迫,队伍马上要开动,可是战友话别,却依依难舍。他们握了一次手,又握了一次手,不断地互道珍重,祝战友一路平安。人们还讲了许多前途光明、希望不久重逢的话。然而谁的心里都明白,征途漫漫,吉凶难卜。此时一别,谁知日后能否再相见?所以,他们又不忍马上分手。男同志心肠硬,不肯过多流露惜别的情绪。贺自珍心里难过,但也不愿意用哀伤的情绪影响即将远行的战友,就借故走开了。

当天晚上,王新亚带着队伍开走后,贺敏学走到贺自珍的跟前,递给她用布包着的一百块银元,说:“这是王新亚留给你的。他说,自珍一个女孩子上山,困难一定很多,这些钱请她收下,维持生活吧。”

贺自珍听了这番话,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可是她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感伤的时候,队伍立即要行动,又赶紧压住心头的悲痛,把眼泪擦干了。

几支农民武装有秩序地、迅速地撤离永新。为了保守机密,不惊动群众,上千人的队伍,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悄悄离开了曾经战斗过的县城。永新的共产党员和跟随上井冈山的部分自卫队员,临行前都没来得及回家,既没能同亲人告别,也没有取行李衣物,空着身子就走了。

贺自珍只把她从吉安带来的一个小布书包和几本书带在身上,便跟着队伍出发了。她与哥哥贺敏学同其他的永新同志又不同,那些同志是有家不能回,有东西不能拿,而他们是无家可归、也无衣可拿。父母和妹妹在永新事变时逃走后,茶馆被敌人占领,早已成了敌军的营房。

贺自珍默默地走在队伍里,对部队这次紧急行动,想得不多,也没有工夫多想,但是,她并不感到孤单和彷徨。周围一张张坚毅的面孔,使这个年仅17岁的女孩子有了主心骨。她深深感到自己不是单独一个人行动,而是同一个集体——永新的共产党员和一部分自卫队员一起行动的。她十分自信:有别人吃的,也会有自己的一份;有别人住的,也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自己是革命集体中的一员啊!

夜是那样黑,那样静,四周除了“刷刷”的脚步声,再没有其他响动。寂静打开贺自珍思绪的闸门,她不由得想起大革命失败后,当年一起闹革命的同学、伙伴,纷纷离开,有的动摇了,有的嫁人了,有的当了官太太。想到这些,心里不免有些惆怅,但是人各有志,怎能勉强?自己选择了革命的道路,前途无论怎样艰难困苦,都要走下去,走到底!

贺自珍跟着队伍走着、想着,双腿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她爬上一个山坡,回过头来看看黑暗中的永新城,心里说:再见了,我的故乡,我一定会回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